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No.77 疯人院走过了第七个年头,换了新域名GameFV.com,更加好记:GameFavorite,同学们更新一下收藏夹吧。

【PS4】《血源诅咒》剧情研究——阿尔弗雷德之死

其他游戏类 Lafirel 8102浏览 0评论

bboh

一、前言

几个月前,我写了一篇长帖名为《血源的研究》,其中论述了我对血源剧情的理解

http://bbs.a9v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541697

在长帖中,我把血源当作一个推理游戏来看。

有不少玩家都会质疑——制作组是否并没有考虑这么多,并没有设计出可以搞明白的剧情,这一切会不会仅仅是意识流和碎片化的堆砌?

之前,我大概是想通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可以证明制作组真的考虑了很多。

血源发售之初,游戏的 Loading 画面只有一个大大的标题,而没有沿用传统的随机物品展示。这个改变无疑是乏味的。制作组完全可以复用魂系列的代码,保留这个传统,这将是一件省时省力的事。问题就在于,魂系列的这个小系统所展示的物品是完全随机的,即使一个玩家从来没有拿到过某件物品,它也有可能出现在 Loading 画面中。而这有悖于血源的设计理念。因为血源中的很多物品都具有“线索”价值,是需要玩家付出时间来换取的。就拿“雅南之石”来说,如果不打通圣杯迷宫,就无法得到这件物品。而在我看来,这件物品最大的价值就是它的物品描述。少了这件物品的描述,就拼不出完整的剧情。如果“雅南之石”轻易就在 Loading 画面出现了,就变相降低了打通圣杯迷宫的价值。基于这个理由,制作组不能直接将魂系列的物品展示系统放到血源里。经过改造后的系统,保证了在 Loading 画面中不会出现玩家没有得到过且具有线索价值的物品。而这件事证明了血源与魂系列的区别——血源在剧情设计方面具有更强的可推理性。

我认为血源作为一个推理游戏,最难的部分,就是线索的搜集。由于血源中不存在“反馈”机制,所以从推理的起点——“搜集线索”开始,玩家就无法确定自己手中的线索“全不全”或“对不对”。

引出本帖内容的,是一个藏得很深的线索。鉴于血源中还有许多未解的谜题,它可能不是藏得最深的线索。

通过这条线索,我首先弄清了阿尔弗雷德的死因。在《血源的研究》中,我也曾经分析过阿尔弗雷德之死,可惜我错了,而那一段也已经被我(偷偷)删掉了。

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在《血源的研究》中犯下了许多错误,妄图通过偷偷修改原文来彰显自己推理的准确性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我只好另起炉灶写起了本帖,希望在这里能纠正一些曾经的错误,并补足一些血源的剧情。

需要对各位读者道歉的是,我不可能从头开始完整地论述一遍。因为《血源的研究》已经超过了五万字,无论我如何删减,假如将其融入本文,那对我来说将是一个重复而麻烦的工程,它使我望而却步。所以,对于没有读过《血源的研究》或已经记不清内容的网友来说,对于我提到的一些前提可能会一头雾水,读起本文可能会非常痛苦。

抱歉。

好在这次修正之后,我补足了一部分剧情,所以在本帖的最后,我会描述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想直接阅读剧情的网友可以按 Ctrl + F ,在页面中搜索“十、血源”,这是那一章节的小标题。不过,在我完成这篇帖子的时候,尚不了解DLC中的内容,所以并不包含DLC的剧情。但包含了被DLC打脸的可能。

最后还是要说——想通过自己的推理来理解剧情的玩家,请不要阅读本文,避免丧失推理的乐趣。

二、回顾

首先来回顾一下大家都知道的阿尔弗雷德故事线。

阿尔弗雷德在谈论污秽之血族时的台词:

在洛加留斯大师的时代,他带领着他的处刑队去到该隐赫斯特城堡,去清理污秽之血族。
但是,他的行程并不顺利,而洛加留斯大师成为了神圣之锚,守护着我们远离邪恶。
……那真是悲剧,一个悲剧的时代……
……那位洛加留斯大师被遗弃在污秽之血族那受诅咒的土地之中。
我必须去解救他,让他的牺牲能受到人们正确的尊崇。

之后,主角将未开封的该隐赫斯特邀请函交给了阿尔弗雷德。

他在收下邀请函时的台词:

啊啊,那个是……是该隐赫斯特的印记吗?
我听说过该隐赫斯特贵族们的传说,和他们那浮华可笑的邀请函。
太棒了!我真是感激不尽……
我要立刻动身。但在走之前,请容我表达谢意。
啊啊,我能感受到大师的力量了!
赞美神圣之血!
让我们清理这些晦暗的街道。

之后,主角前往该隐赫斯特,可以看到浑身是血的阿尔弗雷德。

他将污秽之血族女王打碎后的台词:

大师,看呐!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我把这只腐烂的塞壬打成了肉酱!
来吧,你们这些污秽的怪物!
现在再看你们的不死之身有什么好处!在这种悲惨的状态再来弄出点麻烦来啊!
给你全部弄碎掉,把你的内脏都扯出来,让全世界的人都来看看!
噢,是你啊?
看看这个!谢谢你,我终于做到了!
嗯?这个是不是很棒?现在大师能被人们当做烈士来崇拜了!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最后,在初次遇到阿尔弗雷德的地方,主角发现了他的尸体。

以上就是大概的故事线。

从阿尔弗雷德尸体的状况来看,一般都认为他是自杀身亡。但自杀需要动机。普遍认为的动机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认为洛加留斯成为了污秽之血族女王的守护者,背叛了处刑队。阿尔弗雷德为了维护洛加留斯的名誉,选择杀死自己灭口。也可能是阿尔弗雷德在发现洛加留斯的背叛后,就精神失常,最后在心灰意冷的精神状态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都是基于“洛加留斯是背叛者”而产生的推测。

另一种情况:阿尔弗雷德的毕生所愿,是杀光天下污秽之血族,并将洛加留斯的尸骨带回雅南安葬。因为他完成了人生目标,于是生无可恋,最终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我看来,这两种情况都欠缺说服力。

“幻境之王冠”的物品描述(简体中文):

该隐赫斯特深藏的秘密之一。
老国王的王冠据传可以显现虚像,并且会投射出隐藏有秘密的幻境。
如此,洛加留斯以自己的意愿戴上了皇冠,决意不让任何一个灵魂在这条污秽的秘境中跌倒。他在他的新王座上看到了什么呢?

“决意不让任何一个灵魂在这条污秽的秘境中跌倒”,我觉得这能够说明洛加留斯并没有投靠污秽之血族。

阿尔弗雷德打碎污秽之血族女王后,兴奋地与主角交谈,也并没有显得“生无可恋”。

基于上述理由,我认为阿尔弗雷德不具备自杀的动机。因此,我曾推测他是被人杀死的。

可是我错了,阿尔弗雷德确实是自杀。他有自杀的动机,只不过不是上面所述的情况。

三、动机

某天,我在YouTube上寻找其他谜题的线索时,看到了这个视频。我把它传到了土豆上

这个视频的作者 Bastard Blade 在该隐赫斯特击杀了阿尔弗雷德。当主角对阿尔弗雷德使用内脏暴击时,从他体内喷涌出的血液是暗灰色的。

下面这张,是视频第22秒时的截图

我在土豆上传了另一个击杀阿尔弗雷德的视频,击杀地点是在第二次遇见他的地方

下面这张,是视频第58秒时的截图,主角对阿尔弗雷德使用了内脏暴击,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

对比两张截图,可以得出一个事实——阿尔弗雷德的血液颜色发生了变化。这就是我所说的,藏得很深的线索。

这条线索能带给我们很多信息。

在游戏中,不算阿尔弗雷德,还有下面三种敌人会在受到内脏暴击时喷出灰色的血液。

Cain’s Servants

Lost Child of Antiquity

殉道者洛加留斯

如果说,前面两种敌人算是污秽之血族,所以血液颜色显得污秽,那洛加留斯的血液颜色该如何解释呢?因为他喝了污秽之血族的血?还是因为他已经死了很久,所以血液颜色变得污秽?在我发现阿尔弗德雷的血液颜色会发生变化之后,我便理解上面三种敌人的血液颜色意味着什么了。

物品“血之污秽”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据说,这是该隐赫斯特的血族和血之猎人们从人类的冰冷血液中发现的东西,令人生厌的东西。
据说,对血之回响成瘾的猎人们更有可能在血液中含有此物。
所以他们猎杀猎人。
女王安娜莉丝会啜饮被进献上来的“污秽”。
这是为了完成血族悲壮的誓愿——亲手抱起血之子。

日文原文:

血の穢れ

カインハーストの血族、血の狩人たちが
人の死血の中に見出すという、おぞましいもの

血の遺志の中毒者、すなわち狩人こそが、宿す確率が高いという

故に彼らは狩人を狩り、女王アンナリーゼは
捧げられた「穢れ」を啜るだろう
血族の悲願、血の赤子をその手に抱くために

从这段描述中可以知道,“血之污秽”会出现在猎人的血液中。这也许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阿尔弗雷德在前往该隐赫斯特之前,血液是鲜红色。当他杀到安娜莉丝的王座前,他的血液变成了暗灰色。在他击杀污秽之血族的过程中,他的血液里出现了“血之污秽”。而血液混合大量“血之污秽”后的颜色,就是这种暗灰色。同理,洛加留斯在攻陷该隐赫斯特的过程中,血液中也出现了大量的“血之污秽”。

现在有一个问题:处刑队和治愈教会通过什么来判断一个人是否是污秽之血族?如果抽血再验血是否不切实际?

从 Cain’s Servants 和 Lost Child of Antiquity 这两种该隐赫斯特中的敌人来看,污秽之血族的血液中可能普遍含有“血之污秽”。而处刑队和治愈教会可能是通过血液的颜色来判断一个人是否是污秽之血族的。很可能是基于这样的原因,修女阿黛拉多次目睹阿丽安娜将自己的血液赠予主角,通过反复观察血液的颜色,她判断阿丽安娜是污秽之血族,于是杀死了她。这样来看,“污秽之血族”并不是什么歧视化的名称,而是一个客观的事实,它描述了他们血液的颜色。所以安娜莉丝身为女王也这样称呼自己的族群。

新的问题:当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的血液变得污秽后,他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如果说,血液的颜色是处刑队判断一个人是否是污秽之血族的唯一标准,那么此时的阿尔弗雷德便成为了污秽之血族。在他的认知里,自己就是世上最后一个污秽之血族。阿尔弗雷德以消灭污秽之血族为己任,为了完成这个使命,他唯有自杀。同样,当洛加留斯在该隐赫斯特死去时,体内流淌的也是暗灰色的血液,这使他被视为了污秽之血族的同类,因此无法得到世人的尊崇。

为了消灭成为污秽之血族的自己——这就是阿尔弗雷德自杀的动机。

四、污秽

7月18日的时候,我在微博上看到了一张电影海报。这是一部将要在明年上映的日本恐怖片。影片的中文名称是《残秽——不可以住的房间》

看到两位女主角的手臂上布满了暗灰色的指印,我马上连想到了“血之污秽”。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部电影的情节与血源存在着交集。

在 Future Press 对血源监督宫崎英高的采访中,宫崎英高提到——开发初期,团队里有一个论坛。在这里每天都有人写下新的灵感,供团队其他人阅读观看。

百度 Bloodborne吧 SLGWORKER 翻译的访谈内容

http://tieba.baidu.com/p/3720154552?pn=1

我认为,这种收集灵感的方式使血源中融入了各种各样的元素,而不仅限于维多利亚时代、狼人、吸血鬼与克苏鲁。就像“人类进化成上位者”这个灵感来自于《童年的终结》一样(作者是阿瑟·克拉克,发表于1953年),“血之污秽”这个灵感很可能来自于上面这个电影的原著小说《残秽》(作者是小野不由美,发表于2013年)。

