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No.77 疯人院 第九年:游戏业界新闻咨询发布,经典游戏最新消息,热门游戏资料整理,其他历史悠久经典游戏攻略、电子书、秘籍、修改器下载等。

【PS4】《血源诅咒》游戏细节与线索拾遗

其他游戏类 Lafirel 6989浏览 0评论

bloodborne

原文:咖喱在哪里@A9VG,转载请注明

写在前面

本人玩的日版,wiki和油管上看的是美版,简版翻译接触的非常少,所以翻译问题多有包涵。地名、名字等等就自己音译了。如果遇到日英翻译有矛盾的地方,我也会尽量写明。为了这篇文章,我拜读了血源区几乎每一篇剧情讨论帖和相应的回复,并且受益匪浅。所以每个a9血源玩家,都贡献了一份灵感给这篇文章。当然wiki,油管我也看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这篇文章应该会经常打我的脸,我脸皮厚,没事。

希望能提到朋友们没有注意到的有趣的地方,如有新发现,仍会更新~大家有有趣的发现,也请留言讨论哦~

1.咬文嚼字

a. Bloodborne通常被意译为血源诅咒等。如果直译这个看着眼熟但是莫名其妙的造词,就是“通过血液传播的(疾病)”。类似于airborne,即“通过空气传播的(疾病)”。

b. Yahrnam很多人在输入“雅楠”的时候,经常会被输入法自动认成“延安”,WTF!国外有玩家在游戏发售前发现。Yahrnam是一个合成词,由yahrn爱尔兰方言,或者苏格兰方言中的渴望的意思,也就是英文的yearn,这个词在物品说明中也经常出现。am则在爱尔兰语源中是时间、一段时间的意思,英文的time,season。连起来可以理解为the era of yearning,渴求的时代。暗暗的惊了。

2.片头动画

a.在标题画面不操作时会出现的动画。第一个镜头是一个输血瓶,装了大概三分之一的淡黄色血液,这时一滴鲜红血滴落入淡黄色血液中。游戏中能获得的约瑟夫卡的输血液的图标即是这种淡黄色血液,物品描述到“经过改良的血液。拥有高度的活性,回复大量HP。此血液经过漫长而细心的改良,这种稀有的输血液是约瑟夫卡诊疗院的原创作品。”个人猜测:与玩家签订合约的轮椅老头,为了自己的目的,暗中给玩家输入了鲜红的血液,导致玩家成为猎人。之后椅子上的手记,强调了是草草写下的,也能佐证老头并不是约瑟夫卡诊疗院的人,而是仓促的与玩家进行了接触。

b.接受了轮椅老头口中的雅楠之血,抗拒了兽性,被梦的使者选中成为猎人(相关条目11b)。个人猜测梦的使者是血源世界观中的吸血鬼,他们会接受玩家的血之回响交易物品。并且某些版本的吸血鬼狼人神话中,两者也是同根生的。当然,梦的使者也有可能有其他身份。

3.窗后的吉尔伯特

他提到自己也是外乡人,所以他玩家一样为了治病来到雅楠却被轮椅老头输入了雅楠之血,可惜的是他没能抗拒兽性,成为了兽疫的受害者。血月之后,他兽化了,没能如愿以人形而死。似乎他兽化的形象会有不同,我遇到的是女巫boss战时的小怪那种,有人会是旧雅楠的小怪那种。
(似乎只有我看到的是女巫小怪?还是我记错了?如果证实我记错了,我就删掉这一条,而且这条本身似乎意义不大。。。)

4.狂人的知识

到底是什么玩意?使用后会获得:启蒙(日),灵视(中),insight(英)。很多物品描述上暗示了灵视与内部之眼的关系,比如“第三脐带”,符文“瞳”等等。结合三基友后的长满眼睛的苍蝇怪,后期的各种长满眼镜的脑子哥、狂乱脑子大大哥等等。能够推测灵视的数量就真的是“内部”之眼的数量,也就是玩家的角色脑子中眼睛的数量!灵视值的图标是一个眼睛,以及英文翻译insight,in(内部)sight(视野)都佐证了这一点(黑色幽默!)。所以。。。你脑子里长了超过40个眼睛的话,能看到神神怪怪也很正常嘛。。那些99的。。狂乱脑子大大哥就是你们的下场~另外按下r3时获得的游戏内说明提到你的灵视越高,你会更容易受到发狂负面效果的影响,结合了故事背景的游戏设定,赞!

5.眼睛

女巫镇能捡到圣杯仪式的眼睛材料。女巫boss身上挂满的,也是眼睛。所以女巫们你们在干嘛呢?!可以想象的是她们也想要获得狂人的知识以通灵,但是她们也许是传说传到她们那传岔了,她们只是一味的增加自己身上的眼睛数量,也许她们还吃了点谁知道呢,来企图通灵。至于哪来那么多眼睛?那个镇子墓碑很多哦~

在比尔根沃兹和教室栋,能看到很多瓶瓶罐罐哦,仔细看全装着眼睛哦,是威廉大师和学生们研究用的吧~按一下R1把罐子都打碎的话~~

威廉大师就是提倡脑子长眼的祖师爷哦,可以通过杀死他获得的符文“瞳”得知,他厌倦了凡人的思考方式,追求更高次元的思考方式。所以他带了个面具遮挡了双眼,以期望增强灵视,拓展内部之眼。

另外圣歌队的服装的头部,与威廉大师的面具相似,结合物品描述,能知道圣歌队虽然与威廉大师最终分道扬镳,但是还是对威廉大师的教诲充满敬意。还有另外一批人:轮椅老头,神父加斯昆因,主教阿米莉娅,机枪哥,吃人男,都是用绷带蒙住了双眼。这批人大多是或者曾是医疗教会的人,至于用绷带这么粗野方法的遮挡视线有什么用意,还有待发掘。

6.boss渴血兽

渴血兽会掉圣杯,为什么呢?可能大家都注意到了在机枪哥下面那个教堂里,就是会有一只怪狂叫然后n多红眼兽人扑向你的地方,天花板上吊着一直巨大的什么怪物,满地鲜血,后面的仪式台上能捡到仪式之血。对,那只大怪物就是被拨皮放血(来自BB日本官网上对渴血兽的说明),用作仪式之血以打开圣杯地城。而在boss渴血兽的所在教堂,应该是大怪物被放血了可是意外挣脱,杀光了所有举行仪式之人,因为缺血么,所以名曰渴血兽~所以它掉圣杯也不奇怪了(把装满自己血的圣杯吃了?)~另外渴血兽两边晃荡的头发一样的东西,应该是它的皮。。。

