最新消息:No.77 疯人院走过了第七个年头,换了新域名GameFV.com,更加好记:GameFavorite,同学们更新一下收藏夹吧。

【持续更新】《生化危机编年史》全文翻译(五)1998年9月

生化危机类 Lafirel 1829浏览 0评论

1998年9月

9月1日<佣兵的日记 1>
6个月的特殊训练终于结束了。我也总算找回了一点身体上的感觉。
我原本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士兵,但却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而被定罪判处死刑。而且还遭受了严酷的拷问,并强迫我认罪。
然后在等待枪决的那天上午,我却奇迹般地捡回了一条命。是公司把我救了回来,给了我第2次生命。

9月5日<乔治的日记 2>
因为某个意想不到的事件,我认识了一位名为托马斯的老人。
这位老人一直都在后面的处理工厂工作。
和他聊天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而且这个老头看来非常喜欢国际象棋,就连处理工厂的钥匙都要弄成象棋的形状。
我们约好了明天晚上一起下国际象棋了,我倒想看看他的棋艺有多高明。
不过我总觉得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皮肤病?总是看到他一直在挠着身体各处。

9月9日<乔治的日记 3>
比我想象得还厉害。在此之前,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的棋艺已经算是高超的了,结果没想到他比我还要强得多。而且不仅是棋艺的高超,这老头的食欲也非常旺盛。在我们对局的过程中一直都在喊肚子饿。不过,他看起来身体状况非常差的样子,真的没有问题吗?

9月10日<医院院长的手记 1>
初期症状是皮肤的坏死以及大量充血,然后定期就会产生神志不清的症状,最后终于失去了人类的理性。如果到了这个地步,那就绝无恢复的可能了,就连安乐死都无法进行。
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那个患者从医学角度上来说,已经是死人了。
真是可怕的病啊。患者失去了理性,行为就像重度药物中毒症一样狂暴化,并且犹如饥饿的猛虎一般袭击他人,吞噬生肉。

9月12日<乔治的日记 end>
下棋虽然很愉快,但是由于托马斯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而不得不中止了,真是遗憾哪。
之后他有来找过我,不过那蜡黄的脸色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死人一般,而且很快他就匆匆忙忙地回去了。虽然他跟我说了没事,不过我觉得他一直都在勉强着自己。
话说回来,我今天也感觉有点不舒服。

9月15日<佣兵的日记 2>
我中止了休假回到了本部。听说我所属的UBCS收到了出击的命令。
安布雷拉拥有一支专门处理恐怖事件和绑架事件的独立部队,并且暗地里还培养了一批专门处理商品引起的问题的“清洁工”。
我所属的就是后者。

9月18日<医院院长的手记 2>
今天又有发病者被送进来了。虽然看起来症状还很轻微…
我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过觉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更多的患者变成那种可怕的怪物。我不是旁观者,而是治病救人的医生。
即使哪一天我也倒下了,但是我所留下的观察病历一定能够派上用场的。这种病的核心应该可以从我的观察病历中找到。

<巡逻报告书>9月20日 PM9:30 报告者:尼尔?卡尔森巡查部长
我们收到线报,得知有可疑人物出现在郊外的下水道,于是对下水道内进行了搜索。
我们发现了一个可疑人物,但是在试图对他进行询问的时候被他逃脱了。
在现场我们发现了以下物品。
?塑料炸弹 少量
?电子式定时引信
?9×19鲁格弾的弹夹
?红外线望远镜(已经损坏,无法使用)
以上。

※9月20~24日
美军特种部队保护威廉贝肯博士的行动失败。
由于安布雷拉的特殊工作部队的“G”夺取作战,贝肯受到了致命伤。
浣熊市全城的生化危机范围扩大,整座城市被陆军以及州军封锁。

9月23日<署长的手记 1>
全部都完蛋了。安布雷拉的那群混蛋,居然把我的城市搞得一团糟。现在街道上到处都是丧尸,我可能也被感染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干脆把整座城的人一个不留统统都杀光!

