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No.77 疯人院走过了第七个年头,换了新域名GameFV.com,更加好记:GameFavorite,同学们更新一下收藏夹吧。

【业界】全民微博时代与2001年小岛秀夫作出的神预测

游戏业界类 Lafirel 853浏览 0评论

hideokojima610

1. 阅读之前

写在文章最前:本文是《潜龙谍影2:自由之子 | Metal Gear Solid 2:Sons of Liberty》为主要线索而展开的主题讨论,所以请注意:剧透警告!如果读者尚未玩过本作,并且不希望提前知道游戏的剧情或重要剧情人物与内容,请不要阅读本文。

《潜龙谍影2:自由之子 | Metal Gear Solid 2:Sons of Liberty》是一款发售于2001年的游戏,如果还没有玩过本作的读者对本作抱有一丝兴趣,笔者还是十分推荐本作的。本作在PS3与PSVita上发售过高清重制版本,方便各位新玩家的体验。

为什么要提到本作发售早在2001年,这正是因为本文的主题在于小岛秀夫早在2001年就通过这款游戏对十几年后的今天做出了正确的预测。

MGS2在深受很多玩家喜爱的同时,也被一些玩家诟病剧情晦涩难以理解。笔者也多次撰文尝试以自己的解读来让读者自己对MGS2的故事有一个自己的认识,本文也不例外。

2. 预测微博等媒体形式的出现

在小岛秀夫描述的2009年里,“在如今这个数字化的世界中,即使是平凡琐碎的信息也会原封不动地每分每秒地大量累积下来,永不消逝、随时能被阅览”(出处:Solidus战前爱国者AI与Raiden的无线电对话)。

这样的描述是不是符合于当今现实世界中的微博与其他社交平台?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易地将自己的见闻、思考、想法、或者是任何其他东西发布在互联网上,亦或是与他人分享,亦或是满足自己的某种其他欲望。结果就是大家发布的每一条微博、朋友圈、博客、帖子等等都被长期保存在了世界某个角落的某个服务器里,累积下来。若是载体网站或是应用运营得好,这些内容甚至真的能够永世长存。

【国际领先的社交媒体】

请读者们回想自己在2001年的生活,当时即使是在外国,拥有个人电脑、能够连接到互联网冲浪的人也是相对比较少的,更不用提当年在网络上自由发表言论、使用社交网络媒体了。作为参考,Facebook是在2004年才刚刚成立的,Twitter则是更晚的2006年。当时并非所有人都想象到未来的数字化生活是如今这个样子的。小岛当年对“很容易就能以数字化的方式将生活的一丝一毫记录下来”这样的猜测还是很有预见性的。虽然小岛无法点名说出微博这样的媒体形式,但是消息与历史从人们口口相传、到用纸笔书籍记录、再到电视广播、直到网络新闻、BBS各抒己见、微博朋友圈记录一切,无疑随着人类科技的进步而变得越来越简单,能被记录传承的内容也越来越庞杂。

3.小岛对这样的媒体形式抱有何种质疑?

恐怕读者们在笔者刚才引用的那句话里就能多少看出这句话的语气了,这句话将我们每天发布的微博、朋友圈等信息视作“平凡琐碎的信息”。餐前拍照分享、日常嬉笑逗骂,谁又能说这些信息不“平凡琐碎”呢。然而这些内容与从古至今代代相传、通过多层淘汰过滤而被铭记的历史而言确实相形见绌(同见AI与Raiden的对话)。这些行为给行为的发起者多多少少带来了满足感——否则他们也不会这么做。但是和更有意义的信息比起来,它们究竟有多大的意义呢?人们每天花在阅读这些内容上的时间与花在阅读更深刻的内容上相比又是否一天天在增加呢?刷微博的人“主动被迫”花时间看这些内容又是否被迫浪费时间?