7.大教堂

也就是战白羊女boss的地方,走进门后左右两边的雕像简直让人汗毛倒竖,一个教堂里能供奉这种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雕像,这是我第一次察觉到这个剧情有点不妙的地方。。

8.红月前的监狱

干掉两个布袋哥出门后,能看到很多巨大的笼子马车,往右走到底能在一具马车上的尸体上捡到一套衣服描述说衣服上的绳子是用来绑架人用的。然后在最右边的大门,几个穿着医疗教会衣服的人的尸体跪拜在门 前,每个尸体上都有个狂人的知识,但是门开不了。仔细想想,玩家和修女都是被绑架来的哦,加上周围那些扭曲的肉体雕像,红月后打开门的朋友们是不是能理解boss重生之神是如何重生的了?

9.boss主教阿米莉娅

第一次走进大教堂,CG之前,能远远听到到白衣女人跪着地上祈祷,以下是祈祷文

Seek the old blood. Let us pray… let us wish… to partake in communion. Let us partake in communion… and feast upon the old blood.
追寻古老之血。让我们祈祷…让我们祈愿…能够参与圣餐仪式。让我们参与圣餐仪式,享用古老之血。

Our thirst for blood satiates us, soothes our fears. Seek the old blood… but beware the frailty of men. Their wills are weak, minds young.
我们之于血的饥渴使我们满足,并安抚我们的恐惧。追寻古老之血…但是小心人类的弱点。他们的意志薄弱,头脑青稚。

The foul beasts will dangle nectar and lure the meek into the depths. Remain wary of the frailty of men. Their wills are weak, minds young.
丑恶的野兽会摇晃着琼瑶引诱温顺的人沦陷深渊。小心人类的弱点。他们的意志薄弱,头脑青稚。

Were it not for fear, death would go unlamented.
如若没有恐惧,死亡将会无人怜惜。

当你战胜boss,触摸头骨会有一段影片,对白如下

Master Willem, I’ve come to bid you farewell.
威廉大师,我来向你告别。

Oh, I know, I know. You think now, to betray me.
哦,我知道的,我懂的。你现在想要背弃我吗?

No, but you will never listen.I tell you. I will never forget our adage.
不,但你不会听我的解释的。我说过我不会忘记我们的古训的。

We are born of the blood, made men by the blood, undone by the blood. Our eyes are yet to open…Fear the old blood.
我们生于旧神之血,在旧神之血的陪伴下长大成人,最终也因它而破灭。我们的眼界还不够开阔。畏惧旧神之血。

I must take my leave.
我必须动身了。

By the gods, fear it, Laurence.
对神起誓吧,畏惧旧神之血,劳伦斯。

然后说说这些内容带来的有趣细节。

a.头骨是谁的?之前我认为是劳伦斯的。后来发现询问金发男有关医疗教会的时候他提到血疗的神圣的媒介就被供奉在大教堂里。询问比尔根沃兹是会提到,一帮学生在圣杯地城找到了一个神圣的媒介,此媒介导致医疗教会以及血疗的创立。外加上圣杯里的放血兽那道从左眼到背部的巨大伤痕与头骨一致,以及无头放血兽的出现,几乎可以确定不管放血兽是不是劳伦斯,这个头骨应该是放血兽的。

b.根据祈祷文“丑恶的野兽会摇晃着琼瑶引诱温顺的人沦陷深渊。”联系开场动画,那头浴血的狼人伸出的右手并不是攻击姿势,而是似乎向玩家提供着什么,可以联想到接受旧神之血意味着会被野兽诱惑(相关条目2b)。所谓的琼瑶也许就是指代旧神之血。

c.威廉大师说了Our eyes are yet to open…我们的眼界还不够开阔,或者说我们的眼睛还未睁开,结合威廉大师是脑子长眼的师祖,他是不是意味着当时自己脑子上的眼睛数量还不够,或者还完全没有进展呢?(相关条目4)

d.祈祷文提到“我们之于血的饥渴使我们满足,并安抚我们的恐惧。”还提到“如若没有恐惧,死亡将会无人怜惜。”被打碎的头骨与这段祈祷文的目的真的是警示后人要小心旧神之血带来的灾害的话,那也许,人与兽的区别就是是否怀有“恐惧(旧神之血?)”这个情感了。不恐惧旧神之血,也就是接受旧神之血,也就是接受了野兽的琼瑶,那人就会兽化!所谓的古训就是“畏惧旧神之血”。威廉大师也在离别时一再强调了要畏惧旧神之血,所以大师始终是大师啊!所以大家边玩边害怕挺好的~说明大家还是人~

e.阿米莉娅手中的金坠饰,通过物品描述可以知道是个由主教世代传承的有关古训的饰品。可见劳伦斯虽然离开了威廉大师自创了血液的研究方向,可确实没有忘记古训。可是如今的主教阿米莉娅无论表面多么虔诚,却没有顶住诱惑堕落了…

10.轻松一刻~

据说字太多看着累,发个图片!从条目4等等已经能看出游戏中部分角色对眼睛这个器官病态的崇拜之情,但是远不止于此。整个魂系列对于眼睛有着各种各样偷偷摸摸的崇拜哦!

恶魔之魂的妹子眼睛是被蜡封住的!好像是个封印吧,不太记得了。

黑魂1有没有类似的?想不起来了。。有的话请留言告知哦!

黑魂2的妹子,双眼的颜色不同,暗示了妹子的身世惊悚!

然后是本作大家都爱的人偶妹子,她的眼球背面还有眼睛哦呵呵,似乎在流泪?内部之眼呵呵?宫崎大哥泥垢了!

11.猎人?野兽?

Ah…You found yourself a hunter.