顺带一提,在游戏中永远看不到信使的腿,这个设计应该也是来源于《残秽》。这样看来,游戏中的信使很可能是苏美鲁人婴儿的亡灵,所以他们的行为具有一定的童趣。

放一个《残秽》TXT版的下载地址

http://vdisk.weibo.com/s/zkYmWTGfLD2PU

下面的文字摘自该小说:

日本自古以来就有「触秽」的说法。人们认为碰到秽就会传染,并且应该避秽。从「罪秽」这个名词就可以得知,「秽」和「罪」有十分密切的关系。

在日本,「罪」是透过祭祀除去的犯罪和灾害的总称。古时候有「天津罪」和「国津罪」的区别。根据某些说法,前者是对共同体的农耕或祭祀所犯的罪行,后者则是个人的犯罪或是天灾。

古时代的农业不光是人们赖以为生的产业,也和祭祀保有密切的关系,可说是带有咒术意义的行为。因此,妨害农业等同妨害祭祀,是将异常状态带进共同体的危险行为,而这种行为就是「罪」。

「罪」会产生「秽」;为了除去秽,须进行祭祀。

此外,虽然和「罪」不同,但「死亡」或「生产」等异于平常的生理状态也是「秽」的一种,且和由「罪」而生的秽一样都须除去。其中又以死亡产生的「死秽」最严重。

这一部分关于「秽」的概念和佛教「不净」的概念结合,让「秽」的概念和「罪」划上等号,并且让人类必须背负起来——然而,这其实是起因于对佛教「不洁」概念的错误理解。

「秽」存在个体之外,「不净」却普遍存在个体之中——这个正确的概念被误解且在传世过程中遭到扭曲,「不净」因此被视为过去累积的罪孽,而罪孽化为「宿业」存在个体内部,指涉为「秽」;可是,「秽」在原本的概念中只会附着在个体之外,过一定时间就会消失,也可以透过水垢离的袱禊手续去除。

另外,「秽」和「罪」之间根本的差异就是——秽会传染。

因此,「秽」必须隔离好避免接触。尤其「死秽」会污染死者的家族或亲属,不仅须架设丧屋来隔离死亡,遗族也须在规定时间内服丧。换句话说,遗族在这段期间等同和人世隔离,进行净化「秽」的行为。至今,仍可以在举办丧礼的过程中见到这种犹如残渣一般遗留下来的习俗。

关于秽的传染性,可在《延喜式》中见到「触秽」的记载。上头记载了与死秽有关的「甲乙丙丁展转」规定,一看就可以知道当时的人认为秽如何传染。

假设甲的家族发生了「死秽」,那么如果乙拜访甲家,乙的家族全员便会被死秽污染。这里的拜访指的是使用同样的火源、共同用餐。

自古以来,火、食物及水就被视为传染圣洁之力(同时也是不净力量)的要素。因此,若是共用火、食物和水,就会传染死秽。

接着,丙如果前去被死秽污染的乙家,丙也会受到污染;但这次的污染仅限丙一人,丙的家族并不会被污染;相反的,若是乙拜访丙家,那么丙的家族全员便会被污染;可是,如果丁去拜访丙家,丁就不会被污染。

根据《延喜式》的记载,这些接触到死秽的人「纵然非神事之月」也不可前往「诸役所」、「诸卫阵」及「侍从所」等公共场所。至于无法前往的时间区间也有十分严格的规定,根据甲乙丙丁等人的状况不同,分别是三十天、二十天、十天、三天。

有一部电影叫《咒怨》,它在一九九九年用录影带电影的形式发表且广受欢迎,因此还制作一连串的续集。这部作品由清水崇导演,鲜明表现出我们对死秽的看法。在故事中,有一栋被死秽污染的房子,只要踏进这栋房子就会受到感染,无一幸免。感染者将此秽带回家里,而家人也被污染,然后是接触到家人的人们,以及其他接触过感染者家人的人——感染就这样扩散开来。

但是,我不认为所有死亡都会引起这种事。虽然不知道和《延喜式》做这样的比较有没有意义,但若是遵从自古以来和触秽有关的规定,死秽就不会永远持续。

从规定一定时期的服丧期间就可以得知,死秽的感染性只会存在一段时间,感染力也并非无限大。

根据「甲乙丙丁展转」的规定,感染力在三代之内就会逐渐减弱,慢慢消失。

我想,死亡或许会生出某种秽,特别是留有强烈遗憾、伴随怨恨的死亡。然而,这种「秽」原本就不会永远存在,也不是毫无限制不停感染扩散;而接触到秽的我们也会进行类似咒术的防卫,例如:供养死者,净化土地。但是,如果有「什么」强大到即使经过这些作为还是残存下来呢?

上面的内容,基本就是这本小说的核心设定了。说是设定,作者也只不过是引用了日本民俗文化而已。相信大多数中国人对类似的民俗文化并不陌生。小说中所说的“秽”,指的大概就是中国人所说的“不干净的东西”。比如说扫完墓回家时要摸一摸菜刀,这样可以“不把脏东西带进门”。

我认为,在血源中,小说中的设定变形成了下面的样子:

留有强烈遗憾、伴随怨恨的死亡会生出某种“污秽”。这种“污秽”诞生于杀人者的血液之中,所以被称为“血之污秽”。“血之污秽”可以通过输血的方式转移到其他人体内。当某人体内的“血之污秽”积累到一定程度,此人的血液便会呈现暗灰色。具有某种资质的女性假如大量服用“血之污秽”,那么她将生下“血之子”。

我觉得这个假设是与血之污秽的物品描述相吻合的。也就是说,无论是杀戮野兽的猎人还是杀戮猎人的污秽之血族,由于死者的怨念,导致他们的血液中产生了血之污秽。当他们的血液中积累了大量的血之污秽时,他们的血液就会呈现灰色。

这里有五位角色需要特别说明。

第一位是苏美鲁女王雅南:通过服下血之污秽来产下血之子的方法,应该是苏美鲁人的研究成果。女王雅南已经成功怀孕,可见是成功实践了该方法。但在圣杯迷宫中对她使用内脏暴击后,喷出的是鲜红色的血液。这里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我关于污秽的结论是错的;第二种,“服下”血之污秽并不会使其进入到自己的血液之中。

第二位是污秽之血族女王安娜莉丝:她头发的颜色与女王雅南相近,这也许是暗示她在被处刑队戴上面具之前,曾经服下过血之污秽,所以她的血液颜色应该是一条线索。但在游戏中,坐着的角色是无法受到内脏暴击的,而普通攻击打出的血液颜色普遍偏暗,所以无法判断她的血液是什么颜色。

第三位是妓女阿丽安娜。她身为污秽之血族,血液的颜色应该是灰色。但同样因为她一直坐在椅子上,无法受到内脏暴击,从而无法验证她的血液颜色。不过,修女阿黛拉应该就是通过观察血液的颜色,最终认定阿丽安娜是污秽之血族。

第四位是血月之后出现在大教堂的“太刀哥”。从他身上的装备和掉落的卡丽尔符文来看,他很可能是污秽之血族的血之猎人。但是,对他使用内脏暴击后,喷出的是鲜红色的血液。这里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我关于污秽的结论是错的;第二种,他杀的人还不够多,体内的“血之污秽”还不足以使血液呈现灰色;第三种,他并不是污秽之血族。

第五位是主角。如果主角在不死的前提下,杀死足够多的敌人,然后找一个猎人NPC或玩家,接受对方的内脏暴击,主角会喷出什么颜色的血液?我没有PS4,无法验证。

在血源中击杀敌人后,会得到“血之回响”,日文是「血の遺志」,英文是 “Blood Echoes”。中文与英文的意思相近,日文中的「遺志」与汉语中的“遗志”同义,指的都是“故人生前的志向”。

下面来看两个视频。

第一个视频是拿取阿丽安娜孩子脐带的过程。

我在土豆上传了一份

第二个视频的内容是游戏的第二个结局“表彰愿望”。这个地址是B站的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79180/index_2.html

在游戏中,有时能听到一种混响很重的多人抽泣声,有男有女。在欧顿教堂的某些位置就可以听见这种声音。在欧顿教堂的下水道中,比如第一个视频中的第52秒至54秒,调高音量后可以比较清晰地听到这种声音。之前我看过另一个视频——如果站到稍微远离阿丽安娜的位置使用望远镜的话,这种抽泣声还会变大。不过那个视频我找不到了。

在第二个结局的动画里,主角坐在轮椅上出现时,背景中有很明显地抽泣声,时间是从第16分16秒开始。其实在第一个和第三个结局的动画中,也存在这种抽泣声。

游戏后期人偶的台词:

善良的猎人……你的到来颇令我感到安慰……
我能感觉到远古的回响在你的血脉中回荡……

由此可知,“回响”这种事物是可以被“感觉到”的。我不能肯定游戏中的抽泣声就是“血之回响”,但我认为它们之间至少存在某种关联,毕竟“回响”应该是可以被“听到”的。“遗志”是“故人生前的志向”,如果一个人带着遗恨死去,那他的“遗志”又与“怨念”有什么区别呢?而哭哭啼啼的怨灵在影视剧中是很常见的,不由得让我把抽泣声与“血之回响”联系到一起。

再来看一遍血之污秽的物品描述:

据说,对血之回响成瘾的猎人们更有可能在血液中含有此物。

也就是说,拥有越多的血之回响,血液中就越可能含有血之污秽。这就像是在说——一个人体内越是积累死者的怨念,他的血液中就越有可能产生污秽。这个说法与前文的推测是相符的。

如此这般,一路狩猎下来,死者的怨念最终成为了主角的力量。而“善良的猎人”这一称呼,恐怕是人偶给予主角的最大宽慰。

阿尔弗雷德的死所带来的启示远不止上面这些内容。灰色的血液让我想起了“灰血病”一词,它是开启旧雅南历史的钥匙。

五、灰血

“白色药片”的物品说明(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解毒的小药片。
它是灰血病的治疗药,这种奇怪的疾病曾经侵蚀着旧雅南。
不过,此药只能提供短暂的疗效。
灰血病是兽化病蔓延的导火索,造成了日后的悲剧。

日文原文:

白い丸薬

毒を治療する小さな丸薬
かつて旧市街を蝕んだ奇怪な病、灰血病の治療薬

もっとも、その効果はごく一時的なものにすぎず
灰血病は、後の悲劇、獣の病蔓延の引き金になってしまった

简体中文将“灰血病”翻译为“血液铁青疾病”,至少能联想到血液的颜色。繁体中文的翻译是“衰败血疾”,基本断绝了推理的思路。

有一部分玩家认为灰血病指的就是中毒这件事,毕竟这药就是用来解毒的,而渴血兽满身飞溅的毒液似乎也能算是灰色。但是,对于解毒这个工作来说,这药不但治标,而且治本,与“提供短暂的疗效”的描述不符。

我认为,这是一剂挂羊头卖狗肉的药,治疗灰血病和解毒是两码事。在血源中,这不是特例,“蓝色灵药”是它的同类。

“蓝色灵药”的物品描述(简体中文版):

在治愈教会高等成员进行的怪异试验中使用的可疑液体药剂。一种麻痹大脑的麻醉剂。
猎人们可以通过意志力保持自己的清醒,从而令这种药剂有了第二种效果,当猎人们站定时,令他们的存在变得淡薄。

在“剧情”中,蓝色灵药是用来麻醉大脑的,而在“游戏”中,它是用来降低存在感的。白色药片也是这样,在“剧情”中,它是用来治疗灰血病的,而在“游戏”中,它是用来解毒的。

如果说,灰血病的症状是“血液变灰”,那就与血之污秽脱不了干系。问题是,血之污秽为何会在旧雅南扩散?源头又是哪里?