9月24日<马宾的报告书 1>
今天凌晨,市政府发生了偷窃事件。
盗窃的对象是正门口宝石时钟,镶嵌在文字盘里面的12颗宝石中有2颗被人盗走。
由于目前浣熊市正处于戒严状态中,而且有不少警官都殉职了,因此对于这个事件暂时先给予备案。
报告者 马宾?布拉纳

9月24日<署长的手记 2>
我终于成功地造成了警署内的混乱。现在也不用担心外部的支援了。只要这样,就能拖延警察的对应时间,城里的人就绝对无法逃离。
警署内部的脱出通路也已经被我切断了。
下层的那群人似乎还在拼命地演习脱出行动,不过我不会让他们任何人活着离开这里的。

※9月24~25日,由于警察的对应延迟,市内幸存的居民更加难以逃出生天。

9月26日<马宾的报告书 2>
今天上午10点左右,我们在对一个躲进署内避难的42岁男性(餐饮店经营者)的遗体进行检查的时候,从他身上发现了本月24日被偷窃的市政厅的宝石其中的一颗。(由于该男子在几十分钟后发病,最终被射杀)
本事件之前由于戒严令的缘故,暂时被搁置,这颗宝石作为证据目前暂时放在署内进行保管。
报告者 马宾?布拉纳

9月26日<署长的手记 end>
没想到署内那群人还在试图抵抗,看来我该亲自出手送他们归西了。
爱德华那家伙,我突然间从他背后朝着他的心脏开了一枪,他回过头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然后死去。
市长的女儿应该还活着吧?本来还想好好玩弄她一下的,结果让她给溜了…我一定要把她那美丽的身体做成我的标本来好好欣赏。

9月26日<佣兵的记事本 1>
作战才开始不过三个小时,但是我的队伍里活着的人,就只剩下我和拍档坎贝尔了。丧尸的数量多得离谱,跟作战会议上说明的简直不是一个档次。这座城市已经没救了。
我们虽然都有注射病毒抗体,但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还是有可能被感染。难道说这次我无法活着离开了吗?

9月26日<医院院长的手记 end>
职员和医生们大部分都在和发病的患者战斗的时候牺牲了,看来要维持这家医院的运作已经是不可能了。已经太迟了,我们的力量太微弱了。
在我们清楚了发病的原因正是这种从未见过的病毒之后,已经来不及进行对应了。
好痛苦…我的意识…也已经..开始….

9月26日<作战报告书(1) 1>
我们浣熊市警察署,由于受到丧尸的突然袭击,导致死亡和负伤的人员不断增加。而且通信器材损坏,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
为了防止被害继续扩大,我们决定实行署内幸存人员的救助作战方案。以下记录了作战方案的具体内容。
?确保武器弹药
在 丧尸袭来的几天前,由于发生了多次奇怪的事件,署长认定这是有预谋的恐怖活动。考虑到武器库有可能被占领,于是决定把所有武装弹药分散到了署内各个场所。 正是由于这一决定,结果却导致了现在的不幸,我们无法正确把握弹药的所在。眼前优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快收集署内四处分散的弹药。
?解除武器库的电子锁
如 上所述,目前要确保弹药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不过地下的武器仓库应该还有库存大量的弹药。但是要打开武器库所需要的钥匙卡的保管者目前行踪不明,我们也 不知道卡片的所在。而且在之前的战斗中,有一部分的电闸被拉下,特定区域的电子锁无法启动,必须尽快到动力室恢复电力。
记录着 大卫?福特

9月27日,市警的志愿警官队出动

9月27日<佣兵的记事本 2>
为了活下去,我的神经时刻都处于绷紧的状态。我终于来到了钟楼。
我们可是豁出去了,为了活下去,我们夺取了受伤同伴的武器,以及用市民作为诱饵从而确保自己的安全。我们从小时候起就一直都是这样,所以才能在战场上幸存下来。
我见到了我的女儿,她是这座城市的幸存者。我的女儿长得简直就和我那因饥饿而死去的妹妹一模一样。

9月27日<作战报告书(1) end>

下午1点,署内西侧的路障被突破了,发生了激烈的战斗。
受伤人员被暂时安置在了1楼的赃物保管仓库,这次的战斗中出现了12名的被害者。
记录者 大卫?福特
~追加报告~
突然出现的怪物再次夺取了3个人的生命。
它全身的皮就像是被剥去了一样,拥有锋利的爪子…不过它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舌头。它能够自由地伸缩,操纵自己的舌头,就像尖枪一样,一瞬间就刺穿了3个人的心脏。
我们不知道在其他地方是否还潜藏着这种怪物。我们将它命名为“舔食者”并对此展开紧急对策。

9月27日<大卫的笔记>

我总算还活着。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昨天的战斗中又有人牺牲了,是擅长射击的凶杀课的梅亚。
在我由于丧尸的侵入而慌忙逃跑的时候,他为了救我而与丧尸展开了搏斗。可我却抛下他自己一个人逃走了。我听到他在呼喊我的名字,而且还听到了背后传来的惨叫声。那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
我很害怕,我真的很害怕啊!