可我就糊涂了,怎么帅气的神父加斯昆因帮咱们讨伐了圣职者,可转眼就枪斧相向还说变身就变身。禁忌森林里的吃人NPC,明明是你吃人,死后还喷一句“你们全是肮脏的野兽!”连回嘴的机会都没有!有的朋友也许跟着乌鸦猎人稀里糊涂的猎杀别的猎人,或者被乌鸦猎人追杀的嗷嗷叫。之前提到了猎人与野兽的区别是是否“畏惧旧神之血”(条目11)下面来细说一些猎人与野兽纠缠不清的身份之谜。

a.游戏最开始能在商店中买到的雅楠猎人套装上提到:“医疗教会最初的猎人,鲁格维克曾经在雅楠的居民之中招募猎人。这套服装即是猎人新兵的装束。”既然是雅楠的居民,八成如主角一样接受了血的治疗,那些居民可以被招募为猎人,也可以在狩猎之夜兽化被主角猎杀,所以个人认为“猎人”这个头衔没有那么特殊,你只要还清醒,抄起武器你就可以被招募叫做猎人,若是发疯兽化则被猎杀。(但有一批会做梦的猎人是相对特殊的)

b.Boss圣职者死后掉落的徽章提到:“鲁格维克创建的医疗教会猎人组织中大多数是圣职者,而圣职者通常会兽化为更加可怕的野兽。”(也许是因为圣职者能够接触到更多的狂人知识,所以他们的兽化会更加可怕)由于此徽章会在商店解锁用来打开大教堂大门的钥匙“猎人队长徽章”,物品描述提到“这是属于医疗教会队长的徽章,用来开启通向大教堂圆形广 场的大门。”还说到“大门将会在狩猎之夜关闭,门外只能使用此徽章来开门。换句话说,猎人队长的回归,象征着狩猎之夜的结束。”所以boss圣职者即是最初的医疗教会猎人鲁格维克。(为什么不是直接掉落,个人认为是为了收1万回响,游戏平衡所限。。)

c.Boss神父加斯昆因一家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很熟了,关于他妻子的死说法可以有多种,但最终都导致了从帮助玩家打圣职者boss的帮手到无差别猎杀玩家的疯子。开战前还说了句“你迟早也会变成他们的一员”。然后开战后他居然变身了。。自己打脸了有没有。然后神父套装头部的物品描述说到“与医疗教会工房的衣装相似,只是浸染了吞噬神父加斯昆因的野兽恶臭。” 衣服的物品描述提到“已经暗淡的围巾是医疗教会神圣的标志。可是神父最终与医疗教会决裂了。”还提到“‘神父’是一个外乡教会所使用的称号,医疗教会并无此称号”所以神父也许与玩家一样是个外乡人,接受血疗成为猎人,由于不满教会的做法,他离开教会并修改了自己的衣装和称号在狩猎之夜猎杀,对于教会的所作所为,对于猎人与野兽的模糊界限,神父也许心知肚明。

d.魔法道具野兽咆哮提到“使用者会借用兽爪的力量发出野兽的咆哮弹开附近敌人。可强大的咆哮却是依靠使用者的声带发出的,人的体内,到底潜伏着什么东西?”技巧:兽爪的咆哮可以弹开飞行道具。比如子弹、砸来的岩石、比尔根沃兹的虫子怪放的火球。甚至是炮弹?(炮弹未测试。。我没火星吧。。) 符文“爪痕” 提到“这是一种像野兽一样探寻鲜血温暖的冲动,符文会增强内脏打击–猎人的黑暗技巧之一。尽管很微妙,卡瑞尔描述符文‘野兽’为可怕的不受欢迎的深藏于人类内心的直觉,‘爪痕’则是引导人们接受这一可怕直觉的诱人的邀请函。”

所以个人认为,即使没有接受血疗(旧神之血就像是催化剂),不仅人性的深处埋藏着兽性,我们的身体也是时刻准备着发狂的,人与兽只有一线之隔。(这是一个即使放到现实也能说得通的道理吧。。宫崎大神要开始玩弄我们了)

12.“乌鸦女”艾琳是谁?

一袭黑羽衣装,令人发怵的尖嘴面具,与飒爽的她简单的寒暄,却糟到戏谑的询问“怎么还在这?作为猎人,是在害怕区区野兽吗?”。还没来得及开口,“不过也罢,失去了心中的恐惧,我们也与野兽没有区别了。”她意味深长的说道。
(结合条目11d对于人与兽界限的推测,可以佐证威廉大师的古训“畏惧旧神之血”是正确的。)

之后在雅楠圣堂街外偶遇她,却被告诫不要插手她的猎杀目标,疯子猎人亨瑞克。孤单的猎杀之夜,多一个战友总是好的。当闪银的双刃切碎了猎人最后一丝疯狂,她喘着粗气略不情愿的赞扬了你,然后说道“也是你杀了神父加斯昆因吗?没法子,他已经崩溃了,总要有人下手的。但是你最好远离这一切,你只需猎杀野兽,猎杀猎人的活,交给我。”WTF?一看她就是很高档的存在,撤!

第三次相遇却是死别。她躺在血泊中,抱怨自己不够小心,依旧告诫你不用担心她,远离这个地方,远离她的猎物。

提刀干掉。

却被她训斥不听从长者的劝告。(个人认为因为有劳伦斯不听威廉大师的劝告引来兽灾的前车之鉴,所以她会很在意主角没有听从长者的劝告,也可能是我想多了)但是语气很快就软了下来,她说:“我的光辉岁月早已远去,不会做梦的我,已是最终之时了。”她取下了乌黑的乌鸦猎人证和猎人符文交给了你:“这也是猎人的工作,但毫无荣耀可言。你可以选择是否背负这个命运,噢,眼睛好沉,让我休息一会儿,没事的。。。”

通过乌鸦猎人证的描述可以知道,乌鸦是一个代代相传的,有且只有1个人的,猎杀被鲜血冲昏头脑的猎人的特殊猎人。由于玩家多次出手相助,出于对玩家的信任,她死前将这份责任交给了玩家,但是事出突然,她也说明了你可以选择是否背负这份毫无荣耀的责任。
通过猎人符文的描述可以知道,这是一个誓言,即猎杀猎人之人所许下的誓言。换成游戏性的话,就是给玩家分阵营用的,pvp的时候会匹配到敌对阵营。

通过慈悲之刃的描述可以知道,这是代代相传的最古老的武器之一。刀刃的部分是由陨铁制成。佐证了乌鸦猎人这个特殊组织的长久的存在。

通过乌鸦套装的头部的描述可以知道,尖嘴中包含着消除野兽与血的恶臭的香料。并且将猎人化作乌鸦,象征着对发疯的猎人实行“鸟葬”,这是由于第一位乌鸦猎人是一位外乡人,带来的家乡习俗。在他的家乡,鸟葬象征着将人的灵魂、遗志送去天空,也许的话送去猎人的梦境里。

另回复中有朋友提到:鸟葬(日)sky burial(英,天葬)是中国藏区的最普遍一种丧葬习俗。把死者的尸体让秃鹫吃掉。(灰常血腥吓人。。。)

你会带上她的尖嘴面具,为了她的遗志,猎杀那些丧失人性的野兽吗?