然而是否浪费时间都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小岛进而借助AI的嘴阐述到,这些垃圾信息都处在未经过滤的状态,急速增长着。这只会降低社会的进步、减慢进化的速度。这样的数字化社会会凸显出人性的缺陷,因为它有选择性地施惠于便人利用的不完整真相的构建。
然而什么是不完整真相?笔者理解就是一部分的信息是真实的,而另一部分信息是被忽略的甚至是虚假的。这样的不完整真相最危险,因为人们很容易就会去相信它。人们会为了自我安慰、保护自己的心灵与既有的世界观,而选择性地相信真相;当另一部分真相无法让自己满意以至于连忽略都不能让自己满意时,不惜编造谎言让一切看起来合乎自己的逻辑。而在如今的社交网络中,众多的个人可以轻松地集合在一起,选择适合自己的不完整真相去相信、去传播。而当只有一个人相信不完整真相时还可能被他人揭穿完整的真相,当数以万计的人口相信不完整真相时,另一部分真相就真的被遗忘或是被谎言所掩盖了。

这样的结果就是错综并置的道德观,如AI举例:美国花费大笔军费,目的却是谋杀他人;罪犯的隐私有时比受害者的隐私更受关注;有众多贫困潦倒的人,而大笔捐款却捐赠给了保护动物;从小就被教育要善待他人,却同时被教育要把别人比下去;被长辈鼓励自己是特别的、只要相信自己就能获得成功,但是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人们可以自由言论,更不要提是在网上,而这一自由的结果就是这样不完整真相的生成:所谓情商高的人类使用辞藻避免冲突、选择该说的话说,保护自己与对方不受到伤害,求同的同时忽略掩盖异。并没有人被否认,然而却没有人是完全正确的。这些未经论证的“真相”就这么逐渐混入政治路线正确与价值观系统的沙盘中。

进而,AI说,人们还会躲进自己的小社群,并且通过这个社群来向外面更大的社会以团体的形式宣讲属于自己的“真相”。这样的现象自古存在,而数字化社会里更是如此。由互加好友组成的微博人际圈、朋友圈并非不符合这样的描述。

紧接着AI开始质疑Raiden的观点与自我,这些东西究竟是属于自己的,还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所谓自我是否也是不完整真相?每当出了问题,“自我”就会在外部找所谓的客观原因作为真相,从而保护自己与他人不受伤害。

爱国者AI表示要由自己来控制这些信息、处理这些垃圾,由他们来选择人们应该知道什么、有必要知道什么。作为比国家还要深刻存在的组织,作为真正的统治者,这是他们避免人类缓慢走向衰退灭亡的途径。然而仅仅控制信息只是手段,却不是目的,正如AI所说,他们的目的并非控制媒体传播的内容,而是创造一个符合他们设想的社会环境,而这个环境会主动地去避开AI不希望看到的内容,从而不需要AI去控制这些内容。这也就是爱国者AI在整个MGS2里所推行的计划:S3计划,Selection for Societal Sanity,选择社会理智,人工引导掌控人的思维和意识。如果要打一个比方的话,那就是论坛管理员删除战帖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目的是创建一个良好的讨论环境,让会员们自己理会哪些内容可以发哪些内容不能发,这样一来管理员因为压根没有需要删除的帖子就不需要删帖了。读者可以将这个概念套到众多公共管理的领域里,也许会突然觉得所谓和谐社会的构建也并非不可理解:法律的执行只是手段,最优秀的结果是从一开始就没有人犯法。

然而这一切对微博等数字媒体的质疑都只是小岛的质疑,并非结论——否则这些话语也并不该从作为反派的爱国者AI嘴中说出来。
如果说AI的论点论据也只是一个不完整真相的话,从另一面没有被提到的真相看,晒食物、晒琐事等无疑让发布者获得了满足感、社会认同感与任何其他可能受到需求的感受,而有这些正面感受有助于社会的稳定发展,避免人被孤立而造成社会不安定因素。而不完整真相本身这个概念如果不存在,每个人都不去维护周围的安宁、追求真相,有时则成为了钻牛角尖、造成众多的冲突,让大家都成为了读不懂气氛的人。情商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如何将真相合理地“不完整化”,让周围的人都得到满足。意气相投的人走到一起又有何不可?毕竟到最后,只要大家高兴就好。在这一点上,AI的手段与他们唾弃的不完整真相是殊途同归的:大家高兴就好。AI想要自己控制信息,创造环境,让大家共处,而不完整真相则是相对无组织的自发零散行为,自己处在自己希望处的环境中。只是前者是由AI独裁创造的,而后者是大众主动形成的。AI想到了这一点很好,但是并没有辩证讨论。而小岛本人从用AI与主角的两面观点来讨论,则做到了这一点。