在《血源的研究》里,我曾得出结论: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亚哈古尔的教堂被治愈教会舍弃。他们在教堂区兴建了新的大教堂。血疗的源头也不再是阿米达拉的血液,而改用上位者宇宙之女的血液。

把新得出的灰血病定义与上面的结论合在一起,我的第一反应是:

治愈教会使用阿米拉达的血液开发了血疗术,旧雅南接受了血疗的居民患上了灰血病。而白色药片的物品描述说“灰血病是兽化病蔓延的导火索”,所以接下来便是旧雅南发生兽灾,治愈教会舍弃亚哈古尔的教堂和阿米达拉的血液,并成立处刑队剿杀污秽之血族。

这就引出了两个我在《血源的研究》中犯下的错误。

我犯的第一个错误:我曾认为阿米达拉的血液与苏美鲁人的血液是没有关联的两种血液。拜尔金沃斯学院通过阿米达拉的血液发明了血疗,同时在考古中发现苏美鲁人的血液十分危险,最终会带来兽灾。而学院的叛徒使用苏美鲁人的血液催生了污秽之血族。

但从前面的结论来看,“苏美鲁人的血液”并没有参与到旧雅南的故事中。如果治愈教会坚持认为“阿米达拉的血液是安全的”,就无法理解他们放弃阿米达拉血液的行为。而我之所以会犯下这个错误,本质的原因是我脑补了“学院从古墓里发掘出了苏美鲁人的血液”,而游戏中并不存在这样的信息。

我觉得下面这个故事更符合游戏的表述:苏美鲁人使用阿米达拉的血液改进了自己的体质,造就了辉煌一时的文明。拜尔金沃斯学院在考古时出土了阿米达拉的血液,发明了血疗并成立了治愈教会。兽灾爆发后,治愈教会认为阿米达拉的血液是导致兽灾的祸源,于是将其定为“禁忌之血”。学院的叛徒将禁忌之血盗走,使该隐赫斯特的贵族成为了污秽之血族。

这里有两点需要说明。

第一点:在该隐赫斯特的贵族们尚未开始杀戮活动的时候,他们体内的血液应该还是鲜红色的。但在他们改变自身血液之前,应该就已经了解到了血之污秽的相关知识,并确立了收集血之污秽让女王生下血之子的目标。所以,虽然血液还是鲜红的,但自称“污秽之血族”也并不矛盾。

第二点,污秽之血族的血液与旧雅南居民的血液应该是不同的。虽然同是源自于阿米达拉的血液,但污秽之血族的血液应该更接近苏美鲁人的血液。在旧雅南被兽灾与大火摧毁的那夜,天上挂的是一轮红月。这是月之魔物引发大范围兽化的终极手段,这意味着有上位者之子在那晚降生。可是从时间上来看,那一晚并没有人类成功进化成上位者。这说明,在旧雅南,没有人因为接受血疗从而获得类似苏美鲁人的体质。恐怕,这也是盗走禁忌之血的学者背叛学院的动机——血疗术与苏美鲁人的技术存在着差距,这位学者不想放弃尚未成功的研究。

我犯的第二个错误:在《血源的研究》中有一个核心假设,即“兽化与血疗无关,是由月之魔物引发”。

我得出这个假设的理由是:洛然圣杯迷宫的 BOSS 中没有上位者,这说明在曾经的洛然地区没有上位者。洛然的居民没有使用上位者的血液,但依然发生了兽化现象。

但是,如果兽化与血疗无关的话,就与“灰血病是兽化病蔓延的导火索”这一信息产生了矛盾。

我觉得下面这个假设更符合游戏的表述:血液中含有血之污秽的人类会受到月之魔物的影响,在月圆之夜变成野兽。

以这个假设为前提,再回过头来看洛然。

“贫瘠洛然始源圣杯”(Ailing Loran Root Chalice)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一个解除地下迷宫封印的始源圣杯。
通过仪式来解除圣杯迷宫的封印,据说每次都会改变迷宫的结构。

在贫瘠的洛然,各处都残留了一点点某种医疗方式的痕迹。
这种医疗方式是为了治疗兽化病?还是它导致了兽化病?

日文原文:

病めるローランの汎聖杯

地下遺跡の各所の封印を解く、汎聖杯の1つ
汎聖杯の儀式により封印の解ける「聖杯ダンジョン」は
儀式の度にその姿を変えることで知られている

病めるローランの各所には、僅かに、ある種の医療の痕跡がある
それは獣の病に対するものか、あるいは呼び水だったのか

按照血源的行文方式,这肯定是说某种医疗方式导致了洛然的兽化病。只要死者有足够的怨念,就会使杀人者的血液中产生血之污秽,而这种医疗方式可能传播了血之污秽。这为月之魔物引发兽灾创造了机会。

接下来考虑血疗术传播血之污秽的过程。

“阿黛拉的血”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简体中文版修改):

取自阿黛拉的血。阿黛拉是治愈教会的修女。
可以恢复一定数量的生命值,然后在短时间内持续恢复生命值。
治愈教会以成为血之容器的适性来挑选修女,并将之培养成“血之圣女”(日文原文「血の聖女」)。
接受她们的血来进行治疗,便等同于对治愈教会以及圣餐的认可。

从这个描述中可以知道,治愈教会将上位者的血液注射入修女的体内,进行培养,再使用培养出来的血液进行血疗。这感觉有点像家里的自制酸奶——将少量酸奶放入鲜奶中,在适当的温度下发酵后,就制成了大量的酸奶,之后重复这个过程,就得到了源源不绝的酸奶。治愈教会之所以采用这样的方法,也许是因为他们手中的上位者血液太少了,无法满足雅南的用血需求。

假如某位修女的体内存在着血之污秽,使用她的血液为某人进行了血疗,那此人很可能会被传染血之污秽。然而,从妓女也可以向主角提供血液来看,治愈教会并没有禁止民间的血疗。按照“酸奶原理”,凡是接受过血疗的人,其血液都应该有着一定程度的“疗效”。所以,雅南居民不必通过教会也能得到血疗的机会。即使治愈教会严格监管修女血液的纯净度,那也无法阻止血之污秽在雅南居民间进行传播。

洛然地区“污秽”的源头已无法考证,但“某种医疗手段”恐怕也是这样传播了“污秽”。那么,雅南地区“污秽”的源头是什么?

从剧情的时间来看,最早的污秽来自于阿米达拉。需要注意的是,污秽是来自于他的怨念,而不是来自于他的血液。在对阿米达拉使用内脏暴击时,喷出的是鲜红色的血液。

“玷污圣杯”(Defiled Chalice)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一个解除地下迷宫封印的始源圣杯。
但是,这玷污的圣杯已被诅咒。

所谓诅咒,是触怒了上位者的证据,于是被施以诅咒。
完成仪式需要特殊的材料。

要挑战诅咒,请寻找“洛然之子”。

日文原文:

冒涜の聖杯

地下遺跡の封印を解く、聖杯の1つ
しかしこの冒涜の聖杯は呪われている

呪いとは、上位者の怒りに触れた証であり、呪詛であり
この儀式を成就するためには、特別な素材が必要である

呪いに挑むのなら、「ローランの落とし子」を探したまえ

“苏美鲁伊乎尔大圣杯”(Great Pthumeru Ihyll Chalice)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但我根本没搞懂该描述的原文,应该是有误):

一个解除地下迷宫各处封印的圣杯。
大圣杯带人前往迷宫的深处。

“苏美鲁伊乎尔”同时包含了苏美鲁人的“王”和“首都”的意思。
苏美鲁文明的后裔们为上位者的沉睡举行了祭祀活动。
这证明他们打算迎接王了吧。

日文原文:

トゥメル=イルの大聖杯

地下遺跡の各所の封印を解く、聖杯の1つ
特に大聖杯は、遺跡の秘部に通じるものだ

トゥメル=イルとは、トゥメル人の王ないし王都を意味する
それは、上位者の眠りを祀るトゥメル文明の末裔たちが
せめて彼らの王を戴こうとした証しであろう

与苏美鲁文明相关的上位者是阿米达拉。虽然我没搞懂日文的意思,但从上面两个物品描述中还是能提炼到“触怒”、“诅咒”、“沉睡”和“祭祀”这样的词语。在血源的世界中,人死后会进入梦境,所以“沉睡”只是“死亡”的另一种说法。结合前文所述的血之回响与血之污秽的概念,我有这样的猜测:

早期的苏美鲁人在发现阿米达拉的存在后,研究并杀死了他。虽然不能确定“研究”和“杀死”的顺序是怎样的,但阿米达拉死前可能产生了极大的怨念。这些怨念(血之回响)附着在苏美鲁人的身上,在他们的血液里形成污秽。苏美鲁人使用阿米达拉的血液改进了自己的体质,但在用血的过程中也传播了污秽。到了苏美鲁文明后裔的时代,血之污秽广泛存在于苏美鲁人的体内,月之魔物开始引发苏美鲁人的兽化。苏美鲁人认为兽化源自阿米达拉的诅咒,为了解除诅咒,便举行了祭祀活动。

而在苏美鲁人早已消失的雅南,污秽的源头并不是阿米达拉。

在到达欧顿教堂后,回到猎人梦境,最初的猎人杰尔曼的台词(繁体中文版):

月亮靠得很近了。今晚将会是一个漫长的猎杀夜。
如果野兽很有威胁性,并威胁摧毁你的精神,就去寻找圣杯吧。
就如同在你之前的每个猎人所做的那样。
圣杯将会揭示神之墓地,
猎人在那里参加圣餐。

大多数圣杯都在众神之墓地的深处。
少数圣杯流传出来,
却在人类手中再度遗失。
不过如果古老的猎人传说仍是真的,
其中一只圣杯供奉在山谷的小村庄。
然而,那个小镇陷入混乱之中,
小镇已被烧毁,遭到遗弃,人们怕遭到祸害早已离开,现在只有野兽住在那里。
最适合猎人的地方,是吗?

之后,主角可以在“圣杯教会”的教堂中击杀渴血兽,得到“苏美鲁圣杯”。

虽然拜尔金沃斯学院一直在进行古墓的发掘研究,但苏美鲁圣杯可能并不是学院发掘出土的。因为学院成立了自己的治愈教会,没有理由将珍贵的文物交予他人成立别的教会。也就是说,圣杯教会是旧雅南原生的宗教团体,而苏美鲁圣杯可能被他们视为教会中的圣物。

在圣杯教会教堂、亨维克的墓地街与亨维克女巫所处的魔女之馆内,看不到带有上位者元素的雕像。可以假设圣杯教会与亨维克女巫是同一时期的产物,那个时期的雅南还没有治愈教会和血疗。而女巫与圣杯教会有可能是对抗的关系。

在亨维克的墓地街有很多尸体与刑具。与旧雅南里的尸体进行比较,墓地街的尸体并没有兽化的迹象,说明在这里受难的人们可能与兽化无关。也许,在旧雅南,曾经发生过类似狩猎女巫的惨剧,只不过从游戏中显示的迹象看来,雅南的女巫和圣杯教会在对抗中互有伤亡。在惨剧中死去的人们产生了大量的怨念,由此,参与宗教对抗的旧雅南居民体内开始产生污秽。当血疗兴起后,污秽开始在旧雅南通过血液传播,最终成为了众人皆知的灰血病。

治愈教会和第一代猎人们为了保护尚未兽化的民众,在旧雅南的兽灾中狩猎野兽。但他们的行为也让自己的体内产生了血之污秽。

“雅南猎人装束”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路德维格是治愈教会的第一位猎人,
他曾经在雅南当地人中招募猎人。
这是新手猎人的装束,具有单纯而出色的防御力。
但这还不足以让一个普通人类抵御野兽的攻击。

日文原文:

ヤーナムの狩装束

医療教会の最初の狩人、ルドウイークは
かつてヤーナム民の中に狩人を募った

これはそのための狩装束であり、単純な防御力に優れる
尤も、常人が獣に挑むとすれば、気休め程度のものであろうが

在《血源的研究》中,我这样解读“曾经在雅南当地人中招募”这句话——由于雅南居民不忍对兽化的同乡下手,所以他们不愿去做猎人。

这是我犯下的一个非常低级的推理错误。从主角在雅南的见闻来看,这里的民风十分剽悍,对兽化的同乡是完全不讲情谊的。所以我这个建立在“普世价值”上的推理是完全不成立的。但如果说“血液越污秽,就越容易兽化”,那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路德维格不再从当地人中招募猎人了——因为当地人在狩猎之夜有很大机率都会变成野兽,无法执行任务。只有体内污秽较少的外乡人,才能在雅南的狩猎之夜中保持人类的形态。主角在游戏开始的梦中看到了野兽,恐怕就是体内的一点污秽在作祟。

污秽不是来自于上位者,而是来自于人类的罪行。只要是人类,血液中多多少少都会带有污秽。然而,有一种血液是不含污秽的,从它的名字就能看出来——苍白之血。

六、无罪

下面这张是月之魔物在受到内脏暴击时的截图

下面这张是圣职者野兽在受到内脏暴击时的截图

虽然都是红色的血液,但相较之下,月之魔物的血液颜色明显偏浅。

单独看月之魔物血液的颜色,我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但是结合下面四个线索的话,便可以大致猜到“苍白之血”是什么了。

线索一:血液中的污秽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会使血液的颜色变深,直至暗灰色。体内含有污秽的人,在受到月之魔物的影响时,会发生兽化的现象。

线索二:杰尔曼的血液颜色与月之魔物相同,也是浅红色。

线索三:在第二结局中,击杀杰尔曼后,月之魔物出现,在他抱住主角时,发出了气泡在液体中运动的声音。之后,主角接替了杰尔曼的工作,监视猎人梦境。下面这个视频地址与前文中的第二结局视频相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79180/index_2.html

线索四:在 Future Press 对血源监督宫崎英高的采访中,宫崎英高说:“苍白之血”也是一个在特殊条件下从月亮而来的怪物的名字。

我的猜测:所谓苍白之血,就是完全不含有污秽的血液。在第二结局中,月之魔物在抱住主角时,为主角进行了“换血”。虽然无法验证,但在这之后,主角血液的颜色应当与杰尔曼、月之魔物相同,变成了浅红色。月之魔物为主角换血,一是为了避免主角在日后受到自己的影响变成野兽,二是为了避免主角进化成上位者。如果猎人梦境监视者受到上位者之子出生的影响,进化成了上位者,那一定是月之魔物最不愿看到的事情。为了杜绝后患,给主角进行换血是必须的。

月之魔物不但拥有干净的血液,而且行事的风格也非常“干净”。杀人时并不亲自动手,而是用兽化引发人类的自相残杀。就连猎人梦境也委托他人监管,决不弄脏自己的双手。

至于他阻止人类进化的动机,我是这样看的。早在苏美鲁时期,人类就发明了改进血液的技术,让原本无法进化的自己得以走上进化的道路。以月之魔物的神奇程度来看,“进化成上位者”对他来说应该也不是难事。也就是说,“不进化”是月之魔物自身的选择。也许,他认为进化成上位者是一件不好的事。同时,他也不希望人类去做这件不好的事。这让我想起了《天元突破》——高等文明认为进化将会带来宇宙的毁灭,所以主动去阻碍其他文明的进化。这样来看,月之魔物也并不等同于“邪恶”,而只是代表了另一种观念,一种不同于治愈教会、污秽之血族和曼希斯学派的观念。

在游戏的开始,坐在轮椅上的血疗师就提到了苍白之血。听他的语气,似乎是主角先问起了苍白之血的事。在《血源的研究》中,我认为被开封的“该隐赫斯特邀请函”原本就是主角带来雅南的东西,因为邀请函中提及了苍白之血,所以主角才会向血疗师问起。如果灰血病是由污秽在血液中累积所致,那雅南之外的地区也一定存在灰血病,比如洛然。主角可能正在为自己或他人寻找治疗灰血病的方法,而邀请函中可能表达了“雅南的苍白之血可以治愈灰血病”的意思,于是主角就来到了雅南。

如果用“干净”的血替换掉“污秽”的血,也许“灰血病”是可以被治愈的。

在血源中,还有一种血液是浅红色的,那就是“尤瑟夫卡的输血液”。

比较下面两张图片,尤瑟夫卡的输血液的颜色明显偏浅。

“尤瑟夫卡的输血液”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尤瑟夫卡诊所的女医赠予的输血液。
精制后的输血液提高了疗效,恢复大量的HP。

从精制的时长与方法来看,不是常见的输血液。
也许是那位女医生自制的吧。

日文原文:

ヨセフカの輸血液

ヨセフカの診療所、その女医に渡された輸血液
精製されたそれは感覚効果が高く、より大きなHPを回復する

精製の時間と手間からは、一般的なものではない
恐らくは、女医の自製によるものだろう

血源中有三种特殊的输血液——“尤瑟夫卡的输血液”、“阿丽安娜的血”和“阿黛拉的血”。“阿丽安娜的血”是污秽之血族的血,也就是源自于阿米达拉。“阿黛拉的血”是新治愈教会的官方血疗输血液,源自于宇宙之女。现在只知道“尤瑟夫卡的输血液”是“精制”而成,却不知道它的成分是什么。我认为尤瑟夫卡应该有着某种动机,才会去制做“精制”的输血液。

下面这张是尤瑟夫卡诊所的截图,真假尤瑟夫卡医生都曾站在这道门后。

下面这张是该隐赫斯特的马车的截图。

虽然辨认起来有些勉强,但我认为诊所墙上和马车门上雕的都是狮子。如果,背靠背的双狮是该隐赫斯特的标志,那么尤瑟夫卡医生很可能与污秽之血族拥有着相同的观念。污秽之血族的目标是让女王生下血之子,通过血之子的降生引发人类的进化。但实现这个目标的前提是让拥有进化资质的人事先身具苏美鲁式血液,否则他们面临的就是大脑的变异,还有随后的死亡。尤瑟夫卡所做的,正是让苏美鲁式血液流淌在更多人的体内。如果真是这样,那血液的来源对尤瑟夫卡而言就是一个难题。如果从污秽之血族的身上或尸体上采血,那同时采集到血之污秽是不可避免的。而暗灰色的血液在雅南是不被允许的存在,不可能将它作为血疗用血输给别人。于是,尤瑟夫卡就“精制”了血液,将血之污秽从血液中分离了出去,这样就改变了血液的颜色。被分离出去的污秽恐怕也被她保存了起来,毕竟对于污秽之血族的理想来说,血之污秽是珍贵的物品。

我之所以会做出如上的猜测,还有一个原因。在第三结局中,主角最后进化成了外形独特的上位者,这说明主角体身流淌着苏美鲁式血液。在《血源的研究》中,我曾猜测主角是苏美鲁人的后代或是污秽之血族幸存者的后人。虽然这个脑补跟我的其他猜测并不存在明显的矛盾,但还是有一个问题——不够本格派。血源的谜题设计毫无疑问是本格派的,也就是说,游戏中应该已经给出了解开所有可解谜题所需要的线索。而“主角的身世”超出了线索的范围,这不是本格派的谜题风格。“主角的身世”应该就是玩家在创造角色时所看到的那些,不该再有所延伸。所以,“主角体内为何会有苏美鲁血液?”这个谜题的答案应该就存在于游戏之中。鉴于主角不一定会使用妓女所赠的血液,也不一定会饮下女王所赐的血液,那么只有最开始在诊所输的那瓶血液最为可疑了。

七、陨石

在《血源的研究》中,我曾说过,杰尔曼在第一结局中抹消了主角意识中的“猎人印记”,这样就让主角变回了普通人。但当时我还没有想到杰尔曼的手法是什么。现在,我觉得我明白了,玄机就在他的镰刀上。

“葬仪之刃”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最初的猎人杰尔曼所使用的“机关武器”,是所有工房武器的原点和杰作。
它的利刃由来自外太空的稀有陨铁打造而成。
杰尔曼把狩猎视为吊唁,希望他的猎物可以安眠,不要再次经历痛苦的噩梦。

日文原文:

葬送の刃

最初の狩人、ゲールマンが用いた「仕掛け武器」
すべての工房武器の原点となるマスターピースであり
その刃には、星に由来する希少な隕鉄が用いられている
ゲールマンは狩りを、弔いになぞらえていたのだろう
せめて安らかに眠り、二度と辛い悪夢に目覚めぬように

“葬仪之刃”并不是唯一一把由陨铁打造的武器。

“慈悲之刃”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被猎人狩猎者们世世代代继承的特别“机关武器”,这是最古老的工房武器之一。
弯曲的刀刃可以被机关分为两片。
它的利刃由来自外太空的稀有陨铁打造而成。
冲刺和快速的攻击可以发挥它的真正价值。

日文原文:

慈悲の刃

狩人狩りに代々受け継がれる、特別な「仕掛け武器」
最も古い工房の武器の1つ

仕掛けにより2枚に分かれる、その歪んだ刃には
星に由来する希少な隕鉄が用いられ
ステップなど、高速にのった攻撃で真価を発揮する

既然有陨铁,那就一定有陨石。曾有玩家提过,叹息祭坛所处的场景就像是一个内有古建筑的洞穴,而一块陨石砸穿了洞顶落了下来。形似蜘蛛的叹息祭坛似乎就处于陨石的落点上。

由于我没有找到陨石,于是在《血源的研究》中我曾认为这个形似蜘蛛的物体是一位学者的尸体,这位学者因进化实验而失去了生命。

这恐怕是我在《血源的研究》中犯下的最蠢的错误。尸体哪里会是这种质感?这明明就是陨石——被雕成了蜘蛛状的陨石。

与这块陨石有关的,有这样几件事。

一:它让污秽之血族女王的肉块时间倒流。

二:宇宙之女跪伏在它面前。

三:陨石中的陨铁被用来打造了葬仪之刃和慈悲之刃。

四:雅南城中有大量的雕像。

我有这样的猜测:

很久以前,一颗陨石从天而降,砸入了雅南的地下,落在了一个古墓之中。到了拜尔金沃斯的时代,这个古墓被纳入了学院的考古范围。随后,学院发现了陨石,并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这颗陨石具有神奇的力量——只要在陨石旁边诚心祈祷,就可以让肉体与精神的时间倒流。

为了将陨石运出古墓进行研究和利用,学院扩大了对这座古墓的挖掘,希望能有足够的空间来搬运陨石。大量被开采出的岩石无处堆放,被治愈教会制成了雕像摆遍了雅南的大街小巷。

一段时日过后,包含了陨铁部分的陨石被切割下来搬出了古墓,冶炼之后制成了武器。剩余的部分被就地雕成了蜘蛛的形象,用来纪念为研究献身的学者,并被命名为叹息祭坛。而很多雕像的半成品就被堆放在了这个洞穴之中,不再搬出。

日后,很多濒死的人被放到祭坛之上,起死回生。因此,祭坛上沾染了不少伤者的血液,受到从洞顶射入的月光照耀,血液中逐渐生长出了腐生植物。宇宙之女每次为治愈教会献出大量血液后,也会在祭坛旁进行快速恢复。

从这颗陨石中诞生的葬仪之刃和慈悲之刃也具有相同的力量。在第一结局中,主角希望“永远离开猎人梦境”,葬仪之刃回应了这个愿望,让主角肉体与精神的时间倒流,恢复到了初到雅南的那一刻。此时,“猎人印记”已从主角的意识中消失,主角在死后不会再回到猎人梦境,同时也失去了在现实与梦境之间穿梭的能力。恐怕主角也忘记了之前在雅南的经历,就像污秽之血族女王在恢复后似乎并不记得自己曾被阿尔弗雷德打成了碎块一样。

说起雅南的雕像,确实传达了各种信息。

国外有玩家收集了游戏中部分雕像的截图,下面这个是地址

其中一些雕像反应了阿米达拉或他的眷族在不同生长阶段所具有的外形。

下面这张应该是尚未完全成熟的宇宙之女,虽然她罩着大斗篷,但腿部的形态还是可以分辨。类似的雕像就摆放在教堂区上层。

之前我很疑惑,为什么曼希斯噩梦中的这种敌人要叫“冬灯”?