13.主线猜测:两位母亲的两个噩梦

其实目前整个血源的故事大概的骨架已经出来了,但是还留有很多很多细节谜题,特别是人物的心理与目的几乎都是迷。于是斗胆把自己的想法发一点上来。脑洞还蛮大的。。吧,我也不可能完全正确,只是我的一种猜测,一个人想也蛮累的,所以抛砖引玉!希望能与大家互相启发!

人偶
在旧工厂的橱柜里找到的梳子,还给人偶后,通过对话惊奇的发现人偶是有拥有“感情”的造物。至少在猎人梦境里是。

3个结局动画,每一个人偶都有台词,下面来细看一下:(建议大家边看边听一下人偶的语气)
第一结局,主角在雅楠的朝阳下醒来,如同机枪哥一样失去做梦的能力。而人偶则为玩家在猎人梦境里立碑,说到“永别了,好猎人。愿你在醒来的世界里找到你自己的价值。”虽然每次玩家与她对话完毕她都会说“愿你……价值”这句话,我们都知道失去了梦的猎人会在死亡后真正死去,而且人偶也应该知道这一点,加上说这句话时的语气动作,我认为人偶已经放弃了玩家这个猎人,并对于这个结局是失望的。

第二结局,当你拒绝时,第一猎人说:“亲爱的,是什么左右了你?猎杀,鲜血还是可怕的梦?哦,这并不重要,最终总是由助言者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今夜,戈尔曼加入狩猎。”很明显能感觉到,对于第一猎人来说,他的计划里,玩家应该是和平死去的。杀死第一猎人后,从来都是苍白之月的梦境终于血月,月之精灵降临。迷惑了玩家后,玩家上了轮椅,似乎变的呆滞,人偶在身旁说了一句“所以,狩猎又开始了。。。”这句话的语气虽然轻快,但是狩猎又重新开始,只是助言者换了个人,对于人偶来说,没有实质性变化,我认为没有达到她的目的。

再看第三结局,之前都一样。月神在抱玩家的时候,由于吃了3个第三脐带,拥有了足够的内在之眼,足以与月之精灵匹敌而不是被迷惑成助言者,于是战胜了血月降临的月之精灵,变成了神的幼子(这里符合血月神子降临的仪式)。人偶说“你冷吗?”然后抱起你,指头摩挲了一下你,笑了笑(她笑了!),说“噢,好猎人。”我认为,这才是人偶想要的结局!

人偶的目的是什么?
人偶曾突兀的说过“猎人们告诉了我有关教会的事情。有关神明,和他们(指猎人)的爱。但是。。。神明真的爱自己的造物吗?我是个人偶,是人类的造物。你们有想过要爱我吗?当然。。。我爱你们。你们不就是这样设定我的么?”(”Hunters have told me about the church. About the gods, and their love. But… do the gods love their creations? I am a doll, created by you humans. Would you ever think to love me? Of course… I do love you. Isn’t that how you’ve made me?”)

人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惑?神–人–人偶,对于人偶而言,她看到了人爱神,但是神却使人受尽灾害的折磨(血造成的兽灾和以人类为容器产子)。虽然自己爱着人,可是她无法从戈尔曼那个冷淡的人那里感受到爱(戈尔曼神出鬼没整天不知去哪鬼混,从来不跟人偶交流。并且最初他提到人偶时,却是很诡异的在低语。这语气,没人会觉得他真心喜欢人偶吧?诚然,人偶的衣服与梳子上写到了这些物件都展示了对人偶的关爱,但是人偶拿到梳子后流泪的动作应该是忧伤,也许是戈尔曼对人偶的感觉产生过戏剧性的变化吧)既然人偶的世界观里,造物主就是对造物缺乏爱的,是什么使她产生了疑惑而向玩家发问呢?我认为,除非,人偶对自己的造物产生到了爱,所以她开始怀疑这种自下而上的不平衡的爱。

她的造物是什么?我认为是即是神子“月之精灵”。并且月之精灵是不完整的!月之精灵的躯干,很明显只有骨架,而且给予骨架一定伤害后,会触发内脏攻击的音效。所以我认为这是月之精灵不够完整导致的弱点,而非天生就应是这副摸样。作为一个母亲,肯定希望自己的爱子能够健健康康的是不是?至于为什么是不完整的,我认为可能是因为人偶相对人类来说本身就是不完整的受孕体导致的。

四根第三脐带上,有一句共同的话“所有古神都会丧失神子,然后寻找替代品。”主角最后击杀了神子“月之精灵”,然后自己变成了神子,刚好符合了第三脐带上的预言,是的我觉得那句话是一个预言!而人偶的目的,就是在等这个预言成真,拯救自己残缺的后代,获得完整的神子。

第三结局奖杯提到“您成为了一位年幼古神,带领人类进入他们的下一段童年。”我认为,主角这一代古神,由于是被(人偶–自己的造物主)爱的一代,所以,所谓的人类下一段童年,我认为是神爱人的,光明的新时代!