27日。今天收拾了不少突破路障的丧尸。我借着威士忌来壮胆,拿着散弹枪对着那群家伙死命地开枪。一枪就能干倒好几只。我一边欢呼着一边不断地朝他们射击。
不过我很快就被同伴制止了。仔细一看,原来有几名警官因为和丧尸靠得太近而被我的枪火波及到了,我顿时双脚一软,坐到了地上。
不过那又怎样,都到了这地步了。反正都是临死前的最后狂欢。
被我亲手射杀的同伴有三人,再加上被丧尸杀害的,一共有十二,三人。一下子就减少了这么多的人员。
三个小时后,我们在会议室召开了一个无聊的检讨会。根本就没用。还不如让我痛快畅饮后死去。等待着死亡来临的过程实在是让我无法忍受。

9月28日<作战报告书(2)>
今天上午2点30分,丧尸侵入作战会议室,战斗一触即发。在这场战斗中,包括大卫在内的4名警员死亡。幸存者包括我在内只有4人。武器弹药的确保行动失败。由于多场的战斗导致我们身心俱疲。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有人提出通过下水道来逃离的方案。我们警署的地下确实有一个可以通往下水处理厂的地方。从那里应该可以到达下水道。不过我们并不能保证下水处理厂里面有没有那些家伙。这个作战方案简直就是乱来。不过,再这样下去,那也只能是等死而已。
为了尽可能拖延时间,我们把东侧办公室那里唯一能通往地下的门给锁住了。钥匙放在了西侧办公室里面,不过就凭那些家伙的智慧,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钥匙开门吧。
祈祷这次的作战会议能对行动有一定的帮助。
记录者 埃利奥特?爱德华

9月28日<佣兵的日记 end>
夜晚即将过去。但是这里仍旧是地狱,令人发狂。这座城市已经毫无道理可言,到处都是饥饿的亡者在不断地猎杀活着的人,吞噬他们的血肉。
啊,早知如此,我还不如当初被枪决了更好。和这里相比,之前的监狱简直就像是天堂。我一边祈祷着自己死后不要变成行尸走肉,一边扣动扳机。

◆9月28日,一直潜伏在浣熊市的吉尔决心逃离这座已经沦为丧尸巢穴的城市。→【生化危机3的事件开始】

9月28日<集装箱内残留的遗言>
操!
有谁能看到这些话吗?我被丧尸追赶逃到这里把自己封闭起来的模样,要是被GI那群人看到的话,肯定会笑话我的吧。
谁来救救我!已经不行了吗?我还不想死啊!我还想多活几年!
老婆,女儿,老妈,大家都被杀死了。但是我管它那么多,我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要是这样就能把我打垮的话,那我当初也不可能会成为推销员了。
我一直都想成为一个小说家。
那该死的老妈居然还跟我说“你的人生还长着呢”,一派胡言。
总有一天,伟大的小说家达里奥?罗索的名字会被世人所称赞…

9月28日<佣兵的记事本 end>
我本来打算尽快逃离这里的。但是女儿似乎没有那种意思。因为一直和她在一起的我的父亲执意要留在这里,因为这里是他的妻子,我的母亲长眠的地方。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带我女儿离开。但是坎贝尔冲着我喊道:只要我们能活下来就好了!
是啊,如果是以前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照做。但是,现在的我…
这座钟楼已经十分危险了。但是我不能重蹈过去的覆辙。

◆9月29日,利昂?S?肯尼迪、克莱尔?雷菲尔德分别到达浣熊市。翌日9月30日的早晨,连同雪莉一起,三人逃离了城市。→【生化危机2的事件】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持续更新】《生化危机编年史》全文翻译(五)1998年9月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2+5 (必填)

表情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