当我看到这个雕像后,大致就明白了。

冬灯肩膀上扛的并不是一个大脑袋,而是一个信使的聚合体。而这个雕像来自于苏美鲁圣杯迷宫,刻画了信使们正在顺着一个女人的双腿向上攀爬的情景。同时这个雕像也是一个灯台,具有功能性。假如一群信使成功攀到该女性的头部,抱在一起的话,那么就很接近冬灯的外形了。也许,这个雕像描述了一个苏美鲁时期的恐怖故事——一位女性被一群婴儿亡灵缠身。而冬灯这个怪物的造型就是这个故事的结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冬”,但至少知道了为什么是“灯”。

在雅南的这些雕像中,有一组作品,它即没有表达出某种崇拜,也不存在对古代文化的重现。这组雕像就在亚哈古尔。

从这些骷髅的神情与动作来看,他们似乎在奋力躲避着什么,所以不顾一切向街道两旁的建筑物上攀爬。对于他们所躲避的事物,我曾思索了很久。但这其实还是一个很典型的推理题,只要将正确的线索连在一起就可以了。

八、黑兽

亚哈古尔的场景分为前、后两部分,逃生的雕像群被放在了前半部分,而后半部分是重生**。在亚哈古尔的前半部分中,除了雕像外,还有三样被我视为线索的东西。

马车

黑兽

燃烧的尸体

再加上下面两件物品的描述。

“路德维格的圣剑”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治愈教会猎人所使用的特殊“机关武器”。
因曾被治愈教会的第一位猎人——路德维格使用而闻名。
银剑通过机关装置与剑鞘结合成为大剑。
以路德维格为首的治愈教会工房与老猎人杰尔曼走上了不同的流派。
这是为了狩猎更加可怕的野兽或怪物。

日文原文:

ルドウイークの聖剣

特に医療教会の狩人が用いる「仕掛け武器」

教会の最初の狩人、ルドウイークが用いたことで知られ
銀の剣は、仕掛けにより重い鞘を伴い、大剣となる

ルドウイークを端とする医療教会の工房は
狩人に、老ゲールマンとは別の流れを生み出した
より恐ろしい獣、あるいは怪異を狩るために

“剑之猎人徽章”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曾经由治愈教会工房颁发的徽章之一。
银剑是教会猎人的象征。
由路德维格领导的治愈教会猎人大多都是神职人员。
然而,正是神职人员变成了最可怕的野兽。

日文原文:

剣の狩人証

かつて医療教会の工房が発行した、狩人証の1つ
銀の剣は、教会の狩人の象徴でもある

ルドウイークを端とする医療教会の狩人は
また聖職者であることも多かった
そして、聖職者こそがもっとも恐ろしい獣になる

下面是我的猜测:

某夜,红月低垂,很多旧雅南的居民都变成了野兽,小镇顿时陷入骚乱。数量众多的野兽,治愈教会与猎人工房迅速做出了反应——以杰尔曼为首的猎人们对野兽进行狩猎,并大量使用了火焰武器;治愈教会的神职人员们使用马车,将没有兽化的雅南居民接到亚哈古尔,并关上了亚哈古尔区的大门,保障幸存者的安全。

然而,计划之外的事情发生了,神职人员帕尔突然变异成了黑兽,这是治愈教会与猎人们第一次面对如此巨大的野兽。此时,雅南的作战主力全都在大门的另一侧,跟黑兽同侧的多数都是没有作战能力的神职人员和雅南居民。黑兽操纵的闪电从天而降,被劈中的人当即死亡,尸体徐徐燃烧。面对此景,雅南居民都奋力逃离街道,躲避黑兽的攻击。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神职人员们终于合力将帕尔击杀。

正是这场惨剧,使治愈教会放弃了阿米达拉的血液,也放弃了血疗和亚哈古尔的教堂,近乎结束了在雅南的活动。也使威廉改变了研究方向。为了不忘却这场惨剧,治愈教会在亚哈古尔用雕像还原了当晚的情景。为了应对日后再次出现像黑兽一般体型巨大的野兽,路德维格开发出了巨大的武器——路德维格的圣剑。

帕尔可能是治愈教会中第一个变成巨大野兽的神职人员。也许他此前经常参与狩猎行动,所以体内积累了大量的污秽。污秽越多,兽化后就越巨大。而体内污秽最多的,往往就是经常进行狩猎的人。主角来到雅南的当晚,正是野兽肆虐的狩猎之夜,治愈教会却关闭了通往教堂区的大门,没有让民众前来避难。但治愈教会并不是想让雅南居民自生自灭,他们只是想将圣职者野兽封锁在教堂区。但是事与愿违,他还是轻易跳出了教堂区。

渴血兽恐怕也是圣杯教会的神职人员,因为领导旧雅南居民对抗女巫,所以身染污秽。

而主教阿梅莉亚的兽化则属于另一种情况。

“教会的白色装束”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教会的特殊医疗人员所穿的装束。

他们是黑色的预防猎人的上级,
是以实验为基础,实施血疗与对抗兽化病的专家。

对他们来说,所谓医疗,并不是一种治疗的技术,而是一种探索的手段。
仅是接触疾病,是无法了解其全部知识的。

日文原文:

教会の白装束

教会の特殊医療者の装束

彼らは、黒い予防の狩人たちの上位であり
実験に裏打ちされた、血の医療と、獣の病の専門家である

彼らにとって医療とは、治療の業ではなく、探求の手段なのだ
病に触れることでしか、開けない知見があるものだ

主教阿梅莉亚很可能曾是这样一位医疗人员。她为了寻找治疗兽化病的方法,向自己的体内注射了病人的血液,于是在她的体内积累了大量的污秽。而大量的污秽使她在狩猎之夜变成了巨大的野兽。

九、猜想

前面的内容几乎就是全部的干货了,在这一小节,我要聊一些不靠谱的事情。

噩梦之主米克拉什在战斗中有一段台词(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啊,柯斯,或许是柯斯穆,
听不见我们的祈祷吗……
但是,我们对梦不会死心。
没人能抓住我们,没人能阻止我们!

哈哈哈哈哈!
噢,了不起!即使在梦中也仍然是个猎人!
但是,但是啊,
噩梦循环,没有终点。

哈……
啊,柯斯,或许是柯斯穆,
听不见我们的祈祷吗……
请像对白痴的罗姆那样,赐予我们眼睛吧。
请将眼睛赐予我们的大脑,战胜野兽的愚蠢吧。
浸泡在泥浆之中,已然看不到湖水……
宇宙啊!
即刻开始,加快语速,聊到天明,
道破天机……
奇思妙想,超越次元!
呜啊啊啊啊啊……

啊,这个梦醒来了,这一切都将被忘记吗……

日文原文:

ああ、ゴース、あるいは、ゴスム
我らの祈りが聞こえぬか…
けれど、我らは夢を諦めぬ
何者も我らを捕らえ、止められぬのだ!

アッハハハハハ!
おお、素晴らしい!夢の中でも狩人とは!
けれど、けれどね
悪夢はめぐり、そして終わらないものだろう

はぁ…
ああ、ゴース、あるいは、ゴスム
我らの祈りが聞こえぬか…
白痴のロマにそうしたように、我らに瞳を授けたまえ
我らの脳に瞳を与え、獣の愚かを克させたまえ
泥に浸かり、もはや見えぬ湖…
宇宙よ!
やがてこそ、舌を噛み、語り明かそう
明かし語ろう…
新しい思案、超次元を!
うああああああぁぁぁぁ…

あぁ、これが目覚め、全て、忘れてしまうのか……

首先要说的,就是这个“柯斯穆”。

从发音来看,“柯斯穆”很像是 “cosmos” 也就是“宇宙”一词的音译。但日文中指代 “cosmos” 的片假名是「コスモス」,既不是「ゴース」也不是「ゴスム」。英文台词中也使用了 “Kosm” 一词,而不是 “cosmos”。但是,结合上下文来看,台词的后半段里出现了“宇宙”一词,如果把“宇宙”等同于“柯斯穆”,在句意上基本是通顺的。那么,这个“柯斯穆”究竟是什么?

在《血源的研究》中,我曾阐述过我所理解的血源世界观——每一个人的每一个梦境都相当于一个世界。如果延伸这个观点,那雅南所处的现实世界,会不会也是谁的梦境呢?也许,在曼希斯学派看来,所谓的“现实世界”只是“柯斯穆”的梦境中的一部分,所有人的梦境世界都被包含在“柯斯穆”的梦境之中。曼希斯学派视柯斯穆为这个世界的造物主,于是向其祷告,希望求得“内在之眼”,成为比肩上位者的存在。

假如说,不只存在一个柯斯穆,每一个柯斯穆的梦境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而这些世界又都具有相似之处,那这种情况就很像“平行宇宙”了。有了“平行宇宙”,就可以解释主角通过摇铃召唤的队友来自何方了。

同样可以得到解释的,还有假尤瑟夫卡的身份。

我之前曾设想过,假尤瑟夫卡与真尤瑟夫卡是亲姐妹的关系,所以她们才长得如此相像。但这个假设还是有那个问题——不够本格派,或者说脑补太多。当我意识到血源的世界也许存在“平行宇宙”的设定后,我重新注意到初见假尤瑟夫卡时,她的一句台词(简体中文版):

……噢,你好……
太好了。请你帮我一个忙。
你马上要去打猎了,是吧?
那么,如果你找到任何幸存者……
告诉他们去找尤瑟夫卡诊所。
根据我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只要他们还是人类,我就会照护他们,甚至可能把他们治好。
这个疾病,这些怪兽,它们都不值得害怕。
这次的夜晚很长。我或许陷在这里了,不过我总要做些什么。
跟我合作,我甚至会奖励你。心动了吧?
好,那就去吧。

需要说明的是,血源的世界里肯定没有什么希波克拉底……所以还是贴上日文原文:

…あら、あなた…
無事でよかったわ。あなたに、お願いがあるの
これから、獣狩りに出ていくのでしょう?
だったら、もしどこかで、まだ獣でない人を見つけたら
この「ヨセフカの診療所」を教えてあげて
…彼らが人のままだったら、医療者として、私が保護するわ、治療もできる
もう獣や病に怯えることもないって、そう言ってほしいの
…今度の夜は長いわ。私も、閉じ籠もっているだけじゃなくて、できるだけのことがしたいの
お礼もするわ。あなただって、悪い話ではないでしょう?
よろしく、お願いね…

重点在于这一句——“这次的夜晚很长。我或许陷在这里了”。

根据我在《血源的研究》里的假设,月之魔物只能引起人类的兽化,而“永不结束的长夜”是主角噩梦中的现象。但是,假尤瑟夫卡竟然察觉到了“夜晚很长”这件事,说明她可能并不是“梦中人”。我猜,假尤瑟夫卡就是另一个平行宇宙中的尤瑟夫卡,那个宇宙中的她并不是散播苏美鲁式血液的医生,而是圣诗班的学者。她无意间进入到了主角的噩梦中,并且被困在了这里。以这个假设为背景的话,“这次的夜晚很长。我或许陷在这里了”这句台词就容易理解了。

下面的这个猜想会更加离谱,也许它会激起一些网友的好奇心,也许他们会因此而浪费时间去验证这个猜想,最终却一无所获。在此之前,我先向这些网友道歉——对不起。

之前我曾发过一个帖,说的是主角在加入污秽之血族时,女王安娜莉丝有一句台词:

如今,汝与我同为污秽之血族。唯吾等二人仍存于此世间。

英文的后半句是 “We two, the very last on this earth.”