另外,人偶有时还会说到“噢,月之弗若拉,梦之弗若拉。噢,小个子。噢,稍纵即逝的远古意志。请保佑猎人平安,让他找到慰藉。并且让这个梦,囚禁他的梦。。。我预言一个愉快的苏醒。。。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一个愉快,遥远的记忆。。。”(”O Flora, of the moon, of the dream. O little ones, O fleeting will of the ancients… Let the hunter be safe, let him(her) find comfort. And let this dream, his(her) captor… foretell a pleasant awakening… be, one day, a fond, distant memory…”)

这里的弗若拉,我认为就是月之精灵的名字,至少是人偶给起的名字,也能表明她对神子的爱。小个子是指梦之使者,她的另一段对话里明确提到过。远古意志还不清楚指代的是什么,之后的话,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在为她的造物主,或者说为你,祈愿,表达了爱。

人偶或许真的就是这个疯狂世界里爱的化身!(随时可能会被打脸哦哈哈)

人偶的梦境

在废旧工厂,能找到一个“被遗弃的人偶”。但是有细心的玩家发现她的左手食指在颤动。

在仪式台上,能找到第三脐带,这跟脐带的描述是“每位古神都会丧失神子,然后渴望替代品。第三脐带参与了与苍白之月的邂逅,而苍白之月召唤了猎人,孕育了猎人之梦”
我的理解是:第三脐带带来了月之精灵的诞生,但是他不完整,所以召唤替代品(猎人),并且造成了人偶母亲的噩梦

是的,人偶在做梦!正是猎人梦境这个梦。为什么会做梦呢?我认为也许受孕于古神,并且丧子,或者后代有残缺的话,都会使母亲开始做噩梦(现实也是如此吧)。还有战胜月之精灵后屏幕上显示的是nightmare slain,已杀死梦魇/噩梦,佐证了这个残缺的神子,就是人偶的噩梦。而人偶为了消除自己的噩梦,获得完整的神子,当然希望看到第三个结局。

雅楠女王和她的噩梦
也就是一袭白衣,肚子上全是血,双手被铐起来的女人。没有一句台词。要知道她的身份,必须从上古文明的苏美鲁人说起。

苏美鲁伊瑟尔圣杯上的物品描述提到“苏美鲁 伊瑟尔即是苏美鲁君王的名号,也是苏美鲁文明的首都。这说明早期苏美鲁人都是熟睡中的古神的卑微的守护者,他们的后代认为自己的足够被称作领导者。”所以可以推测,这位白衣女王即是古代苏美鲁文明的女王,名曰雅楠。

在蜘蛛战后能遇到她,红月,并且能听到婴儿的啼哭。意义不明,也许只是告诉玩家受孕一事?奶妈战前能遇到她,她就看着boss大门,似乎在指引玩家前进的方向。杀死奶妈后婴儿啼哭停止,出门后女王低头含胸消失了,似乎是在感谢玩家做的一切。杀死奶妈后获得的第三脐带提到“这跟脐带使曼西斯得以觐见梅高,但是结果导致了他们大脑的死产”,这里用了死产一词,但是我觉得是在说曼西斯等人见了古神后直接大脑疯掉了的意思。很奇怪。。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条脐带本来使曼西斯得以觐见梅高,可是突然杀出来个古神奶妈把梅高弄死了,不仅是死产,看到古神奶妈的曼西斯众人也疯掉了,双关语的感觉?

我在维基百科上搜索奶妈的时候有句话提到“英国在维多利亚时期有些妇女为赚钱而照顾婴儿,她们会自己喂哺婴儿或以便宜的食物喂他们,称为婴儿农业,常导致婴儿夭折。”虽然不是生产时死亡,但是我认为古神梅高的奶妈出于某种目的,造成了梅高的死产。

雅楠女王怀上了古神子梅高,可是生产过程不是那么顺利,造成了死产。即丧失神子。所以对于雅楠女王来说,杀死自己孩子的梅高的奶妈就是个噩梦,也解释了为什么梅高的奶妈死后屏幕上显示的是nightmare slain,以及女王对玩家的谢意。

在圣杯地城中杀死雅楠女王后掉落的雅楠之石,首先外观就能略微看到胎儿的手,头等部位。我认为这就是梅高的死胎。并且物品描述提到:“女王死了,可是她可怕的意识只是在沉睡,并且伴随着令人不安的情感。”所以女王才是最终的最终boss,并且雅楠之石的描述让你的希望破灭,整个游戏这个疯狂而可怕的梦不会结束。

由于女王的双手是被镣铐束缚的,我认为女王的受孕有被迫的嫌疑(被曼西斯?),女王的目的,我觉得是复仇,因为她似乎不希望得到神子的替代品,只要复仇杀了梅高的奶妈便感宽慰。并且即使她死后,雅楠之石也告诉我们,她不安的可怕意识仍在继续,她恨这个世界,她想要折磨所有人。

雅楠女王是这个疯狂世界里恨的化身。(也许大概maybe。。。被打脸预防针)

14.主线推测:被遗弃的神和被遗弃的人

圣歌队
细心的玩家会发现,医疗教会的服装有黑白两色,黑色基本都是曼西斯学派在穿,白色则是非曼西斯学派的着装,并且圣歌队享有一套不同的白色套装和独特的头部。也就由此从着装上区别了两个学派。

白色教会套装的描述道:“医疗教会特殊医生的套装。这些医生的级别在黑色的防御性猎人(推测指代曼西斯派的黑衣猎人)之上,是实验性血疗与兽灾的专家。他们认为药物不仅是一种治疗更是一种研究手段。并且有些知识,只能靠暴露人体于疾病才能得以掌握。”

圣歌队的套装描述道:“圣歌队成员既是医疗教会的高阶成员,也继续着比尔根沃兹学派(即威廉大师的脑中开眼)的研究。服装的头部遮挡眼镜的部分,显示了他们对于威廉大师(大师也带类似面具)的教诲依旧心怀感激,即使两者已经分道扬镳。”

由以上可以看出,圣歌队的成员都是更加精通实验,药物,并且不惜暴露人体于任何东西的疯子医生。

再来看看游戏初期,圣歌队的蛛丝马迹。

首先是约瑟夫卡医生的秘密大家都知晓了,有真假两人,最开始是真医生,态度柔和。之后不仅声音变了,态度,要求全变了,这里就不细说了。总之大家从禁忌森林绕到门后,发现不仅真医生,如果送npc过来的话,一个不落全变成了蘑菇人。提刀找到罪魁祸首,一身白衣,虽然没有戴圣歌队的面罩,但是我认为她是个圣歌队成员,或者至少是准成员。因为她会触手秘法(此秘法道具上提到会使用的都是高阶医疗教会成员)。

然后玩家继续禁忌森林的旅程,就会遇到一个萤火虫湖泊,从左边的洞穴进去,里面那些触须蘑菇人相信杀了不少玩家。。。但是那是条死路,让人莫名其妙。

再往后走来到比尔根沃兹楼里,那个白衣面具圣歌队猎人,又是触手又是星爆的,打蒙了好多人吧。。。反正我是蒙了。杀死他后获得了蓝色药剂,描述道:“医疗教会高阶成员所使用的被用于奇怪实验的可疑液体。一种使大脑麻痹的麻醉剂。但是猎人却可以用自己的意志保持清醒,以利用此药水的另一个作用,即站定不动时减少肉体的存在感(隐身药水)。”而且禁忌森林的还有个地方的尸体上能捡到蓝色药水,所以这圣歌队拿着这药在这里转来转去干嘛呢!?