4.新媒体的本质:弥母的高速传播

继MGS1的官方主题是基因Gene后,MGS2的主题是弥母Meme(另译弥因等)。弥母是英国生物进化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定义的所谓文化的遗传物质,并将其与基因这一生物的遗传物质类比。弥母作为文化的遗传物质常常在高等生物中才出现,简单说目前就是人类。人类的语言、信息、历史等一切被广义定义为文化的内容,其基本遗传物质都是弥母。弥母可以被凭空创造,全新的原创思想就可以被称为是新的弥母。而遗传弥母的方式则是广义的模仿与学习:教师教书学生听讲、新闻放送观众观看、作家写书读者阅读……笔者写这篇文章、读者读这篇文章也是弥母遗传的过程。在这个遗传的过程中信息所出现的异变则可以成为弥母的进化,如信息遭遇误传却变得更好、在原信息上加工改造或是受到启发等。

基因通过操作生物本能亦或是提供给生物性欲来吸引生物交配、遗传复制自身;而弥母则通过控制人类的讲述欲、教述欲、创作欲与求知欲等来遗传自己。正如没有性欲或性功能的生物会被自然选择淘汰一样,不能引起人们讨论、传承的信息也将被自然选择淘汰。
A9VG专题:全民微博时代与2001年小岛秀夫作出的神预测

原本能够被传承的弥母是非常少的,因为弥母的首要载体人类寿命有限,死亡后这些弥母就随着载体的死亡而消失了,想要传承下来就需要人类一代一代的口口相传。随后人类发明了文字,之后又发明了纸笔,然而这仍然无法记录人类的全部,由于纸笔数目有限、存储起来又相对容易受到损毁,只有最重要的文献能被流传于世。而如今电子技术发展了起来,不但消息都可以长期保存在网络上,更重要的是任何消息都可以被任何人随时发布。弥母可以非常简单地被创造、大规模地高速传播——即使它们并不重要或是扭曲了事实。在过去,这些内容传播不开,不过多久就会被历史的长河淹没。如今的这些弥母则可以大规模地被高速遗传复制,虽说在一段时间后可能复制率会逐渐平息,然而已经被复制出来的量却不会消失,任何人都可以随时重新阅览。

类比回基因,如果一种多余或是劣质的致病基因能够非常快速地大规模遗传却得不到控制,人类又会变成怎样呢?MGS2中的爱国者AI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5.小岛对于这些媒体的结论是?

小岛将这个话题放在MGS2中,并且作为最后的故事解明阶段才拿出来压轴,实际上并没有给玩家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个话题被提出来只是为了让玩家思考、意识到这件事情的存在。反派AI指出如今的电子化社会有弊端,而Raiden最后则被Snake教导自己是自由的。
而在现实生活中,关注小岛的人都知道他在Twitter上是个话唠。如果他是一个反对这些媒体形式的人的话,则不可能不以身作则。

如果要从小岛的MGS2中获取一个对于新媒体的道理,大概是这样的:面对这些新媒体,应当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但是不要忘记去深思,这些行为的意义在哪里,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这些事情有没有什么消极影响。笔者认为小岛本身也并不想强迫玩家去相信任何的东西,他只是想让玩家们一起思考而已,不要盲目地只是打手中的游戏、忘记自己身边的事物。

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帮助尚未了解MGS2所谓“神棍”剧情的读者以一丝理解的思路,也希望对剧情有自己见解的玩家们一同参与讨论。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业界】全民微博时代与2001年小岛秀夫作出的神预测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3+4 (必填)

表情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