虽然英文配音只有 “We two” 一种情况,但实际上,日文字幕是有两种台词的。

也就是说,有“唯吾等二人仍存于此世间”和“唯吾等三人仍存于此世间”两种情况。只不过配音和翻译同时犯了错。

我没有PS4,不知道怎么触发这两种不同的台词。于是我去看了很多日文版玩家的游戏视频。顺带一提,我就是在这个找视频的过程中看到了主角在该隐赫斯特击杀阿尔弗雷德的视频。

总结我看过的视频,得出三个结论:“三人”台词与尤瑟夫卡的生死无关;“三人”台词与“太刀哥”的生死无关;“三人”台词与妓女阿丽安娜的生死无关。

还有一个不确定的结论:在我所看过的,触发了“三人”台词的游戏视频中,这些玩家都没有触发乌鸦艾琳的任务线。

之所以说是“不确定的结论”,因为也许是我看的视频不够多。也许有玩家触发了乌鸦艾琳的任务线后,也成功触发了“三人”台词。为了尽可能证实这件事,我原本是打算看遍 YouTube 上日文版血源视频的。但这个巨大的工作量直接引发了我的拖延症,到目前为止我也没能着手这项工作。同时,这也导致原本应该在八月份完成的本帖拖到现在才写完。如果再不写完的话,我就错过了被DLC打脸的机会,而这对于一个抖M来说是无法容忍的。所以我只能把猜想当作猜想来写了。

我的猜想:

是否触发乌鸦艾琳的任务线决定了她是否会在欧顿墓地被老猎人亨里克杀死。艾琳在欧顿墓地死亡或存活可以视为两个平行宇宙。

触发艾琳任务线,之后在教堂旁边见她,但不去找亨里克,在红月之后可以在教堂中遭遇疯狂的她。这算是第三个平行宇宙,在这里不做考虑。

在不触发艾琳任务线的“宇宙 A”中,她会在欧顿墓地被亨里克杀死。亨里克捡走了她的乌鸦斗篷,前往了该隐赫斯特,向污秽之血族的女王宣誓效忠,获得该隐赫斯特的盔甲与太刀千景。随后,亨里克开始入侵其他世界,猎杀猎人收集“血之污秽”。

在某一次入侵时,亨里克来到了“宇宙 B”。在“宇宙 B”,主角触发了艾琳的任务线,并帮她杀死了“宇宙 B”中的亨里克。红月之后,艾琳在教堂遭遇了来自“宇宙 A”的亨里克,战斗后身负重伤。

所以,对于“宇宙 A”中的污秽之血族女王来说,亨里克与主角都对自己宣誓效忠,世上共有三名族人。

之所以我会做出这样的猜想,是基于亨里克的年龄。

“亨里克的狩猎装束”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老猎人亨里克的狩猎装束。
沉默寡言的老猎人曾是加斯科因神父的搭档。
由于强大的实力,亨里克让自己在一次次狩猎中存活了下来。
他那独特的黄色制服对闪电有很强的抵抗力。
这对继承了狩猎遗志的猎人来说很有帮助。

日文原文:

古狩人ヘンリックの狩装束

古狩人ヘンリックの狩装束

かつてガスコイン神父の相棒であったこの静かな古狩人は
強者であったが故に、狩人として死に場所を得られなかった

だが、彼の黄味がかった独特の装束は、特に雷光に強く
獣狩りの遺志を継ぐ狩人を助けるだろう

而“太刀哥”使用的“加速术”是早期猎人的独特技艺。

“老猎人的遗骨”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老猎人的遗骨。没有人知道遗骨主人的名字。
据说遗骨的主人是老猎人杰尔曼的徒弟。
同时也是使用早期猎人独特技艺“加速术”的高手。
手持遗骨,继承旧时的技艺。
这与依靠梦境,继承遗志的猎人十分相衬。

日文原文:

古い狩人の遺骨

古い狩人の遺骨。その名は知られていない

その狩人は、老ゲールマンの弟子であったと言われ
初期狩人の独特の業「加速」の使い手でもあった

その遺骨、遺志から古い業を引き出すとは
夢に依って遺志を継ぐ、狩人たちに相応しいものだろう

如果亨里克的年龄足够老的话,他可能就是早期猎人中的一员。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太刀哥会使用加速术了。

到这里为止,是猜想的前半部分。接下来讲后半部分。

在圣杯迷宫中可以获得“婚约戒指”,之后可以向污秽之血族女王求婚。

“婚约戒指”的物品描述(个人根据日文原文翻译,也许有误):

人称上位者的非人族类,赋予这枚婚约戒指特别的意义。
在古时上位者的时代,婚姻是血的誓约。
只有孕育特殊婴儿的人被允许结婚。

日文原文:

婚姻の指輪

上位者と呼ばれる人ならぬ何者か。
彼らが特別な意味を込めた婚姻の指輪。

古い上位者の時代、婚姻は血の誓約であり。
特別な赤子を抱く者たちのみに許されていた。

向女王求婚时,女王的台词(繁体中文):

请勿多言。
吾等无需配偶。
此途未来多难。
于吾等而言,汝很重要。
吾等不愿见汝遭受任何危难……

再次求婚:

啊啊,汝依然甜言蜜语……
想法已然足够。汝之价值过于重要。
于此时,勿再多言。

第三次及以后再求婚:

勿再戏言!

日文原文

…やめておきたまえ
今はよい。だが、我が伴侶となるのであれば
…おぞましい未来を見るだろう
貴公、私は貴公が大事だ
もう、失いたくはないのだよ…

(2回目)
フフフッ……
…ああ、貴公、よくわかった
嬉しいよ。だが、私は貴公が大事だ
分かるだろう?この話はもうおしまいだ

(3回目以降)
フフフフフッ……
貴公、しつこいぞ

婚约戒指是从苏美鲁时期的古墓中发现的。污秽之血族几乎复刻了苏美鲁的传统。既然婚约戒指的物品描述肯定了在苏美鲁时期存在结婚的传统,为什么女王要说“吾等无需配偶”呢?我认为,问题出在“汝之价值过于重要”上面。

我对苏美鲁时期“婚姻”的理解是这样的:

有资质孕育血之子的女性可以与他人立下名为“婚姻”的血之誓约。然后,此人将去做一些招致怨念的事情,在自己的体内积累“血之污秽”。最后,献出自己全身的血液,让女王啜饮其中的污秽。这一切结束的时候,这个立下血之誓约的人也就死了。但这个过程可以使女王一次性获得大量的“血之污秽”,加速对“血之子”的孕育。

由于女王认为自己和主角是世上仅存的两名污秽之血族,所以她不能牺牲主角的生命去完成“婚约”。我的猜想是:如果女王认为除自己和主角外,世上还有另一名污秽之血族的话,那她会不会接受主角的“求婚”呢?

即使真的被我蒙中了,我觉得也不会触发什么新的剧情,顶多是女王说出一两句新台词而已。毕竟女王戴着面罩,压根儿也喝不下血之污秽。相比之下,验证这个猜想实在是太过麻烦。首先游戏得是日文版,尝试用前半部分的猜想确实触发“三人”的台词,然后再去获得婚约戒指进行求婚。整个过程听起来就像是一个谣言……

在下面的小节中,我会尽量远离谣言,描述一个相对完整的血源本篇主线剧情。

十、血源

(本部分内容仅是游戏本篇主线剧情,不包含支线与DLC的情节。)

上位者是超越一般生物的高等生命体,但是他们无法通过一般意义上的生殖繁衍后代。他们的外形也许各不相同,但都有着超越次元的思维和不可思议的能力。即便如此,上位者还是抵不过人类的暴力。

早期的苏美鲁人在发现上位者阿米达拉的存在后杀死了他。阿米达拉在死前产生了极大的怨念,这些怨念附着在了杀死他的苏美鲁人身上,并在他们的血液里形成污秽。

通过对阿米达拉的研究,苏美鲁人发明了使用其血液改进人类体质的技术。他们将少量阿米达拉的血液注入一些人的体内进行培养,以此获得大量的血液来源。虽然这项技术使他们的体型变得高大起来,但在用血的过程中也传播了血液中的污秽。

到了苏美鲁文明后裔的时代,他们的科技已经非常发达,开始谋求往上位者的方向进化。此时的苏美鲁人已经知晓了无形的上位者欧顿的存在,并且研究出了让自身进化的方法:

让拥有资质的女性服下足够的“血之污秽”,她便可以生下上位者欧顿的孩子——血之子。当血之子出生的时候,一部分具有资质的苏美鲁人便会受到连锁反应,进化成为上位者。

不知从何时开始,被后人称为“月之魔物”的非人生物一直在月亮之上默默监视着人类。月之魔物的族群认为,当宇宙里出现大量上位者时,会加速宇宙毁灭的进程。所以他们将自己的血液改造为不含污秽的“苍白之血”——拥有此种血液的生物绝不会进化成上位者。他们还向每一个拥有高等生命体的星球分派了一名监视者,当该种族出现进化倾向时,就采取必要的阻止措施。月之魔物并不想灭绝任何种族,他们的目的是尽可能延长宇宙的寿命。

当苏美鲁人开始实行他们的进化事业后,月之魔物采取了行动——在月圆之夜,他可以让体内含有足够“血之污秽”的人类变成失去理智的野兽,体内的污秽越多,变成的野兽也将越发凶猛。月之魔物的行动在苏美鲁人中造成了伤亡与骚乱。

月之魔物从未在人类面前现身,纵使苏美鲁人拥有昌明的科技,也无法参透人类兽化的原因。他们认为兽化源自阿米达拉的“诅咒”,为了消除他的“怨念”,便举行了祭祀活动。随后,苏美鲁人再次投入到了进化的事业之中。此时,苏美鲁女王雅南已经成功怀上了欧顿的孩子,她为这个尚未出生的婴儿取名“梅高”。

随着梅高的降生日益临近,月之魔物再次采取了行动。某个月圆之夜,在苏美鲁人中爆发了可以称为“兽灾”的大范围兽化现象。野兽中不乏体型巨大的个体。由于月之魔物的影响,月亮变成了红色。面对此景,苏美鲁人失去了理智,他们将女王雅南捆缚,剖开她的腹部,取出并杀死了梅高。苏美鲁人希望通过放弃进化的行为,来解除阿米达拉的诅咒。“诅咒”当然没能被解除,而女王雅南也在痛苦中死去了。

但是,人死之后并非化为乌有。只要尚有尸骨存世,意识就会在一个又一个梦中穿行。女王雅南的尸体被火化后,仅剩一块硬如石头的尸骨。这块“雅南之石”就被安放在苏美鲁人的墓穴中,而雅南的意识就此陷入长眠,做着一个又一个噩梦。

时间过了很久,苏美鲁已经成为了远古时代的代名词。

旧时的土地上建起了一座名为雅南的小镇,而小镇的居民乐衷于发掘脚下的苏美鲁墓穴。有人挖出了苏美鲁人盛放血液的金杯,于是成立了“圣杯教会”。有人找到了苏美鲁人的法术,当起了女巫。无论是圣杯教会还是女巫都有着自己的信徒,他们对彼此的信仰嗤之以鼻,对抗日益激烈。与这二者不同的是坐落在小镇之外的拜尔金沃斯学院,学院的学者们只对学术问题感兴趣。换句话说,他们对苏美鲁的一切都感兴趣。

随着考古工作的推进,学院从墓穴中发掘出了阿米达拉的遗体。结合苏美鲁人留下的文献纪录,在学院长威廉的带领下,学者们复原了一部分苏美鲁人的科技——他们通过人体来培养阿米达拉的血液,再使用这些血液治疗疾病与伤痛。学院将这种疗法命名为“血疗”。

这一切都被月之魔物看在眼里。从学院开使研究阿米达拉的血液开始,每到月圆之夜,总会有雅南居民变成野兽,四处伤人。月之魔物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警醒学院,让其意识到自己正在朝禁忌的领域前进。虽然日出之后兽化的人类会变回人形,但对于野兽所造成的伤亡,没有人能视而不见。第一个站出来狩猎野兽的人,是个名叫杰尔曼的年轻人。经过一次次的狩猎,他逐渐成为了一名强大的猎人。