卧槽,威廉大师怎么傻了!大师你脑袋后面还长蘑菇了!?

我认为,这药对于猎人是隐形药,对于其他人则是麻醉药,并且所谓的奇怪的实验,即是把人改造成蘑菇人的实验。而威廉大师,则正是药效发作,转变途中!圣歌队两人就是从约瑟夫卡医院走密道来到禁忌森林(森林被列为教会禁地,并且是有人守门的),并且途中在约瑟夫卡医院和禁忌森林积极开展了人变蘑菇的计划(解释了蘑菇人死路的疑惑),最后其中一人来到比尔根沃兹把威廉大师搞定了。

为什么呢!?他们不是崇拜威廉大师的么

“可怕的真相”
中央苏鲁美圣杯:“古老的迷宫是由超级人类–苏鲁美人挖掘的,传说他们解锁了‘可怕的真相’的智慧。”

与“海”“湖”相关的符文:“大量的水即是一道保护睡眠的墙,并且是‘可怕的真相’的预兆。”

亲族冷血:“宇宙的非人后代、古神的同胞的冷血。胆敢探寻非人的境界–一个很久以前就被比尔根沃兹发现的‘可怕的真相’。”

墓穴守卫套装:“禁忌森林墓穴守卫者桃拉斯的套装。苍白的脸部面具模拟了古老迷宫看守着的脸。(跟迷宫里胖子怪的脸真的很像哦!)威廉大师拥有两位忠心耿耿的仆人。当他们探索古老迷宫时,接触了‘可怕的真相’,然后疯了。一个变成了禁忌森林的守门人,而桃拉斯变成了森林的守墓人(即使他们已发疯)。”

埃布丽塔丝的预兆:“允许圣歌队成员利用古神力量的几种仪式之一。圣歌队已经触及‘可怕的真相’的证据。”

惊了!圣歌队你瞎倒腾什么呢!?

伟大依兹圣杯:“伟大依兹圣杯解锁更深的迷宫。此圣杯是圣歌队–医疗教会的精英团体–的奠基石。并且这也是自比尔根沃兹时代以来,第一个被带回地表的圣杯,并且是圣歌队得以觐见埃布丽塔丝。”

谁是埃布丽塔丝–宇宙的女儿?
珍珠鼻涕虫:“所有存在于古老迷宫的角角落落里的生命形式中,珍珠鼻涕虫是存在‘被落下的古神’的明确证据。”

埃布丽塔丝的预兆:“使用精神力,借助这个被认为是埃布丽塔丝的预兆的无脊椎生物,来部分召唤(即触手攻击魔法)被遗弃的埃布丽塔丝。”

她号称宇宙的女儿,是一名古神,虽然光是古神就足以被唤作“可怕的真相”,可是她更是被遗弃的古神。为什么被遗弃,我推测因为她天生无法诞生健康的神子(也就是妓女产下的那种小怪。在圣堂街上层,这种怪都望埃布丽塔丝的方向。)

她的产下所有神子,都是畸形的!

所以她绝望,憎恨那些抛弃她的同胞。某天,她收到了圣歌队的召唤,一群为了追求人类进化而不惜暴露人类身体于疾病的团体。一个邪恶的复仇计划划过她长满眼睛的大脑,于是她响应了召唤,传授了圣歌队可怕的秘法以防身,也迷惑他们用蓝色植物中提取的蓝色液体,是真正的“进化”人类。可她的真正目的,是通过改造所有能被古神受孕的人体,她要让抛弃她的古神们品尝永恒无子之痛。

这就是“可怕的真相”。(随时准备被打脸。。)

为了拖延红月(即受孕)的发生,她利用了古神罗姆的力量封印了红月的发生,并派圣歌队成员去各地抓紧改造人类。包括威廉大师,因为圣歌队知道威廉大师早就知道这个秘密,会有碍于“人类进化”。

当玩家跟威廉大师说话时,他用仅有的意识为了保护人类用权杖给玩家指明了前进方向。个人推测:威廉大师通过两位仆人得知了可怕的真相后,决定如同圣杯迷宫里的守卫者一样守卫这个秘密(是的,圣杯迷宫的怪也许都在守卫这个秘密),一个仆人做了门卫,桃拉斯变成了巡逻的守卫。不让任何人接近湖水。其实这里有关水的符文说明“大量的水即是一道保护睡眠的墙,并且是‘可怕的真相’的预兆。”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姑且就理解为湖水如被侵扰,就不能红月,虽然被古神受孕不是什么好事,可是总被埃布丽塔丝全部改造要有希望。

关于这个故事,还有非常多的细节没能拼凑到一起,比如蜘蛛boss和蘑菇人boss,还有桃拉斯的死,湖水的机制等等。望大家见谅,希望通过大家的讨论,以后能有进展!

15.主线推测:OMG!内容太多不会写标题了(因为很激动,内容也很多,这次写的可能比较乱,见谅,以后补完后会调整文章结构的)

曼西斯学院

第一次与曼西斯学院接触,是被布袋哥掳走的时候。玩家被掳到了地下牢。出门后,能看到很多巨大的笼子马车,往右走到底能在一具笼子马车上的尸体上捡到雅哈格尔套装描述说:“雅哈格尔村(未见村)的猎人们响应了村子的建设者–曼西斯学院。他们只是名义上的猎人,这是这些融入夜晚黑暗的绑架者的着装。主要被设计用于防御物理伤害,衣装上的绳子即能保护穿戴者,也能用来捆绑敌人。”可以知道,曼西斯学院抓了大量人来到了雅哈格尔。甚至包括玩家也是被抓来的。

然后在最右边的大门,几个穿着黑色教会衣服(曼西斯专用黑)的人的尸体跪拜在门 前,每个尸体上都有个狂人的知识,但是门开不了。所以这扇门后,有大量的人体,和值得曼西斯学者崇拜的什么东西。但是暂时打不开。

还能在雅哈格尔村捡到符文“月”(所有的月符文,都是通过曼西斯学派相关得到的)描述道:“生活在噩梦中的旧神容易产生同情心,并且经常响应召唤。”之后蜘蛛男附身某一个npc,给你一块扁桃石,告诉你去大教堂的右边,然后你被不明物体抓住的时候,蜘蛛男给你求情,然后你来到了教室栋。由于噩梦边境的最终boss就是趴在门上抓你的阿曼格达拉(至少是同类),所以可以佐证,就是这个容易产生同情心的居住在噩梦边境的旧神,响应了曼西斯学派的召唤。而趴在门上那只,其实是在守卫着通向雅哈格尔的大门,也佐证了两者的合作关系。(但是教室栋里的线索,蜘蛛男,阿曼格达拉到底与曼西斯学派什么,还有待考察。我认为这部分真相会揭示梦境是如何形成的)

红月之后终于能穿过大门之前锁住的大门来到雅哈格尔。那里的主要怪物都是尸块堆起来的。最终boss,是几个摇铃女从通过红月召唤来的巨大尸块合体怪–重生古神。查阅奖杯可以知道这个boss并没有被分类为旧神。所以这应该是一次失败的重生。关键是,他是谁的重生?

杀死他后,可以通过教学栋二层来到曼西斯的噩梦。第一个boss,噩梦之主米可拉什。读懂了他的对话,太tm激动人心了!!!!!!!!!!!!!如果我没错的话!

开场:
“Ahh, Kos, or some say Kosm… Do you hear our prayers?”
啊,Kos,或者有人说Kosm…你听到我们的祈愿吗?

(指曼西斯成员在向一个叫kos或者kosm的旧神祈愿,但是似乎效果不好)

“No, we shall not abandon the dream.”
不,我们不该抛弃梦境

(指对立的圣歌队找到伊兹圣杯,不管招没招出宇宙之女,整个教会更倾向于圣歌队,而导致曼西斯学派退回未见村继续研究。教会上层钥匙提到:“医疗教会上层精英是由曼西斯学派形成的,据点在未见村,而圣歌队占据着教会上层。”另外从大教堂进门左右的树立的噩梦边境boss雕像也能看出,曾经是曼西斯学派的神占据了主导,直到伊兹圣杯被挖出。其实宇宙女的位置,就在大教堂的祭坛背后深处地下,教主阿米莉娅等教会的人跪拜的时候,不管他们知不知情,其实都是在跪拜宇宙女。)

“No one can catch us! No one can stop us now! .”
没人能追上我们了!没人能阻止我们了!

(我认为这里是指他们找到了复活古神的方法而意气奋发,并且由于在梦境中研究,教会的人无法阻止他们。虽然此时重生古神已经被我们杀死,也许是他们摸棱两可的联系到了kos神,所以复生的方法还比较渣,但是仍抱有希望)

打掉半血:
“Ah hah hah ha! Ooh! Majestic! A hunter is a hunter, even in a dream. But, alas, not too fast! The nightmare swirls and churns unending!”
哈哈哈,噢!真厉害!猎人始终是猎人,即使在梦境里。但是,哎呀,别太快了!噩梦将盘旋没有尽头!

(这里明确说到这里是个梦境。盘旋没有尽头我认为是暗指boss战像个迷宫转来转去的意思)

“As you once did for the vacuous Rom, grant us eyes, grant us eyes. Plant eyes on our brains, to cleanse our beastly idiocy.”
你曾经对愚笨的罗姆做的事,赐予了我们眼睛,赐予了我们眼睛。种植眼睛于我们的大脑,净化我们愚蠢的兽性。

“The grand lake of mud, hidden now, from sight.”
充满泥巴的巨大湖泊,被隐藏了,从视线中。

(我们对罗姆做的事,就是杀了罗姆,解放了红月。这一行为,赐予了他们内在之眼,使他们的灵视提高到了新境界。而灵视高会压制兽性,兽化槽的机制可以证明这一点。
符文“湖”提到“大量的水即是一道保护睡眠的墙,并且是‘可怕的真相’的预兆。”这里就是指原来阻碍他们的湖水,罗姆都被消除了。所以他们与kos神的交流更通畅了)

“The cosmos, of course!”
Cosmos,当然了!

(这句话太重要了!!意译过来便是“不是kos,不是kosm,而是Cosmos!我当时怎么没听清!”也就是说,之前他们的灵视被湖水,罗姆阻碍,无法准确得知旧神Cosmos的讯息,只能得到模糊的如kos的回应,但是现在一下子就开窍了!并且,他们联系到了旧神Cosmos!

旧神Cosmos?这不就是圣歌队的信仰神,宇宙之女Ebrietas, Daughter of the Cosmos的老爸吗?!

条目14说到,宇宙女是因为只能产畸形儿而被抛弃的旧神,她为了让其他旧神品尝永世无子之痛,派出了蜘蛛封印了红月并将所有产子容器人类转化成蘑菇人。现在修正一下:宇宙女是因为只能产畸形儿而被老爸/妈Cosmos抛弃,而老爸,丧失了宇宙女这个没用的女儿,转而开生产其他儿女,宇宙女的还是痛过封印血月改造人类的方法,目的是为了成为独生子独享老爸的爱!(洗白)不过也可以说是复仇,让老爸永世无子!还有别的可能性这里还需要进一步的线索。

另外由于圣歌队的做法是封印血月,而曼西斯想要解放血月是相反的行为。游戏中,圣歌队上层钥匙是在雅哈格尔的一个隐蔽的监狱里的尸体上找到的!佐证了他们因相反态度而暗中较劲!)

“Let us sit about, and speak feverishly. Chatting into the wee hours of New ideas, of the higher plane!”
让我们坐下,疯狂的讨论吧,谈论那全新位面的新想法,那是思想的新黎明啊!