与此同时,在圣杯教会与女巫团体的对抗中,双方都产生了大量伤亡。死者的怨念在雅南居民的体内形成污秽,当污秽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血液就会变成暗灰色。以血疗的诞生为契机,学院在雅南成立了新的宗教团体“治愈教会”,教会通过血疗治愈伤者,并为民众树立了新的信仰,将他们的注意力从宗教对抗中转移出来,从而解除纷争。虽然名为教会,但教会中的神职人员还是身着学院的制服,以学者自居。即使是学者,也搞不懂为何部分雅南居民的血液变成了暗灰色。面对“灰血病”给患者带来的不适,他们只研发出了暂缓症状白色药片。

伤者得到了治疗,民众也迅速聚拢到治愈教会的门下。在民众的支持下,治愈教会在亚哈古尔修建了教堂。他们制作了阿米达拉的雕像,将其摆放在了“神”的位置。但是,学者们没有料到,雅南的居民对血疗的效果上了瘾。由于接受过血疗的血液也具有一定的药效,民间自发的血疗开始在雅南风行。而在宗教对抗中形成的污秽也通过非官方的血疗传播开来。灰血病患者的数量逐渐增多。

治愈教会的事业蒸蒸日上之时,学院方面也有三件事取得了进展。

第一件事,学院发现了一颗砸入古墓的陨石。陨石中所含有的特殊元素引起了学者们的兴趣。学院决定将陨石尽可能地搬运出古墓进行研究与利用。在治愈教会的组织下,雅南居民开始开采古墓外围的岩石,并将其制成雕像,摆放在雅南的大街小巷,宣扬教会的文化。学院相信,使用这种方法最终可以打通一条足以将陨石搬运出来的隧道。

第二件事,一位名叫曼希斯的学者发明了一个笼子样的状置,取名为“曼希斯牢笼”。使用这个装置,可以进入别人的梦境。曼希斯发现死者也会做梦,他希望使用这个装置进入苏美鲁人的梦境,了解更多的苏美鲁文明。

第三件事,通过对苏文鲁时期的文献进行研究,学院意识到人类存在进化的可能性。学者们开始研究如何使用阿米达拉的血液让人类进化为上位者。就算人类最终无法进化成上位者,他们希望至少让人类成为上位者的眷族。学者们认为自己找到了引领人类前进的方向。

当研究取得初步成果时,学院长威廉自愿成为了第一位人体实验者。遗憾的是,实验失败了。威廉后颈的大块织组坏死,日后在其上生长出了腐生植物。威廉的双眼也发生了变异,在此后的生活中他戴上了眼罩。但他没有放弃,继续带领学者们进行研究。威廉的行为感动了其他学者,遮蔽双目的形象成为了勇于开拓的象征。

在随后的研究中,许多学者都在自己的身上进行了实验,但收获的只有悲剧般的变异。在罗姆和她的恋人身上进行的实验算是最为成功的,但比起六条手臂的阿米达拉,罗姆和她的恋人变异后的形态更接近于巨大的蜘蛛。实验后不久,罗姆的恋人便离世了,而腐生植物也渐渐在罗姆身上的坏死组织中生根发芽。罗姆将恋人凝结的血液视为遗物带在身上,以慰思念之情。

尽管付出了如此的代价,但经过学者们研究,他们认为只有罗姆死去的恋人足以被称为眷族。至此为止,威廉动摇了,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走上了错误的道路。

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曼希斯取得的进展。他成功进入了阿米达拉的梦境,亲身游历了苏美鲁人为阿米达拉修建的陵墓,并且流连忘返。

在一个月圆之夜,正在阿米达拉的梦境中进行考古研究的曼希斯疲惫地打起了瞌睡。在瞌睡中,他无意间进入了苏美鲁女王雅南的梦境。

不止是欧顿的孩子“血之子”,只要是上位者的孩子降生,都会引起连锁反应,诱使现实和梦境中所有具有进化资质的人类变成上位者。阿米达拉就是一个上位者,不仅仅是他的肉体,他的精神也同样是上位者。而阿米达拉的梦境就是他的精神。曼希斯将女王雅南的梦境引入到了阿米达拉的梦境中,制造了梦中梦。这使女王的梦境成为了阿米达拉梦境的孩子。并没有经过“孕育”,女王雅南的噩梦直接成为了上位者之子——“噩梦之子”,并降生于世。

月之魔物没有想到,上位者之子会以这种方式降生。他只能尽力引起人类的兽化,以求结束上位者之子的生命,打断人类进化的连锁反应。在月之魔物的全力影响下,天空中的月亮变成了红色,雅南爆发了兽灾。

面对史无前例的兽灾,治愈教会与杰尔曼带领的猎人工房迅速进行了合作。猎人们在居民区使用火焰武器与数量占优的野兽展开了游击战。同时,治愈教会将尚未兽化的民众带上马车,驶入亚哈古尔,并关闭了大门,阻断了野兽们追击的路线。

但是,亚哈古尔发生了异样。曾经参与狩猎的神职人员帕尔突然变成了巨大的黑兽,没有人知道在此之前他的体内积累了多少污秽。黑兽召来的闪电在亚哈古尔的街道上奔流,惊恐的民众纷纷向两侧的建筑逃去。但还是有不少人被闪电劈中,由于闪电的高温,尸体在街道上徐徐燃烧。

“噩梦之子”降生之后,并没有人类因此而进化成上位者。因为人类原有的体质不足以承受进化的过程。曼希斯就是这样一个具有进化资质的人类,他也没能成功进化。他的大脑中长出了三只新的眼睛,之后便迅速腐烂。月圆之夜尚未结束,曼希斯就已经死了。

曼希斯的死亡,中断了“梦中梦”,“噩梦之子”消失。神职人员们在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后,终于击杀了黑兽。雅南的兽灾就此平息了下来。为了感谢猎人们在兽灾中所做的一切,治愈教会将一部分含有陨铁的陨石赠予了他们。杰尔曼使用陨铁为自己打造了“葬仪之刃”,这是猎人工房中的第一把“机关武器”。

面对进化实验失败和雅南兽灾的双重打击,学院长威廉认为一切灾祸的源头都是阿米达拉的血液。他将阿米达拉的血液定为“禁忌之血”,中止了所有相关的研究。但并不是所有的学者都同意威廉的观点。某位学者相信,苏美鲁人的科技已经足够昌明,只要复原苏美鲁人的技术,改变人类的体质,当血之子降生之时便可引发人类的进化。他认为血疗术只是一个半成品,而将人类变为眷族的技术更是邪路。于是,他从学院中偷走了一部分“禁忌之血”,希望可以继续之前的研究。

威廉改变了研究方向,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曼希斯的尸体上。在与阿米达拉的尸体组织进行比较后,威廉认定,曼希斯的大脑已经足以被划入上位者的类别了。威廉在曼希斯的大脑中发现了一条带状组织,经过一番研究,威廉在自己的身上使用了这条带子。随后,他发觉自己的大脑之中生长出了一只眼睛,通过这只眼睛,威廉的野视超越了次元。威廉将自己和曼希斯大脑中的眼睛称为“内在之眼”,将那条可以让人生出内在之眼的带子命名为“眼之带”。此时的威廉意识到了内在之眼的重要性,他认为获得内在之眼才是使人类进化的正确方法——一个人只要拥有三只内在之眼就成为了等同于上位者的存在。开阔了眼界的威廉认为,现阶段的人类如同母体中的胎儿一般年轻。大脑通过眼睛接收外界的信息,就如同胎儿通过脐带接受母体的营养,这是成长的关键。因此,威廉将连接眼睛与大脑的组织视作“脐带”,而在双眼的基础之上,使人生出内在之眼的眼之带便是“第三脐带”。

紧跟威廉的脚步,以米克拉什为首,前治愈教会的高级神圣人员们成立了“曼希斯学派”,在已经停止对外开放的亚哈古尔里展开了对内在之眼的研究。曼希斯牢笼和梦境也成为了他们的研究课题,他们希望通过复制曼希斯的经历,获得内在之眼,最终实现进化。由于恋人的悲剧,罗姆对威廉改变研究方向的做法十分赞同,因此加入了米克拉什的研究队伍。

一位名叫劳伦斯的年轻学者也改变了自己的研究方向,他组织了一支考古队远赴伊兹发掘古墓。在古墓中,劳伦斯发现了伊兹大圣杯,其中盛放着上位者天空使者的血液。考古队回到学院后,劳伦斯对天空使者的血液进行了研究。他认为这名上位者的血液与阿米达拉不同,更加适合实现将人类变成眷族的技术。通过研究苏美鲁人留下的文献,劳伦斯认为导致兽灾的并不是阿米达拉的血液,而是上位者之子的降生。劳伦斯向威廉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希望学院可以重新启动相关的研究项目,但却遭到了威廉的反对。无奈之下,劳伦斯带领一众持有相同观点的学者离开了学院,在雅南的新城区中建立了研究室。此时,距旧雅南的兽灾已过了数年。

劳伦斯以天空使者的血液为基础,在雅南再次展开了血疗事业。在得到民众的支持和欢迎后,他创建了新的治愈教会,并且出任了主教,在雅南的新城区中着手兴建教堂。

这时有消息称,当初偷走“禁忌之血”的学者与该隐赫斯特中的贵族达成了合作。现如今,贵族们体内流淌的血液与苏美鲁人无异,他们更以“污秽之血族”自居,四处杀人收集“血之污秽”,希望女王安娜莉丝早日生下“血之子”。为了避免上位者之子降生,从而引起兽灾,劳伦斯决心铲除“污秽之血族”。为此他成立了身穿圣骸布制服的“处刑队”,任命洛加留斯为首领。处刑队的目标就是阻止“血之子”的降生,而实现目标的方法便是杀光污秽之血族。

为了预防有可能到来的兽灾,劳伦斯效仿杰尔曼,建立了治愈教会自己的猎人工房。治愈教会的猎人身穿黑色制服,在雅南狩猎野兽。而路德维格既是第一位教会猎人,也是教会猎人的领导者。为了对抗日后可能还会出现的巨大野兽,在路德维格的主张下,教会的猎人工房打造了巨大的武器。由于长年的狩猎,无论是职业的猎人还是拥有作战能力的民众都被污秽侵染,在月圆之夜,他们中的一些人总会变成野兽。为了增加一些真正可以作战的力量,路德维格开始招募初到雅南的外乡人进入教会猎人工房,因为他们较不容易变成野兽。但在部分雅南人看来,外乡人成为了敌人——假如有朝一日自己或亲人变成野兽,就要遭到这些外乡人的狩猎。

劳伦斯还成立了身穿白衣的医疗队,他们在人类兽化之前进行实验性疗法,以此探求对抗兽化的知识。

新教会的高级神职人员们组成了名为“圣诗班”的团体,继续开展与进化相关的研究。虽然没有得到威廉的认同,但圣诗班的成员认为自己继承了威廉勇于开拓的精神,于是都像威廉一样佩戴着眼罩,展示着不放弃研究的决心。

阿丽安娜是一名污秽之血族,当处刑队开始攻打该隐赫斯特时,她带着自己的女儿悄悄逃出了城堡。阿丽安娜决定在雅南城中躲避战火,她期待着该隐赫斯特的胜利,到时便可以带着女儿平安回去。为了在雅南隐瞒自己的身份,她将女儿埃波利耶塔放到了教会孤儿院的**,而自己当起了妓女。她知道,神职人员不会光顾自己的生意,希望能够借此躲避治愈教会的耳目。