(这里指获得更高灵视后,获得了更高的知识)

打死
“Now I’m waking up, I’ll forget everything…”
我要醒来了,我会忘记一切…

(这里应该和梦境的机制有关,个人猜测要解开蜘蛛男与噩梦边境boss那边的事情,总之他会忘记已经目前已经达到的学术高度。)

总结一下,就是曼西斯学派之前是曼西斯召唤了梅高来通神,但是计划被梅高打乱,后继人米可拉什在梦境中苦读,在玩家无心帮助下,终于联系上了Cosmos,八成是个至高神!至少比圣歌队那个女儿级别要高,也就是说曼西斯学派的地位将会提升!并且他们依靠cosmos的力量尝试复活了梅高,失败后即是重生古神。但是米可拉什被玩家干掉了。。好不容易得到的成就全忘了。

梅高的奶妈

之前条目13提到了雅楠女王和她的噩梦。

我推测了雅楠女巫怀上的神子是梅高,而梅高的奶妈杀了梅高。所以梅高的奶妈是谁呢?

我认为是无形者欧顿。符文“无形的欧顿”描述道:“旧神欧顿,缺少形体,只以声音形式存在,被此符文标记化。人或非人,粘稠的血液都是通向更高境界的媒介,(粘稠的血液)并且是无形者欧顿的本质。欧顿和他的粗心的崇拜者,都在偷偷摸摸的搜集这种珍贵的血液。”

大部分原因是奶妈boss的斗篷里很明显就是空的。另外奶妈二阶段会招分身,然后手臂会伸长是他的特色,还有哪里会伸长呢?禁忌森林三基佬!三基佬不仅能伸长,还有蛇从身体蹦出来,还会招蛇,而禁忌森林的后半部分也充满了蛇。

与金发男聊有关污血时他会说:“某一天,一位比尔根沃兹的学者背叛了他的同胞,带着禁忌之血来到了该隐城堡,在那里,非人污血族诞生了。污血族是可憎的生物,他们会影响教会血疗的纯洁性。污血族的领袖依然活着,为了完成我的大师的意志,我在搜索他们。我的大师洛格瑞尔(老王boss)曾经带领着他的处刑者队伍前去清除污血族,但是并不那么顺利,于是我的主人成为了压阵队员,从邪恶手中守护着我们。但是悲剧啊,大师最终被污血族操控了,我必须解放他,能让他有个体面的葬礼。”

所以,比尔根沃兹的学者中曾经有人研究了污血,我认为这个污血,导致了禁忌森林后半段会有大量蛇相关变形村民,怪物等,因为这是与欧顿相关的血,我认为欧顿虽然无形,但是与蛇相关,与污血扯上关系,人就会往一个不好的方向变形。符文“野兽”:“‘野兽’是早期的卡瑞尔符文,也是最早被认为是禁忌的符文,血液的发现势必会发现不受欢迎的野兽。”所以这个不受欢迎的野兽,就是指蛇人。还有一个佐证,就是有“顺时针变形”和“逆时针变形”两种符文,也许就暗示了蛇人,与兽人两种变形。不过还有可能是指兽类,眷属类两种反方向变形。还需进一步线索。

所以那个学者为了能自由的研究,背叛了比尔根沃兹来到了该隐城。最终他的研究应该有了成果,就诞生了污血族(不会变蛇人)。我认为欧顿还有个特殊的地方,他的子嗣只能传给污血族。这时偏偏处刑队出发屠了城,虽然女王杀不死,但是洛格瑞尔自己带上王冠封印了女巫。于是欧顿就无法传宗接代了。

下面的理论很不成熟:由于他杀了梅高,也就是说他怨恨曼西斯,而宇宙女也不想让梅高复活,所以宇宙女和欧顿有可能是合作的关系,比如三基友boss就应该是欧顿派去守着蜘蛛boss的。污血族女巫死了可以送去宇宙女面前的祭坛复活。但是有一点疑惑的是,由于妓女的穿着和他给玩家的血可以知道,她也是一个污血族,所以他怀上的是欧顿的孩子。但是欧顿的孩子和宇宙女所在地的孩子是长的一样的。所以之前说这些孩子全是畸形儿可能是不正确的,也许宇宙女与欧顿相爱而产子?但是满地的孩子似乎也说不通,此处让我再想想。。。

第三脐带
我终于可以解释为什么叫第三脐带了!目前的游戏版本,有的被翻译成了三分之一的脐带。由于日版是第三脐带,再加上这是日本人开发的,我认定是三分之一翻译错了。

为什么是第三,因为这是旧神Cosmos的第三子的脐带!第一是宇宙女,第二是已死复活再死的梅高,第三应该就是月之精灵,所以玩家披荆斩棘,就是为了第三子的重生!(条目13提到人偶是月之精灵的受孕体等等说法还是有可能成立的)

等等
很多人会想,为什么会叫曼西斯的噩梦,最近有个帖子发了几张官方攻略的内页照片,其中一张明确的提到了,那只长满眼睛的大脑,名字叫brain of mensis!所以很多事情都能说通了。曼西斯在依靠雅楠女王孕育出神子梅高后,获得了接近神格的进化,但是装扮成奶妈的欧顿出现,杀了梅高,而曼西斯则发了疯。所以在曼西斯的噩梦里,米格拉什是曼西斯的后继者,米格拉什是在梦境中研究复活的方法。之前条目13提到,奶妈是雅楠女王噩梦,杀了之后女王表示感谢,现在觉得奶妈可能同时也是曼西斯的噩梦。

最近还有几个帖子很火,就是人偶与大脑妹的关系。我认为,曼西斯的噩梦中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白色岩石的噩梦边境部分,另一个部分则是那个城堡,叫做曼西斯的噩梦。这个曼西斯的噩梦,与猎人梦境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旧神Cosmos为了复活他的二儿子或者三儿子,利用人类,利用梦境(应该是联合了蜘蛛男,噩梦边境boss)做出来的。当然这个游戏注定了只能复活三儿子月之精灵。
为什么一个是美丽的人偶,一个是大脑妹,我认为这是同一事物在不同的梦中的反映。曼西斯的噩梦中,当然非常狂暴化,猎人梦境相对平和,妹子也就温柔。也就是说曼西斯和戈尔曼和劳伦斯以前是有交情的,不然他不会知道人偶的存在。

至此,相信我相信解开了不少有关旧神的谜题,很多线索也串联在了一起,但是仍有很多重要拼图没有完成:曼西斯,戈尔曼,劳伦斯,戈尔曼的徒弟,蜘蛛男,噩梦边境boss等等等等。感觉还差一点了!要哭了!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PS4】《血源诅咒》游戏细节与线索拾遗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1+7 (必填)

表情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