数年后,处刑队终于攻陷了该隐赫斯特,杀光了所有污秽之血族猎人。面对几乎是不死之身的女王安娜莉丝,洛加留斯为她戴上了全覆式面罩,使她再也无法服下血之污秽,打破了她孕育血之子的理想。而洛加留斯自己,则戴上了“幻境之王冠”,隐藏了通向女王房间的大门,并且守在了通往大门的道路之上,期望从此以后污秽之血族不再增加任何新的成员。

圣诗班研究了此前在古墓中发现的陨石,发现了它的特殊能力——只要诚心在陨石或陨铁旁祈祷,就会使肉体与精神的时间倒流。运用陨石的能力,可以快速使受到创伤的肉体与精神复原。在这项助力之下,大大降低了圣诗班实验者所承担的风险,使研究的进展十分迅速。为了纪念曾经在实验中牺牲的学者,圣诗班将陨石雕刻成了罗姆恋人的形像,并命名为叹息祭坛。最终,圣诗班攻克重重难题,实现了将人类变成眷族的技术,他们将该技术命名为“圣餐”。圣餐不但能将人类变成天空使者的眷族,而且还能将人类变成阿米达拉的眷族。圣诗班取得的成功一扫拜尔金沃斯当年失败的阴霾。

在这数年间,埃波利耶塔不仅加入了治愈教会,而且参与到了进化研究之中。而她身为实验者,外表已经变成了天空使者的眷族,不再与外界接触。得知该隐赫斯特噩耗的阿丽安娜无法带女儿远走高飞,又不忍远离女儿独自逃亡,只好继续留在雅南城中。

相比之下,曼希斯学派的研究进展十分缓慢。虽然他们成功进入了曼希斯的梦境,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但在对梦境的探索中,他们还是形成了新的宇宙观——整个世界不过是某个生命体的梦境,曼希斯学派称这个生命体为“柯斯穆”,视其为造物主。在柯斯穆的梦境中,又包含了无数梦境,有些属于生者,有些属于死者,有些属于人类,有些属于上位者,而每一个梦境都相当于一个独立的世界。透过曼希斯牢笼,米克拉什眼中的现实世界禁锢了人类的活动范围,在他看来,无数的梦境世界远比现实来得广阔。在这个观点的影响之下,曼希斯学派的行为显得悲观而怪异,被雅南居民疏远。他们发现人类在进入梦境之后,现实世界的肉体绝对不会兽化。于是每到月圆之夜,他们就会将一些尚未兽化的人掳到亚哈古尔,劝说人们使用曼希斯牢笼进入梦境,从而避免兽化。因此,也有少量民众成为了曼希斯学派的追随者。

这些年来,月之魔物一直没有停止过自己的行为,每到月圆之夜都会有雅南居民变成野兽。无论是复原苏美鲁技术的污秽之血族,还是探索噩梦的曼希斯学派,都让他紧张不已。然而兽化带来的恐惧没能阻止学者们前进的脚步。

终于,机缘巧合,米克拉什在曼希斯的梦境里进入了女王雅南的梦境,就像当初曼希斯所做的那样,两个梦境合为一体,成为了梦中梦。而曼希斯的梦境就和当年阿米达拉的梦境一样,也是一个上位者,女王的梦境再次成为了“噩梦之子”。上位者之子降生了。

和旧雅南的红月之夜一样,月之魔物对这种情况并没有新的处理办法,只希望兽化的人类可以了结米克拉什的生命,终止噩梦。

虽然米克拉什没有被杀,而他也不像曼希斯那样因具备进化资质而死去,但他还是醒了过来,结束了这场梦中梦。这一次,在噩梦之子消失之前,有四个人受到上位者之子降生的影响,进化成了上位者。

一位是女王噩梦中的苏美鲁人——梅高的奶妈。她的进化,使曼希斯学派意识到,对于进化这件事来说,没有“现实”与“梦境”之分。

一位是已经变成蜘蛛的罗姆。虽然她此前的体质算不上是眷族,但还是承受住了进化的过程。

一位是圣诗班中的实验者。他由眷族“小天空使者”进化成了上位者“天空使者”。

还有一位是埃波利耶塔。她的进化比天空使者更让圣诗班感到惊讶,因为她进化后的外形与天空使者一点也不相同。圣诗班的学者们不知道,拥有苏美鲁式血液的进化者不会受到眷族体质的影响,他们会变成原本应该进化的模样。而且,学者们压根儿也不知道埃波利耶塔的体内流淌着苏美鲁式的血液。因为埃波利耶塔来自孤儿院,圣诗班便称她为“被遗弃的上位者”。圣诗班意识到,虽然他们经过了漫长的努力才将人类变成眷族,但距离将眷族变为上位者的技术似乎并不遥远。圣诗班认为埃波利耶塔与天空使者一样,和宇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称她为宇宙之女。同时他们也对曼希斯学派的研究开始产生了好奇心,派调查员潜入了亚哈古尔。

虽然四个上位者的外表各不相同,但也有共同之处——在刚刚完成进化后,他们都还处于婴儿期的状态。不过,上位者的成长速度很快,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可以生长到成年期。成年期的埃波利耶塔在陨石恢复力的帮助下,成为了雅南血疗的供血源头。因为她富有奉献精神,受到了全体治愈教会的崇敬。

看到人类成功实现了进化,月之魔物再也无法安心待在暗处,他选择了与劳伦斯会面。在月之魔物的表述中,曼希斯学派的行为使噩梦之子降生,如同血之子的降生一般,引发了人类的兽化。他身为人类的守护者,将会帮助治愈教会阻止曼希斯学派的行为。听信了月之魔物的谎言后,劳伦斯带着他来到了拜尔金沃斯学院。听过月之魔物的说明后,学院长威廉决定遣散学者、关闭学院,不再向人们散播与上位者相关的知识。劳伦斯命人看守雅南郊外森林的入口,没有口令不得入内。苏美鲁的古墓就在这片森林之下,劳伦斯不希望再有人发掘禁忌的知识。

劳伦斯与米克拉什进行了谈判,希望他停止自己的行为,不要再让噩梦之子出现。米克拉什并不认同劳伦斯的想法,在他看来,即使现实世界中的人类因兽化而死亡,死者还是可以在梦境中继续生活。两人的谈判就此破裂,治愈教会猎人工房与曼希斯学派展开了搏杀。米克拉什和一些学者逃到了亚哈古尔的重生**,并且关闭了大门,阻断了教会猎人的追击,然后他们和追随自己的民众一起,使用曼希斯牢笼逃入了曼希斯的噩梦。

然而,通向重生**的道路并不唯一。旧教会兴盛之时,会为入教的信徒举行洗礼仪式。站在重生**外的浴盆之上,便可以被传送到月畔湖之下的梦境空间。这个空间安静、肃穆并且有着洁净的湖水,信徒在此受洗之后,便被传送到重生**内的浴盆之上。

目睹教会猎人通过浴盆追击而来,罗姆转头冲向浴盆。她进入月畔湖的梦境空间,用自己的力量从内部将这里封闭,浴盆的传送机能就此失效。

虽然教会猎人们不会使用曼希斯牢笼,但月之魔物给予了他们将肉体转化为精神的能力。追入重生**的教会猎人们来到了沉睡的米克拉什跟前,触碰他的身体之后直接进入了他的梦境。此时米克拉什正处在曼希斯的噩梦之中,追击而来的教会猎人由于不熟悉环境,马上遭遇了各种怪物的袭击,全部阵亡。

追击的路道已被封堵,劳伦斯带领教会猎人们来到了拜尔金沃斯学院,把情况告知了威廉。无论是出于感情上的矛盾,还是出于减少伤亡的考虑,众人都不希望进入月畔湖与罗姆为敌。最后,威廉来到观月台上,将雅南之石投入了月畔湖中。雅南之石沉入了月畔湖下的梦境空间。由于罗姆对空间的封闭作用,米克拉什无法再通过曼希斯牢笼联络到女王雅南的梦境。因为只有女王雅南的梦境与曼希斯的梦境具有相似性,可以重合在一起变成梦中梦,所以米克拉什无法再让噩梦之子降生。

虽然月之魔物中断了人类进化的道路,但他在暗地里仍然没有停止引发人类兽化的做法,他希望通过兽化带来的恐惧警示雅南的人类,永远远离进化。因此,雅南的狩猎还在继续。

在诞生了四个上位者的那天,某人像当年的曼希斯一样,进行了失败的进化,那就是杰尔曼的徒弟。由于痛失爱徒,杰尔曼坚定地反对上位者之子降生,站在了劳伦斯与威廉的一边。在劳伦斯的要求下,月之魔物将杰尔曼的梦改造成了猎人梦境,他在猎人的意识中刻下“猎人印记”,给予了猎人在现实与梦境间自由穿梭的能力。每当猎人不幸战死的时候,他们就会回到猎人梦境,再从这里返回现实,如同复活一般。当一个人不愿再承担猎人职责的时候,杰尔曼会借助葬仪之刃的力量倒流此人精神上的时间,抹消意识中的猎人印记,让他变回普通人,再将其传送回现实世界。因为猎人们可以在梦境中的工房里强化武器与身体,所以现实中的猎人工房就此废弃。

岁月就这样在雅南流逝,劳伦斯和路德维格也在狩猎之夜中变成了野兽,被他人狩猎。洛加留斯的尸骨被处刑队队员带回雅南安葬,并被视作治愈教会的圣者。不变的是,雅南仍在招募外乡人成为猎人,而杰尔曼也一直在猎人梦境中重复自己的工作。

主角就是一名这样的外乡人。他的家乡出现了灰血病,正在寻找疗法的他收到了一封该隐赫斯特的邀请函。邀请函上面说雅南存在着一种“苍白之血”,可以治愈灰血病。排外的雅南人袭击了初到雅南的主角,而善良的雅南人又将主角送到了尤瑟夫卡的诊所进行治疗。

没人知道,诊所中使用的精制输血液其实是过滤了污秽的苏美鲁式血液。尤瑟夫卡医生虽然并不是污秽之血族的幸存者,但就和曾经的拜尔金沃斯学者一样,她对知识具有足够的好奇心,对未知领域具有勇于开拓的精神。她了解到了苏美鲁的文明,并相信苏美鲁人的做法可以带来人类的进化。所以,尤瑟夫卡希望苏美鲁式血液可以流淌在更多人的体内,以待血之子的降生。

结束治疗的主角接受招募成为了猎人。但与其他猎人不同,主角对雅南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他前往了许多猎人不曾去过的地方,了解到了许多猎人不曾知道的真相。最终,他识破了月之魔物的谎言,并在猎人梦境将其击杀。人类进化的道路上终于没有了阻碍,而主角也失去了回到现实的能力,永远留在了猎人梦境。不知过了多久,人类终于将进化的理想化为了现实。身在猎人梦境的主角也受到上位者之子的影响进化成了上位者。

某日,完成进化不久的主角在猎人梦境的花园中打起了瞌睡。不走运的是,主角做了一个噩梦。在噩梦中,他回到了初来雅南的那日。噩梦中的狩猎之夜更加骇人,雅南城中没有剩下多少看似正常的居民,大部分人类都变成了野兽。少数的神职人员、学者和猎人也与主角为敌。无论杀死他们几次,主角在猎人梦境与雅南之间往返后,还是要再次面对重生的他们。

主角身为上位者,所做的噩梦也不同于常人。人类的梦境都是现实经历的重组再现,而主角的噩梦中包含了许多他不曾经历的事,和不曾见过的人。在拜尔金沃斯的观月台上,主角见到了本应早已去逝的威廉,他指引主角跳入月畔湖打败罗姆。因为威廉希望主角进入曼希斯的梦境,永远终结米克拉什的噩梦仪式,使雅南不再受到兽灾的侵袭。

主角还遇见了另一个来自平行宇宙的尤瑟夫卡,她无意间进入了主角的噩梦,并被困在了这里。在另一个宇宙中,尤瑟夫卡是圣诗班的学者。虽然无法离开噩梦,但她还是想为这个世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个尤瑟夫卡将主角送来诊所的正常人变成了眷族,而眷族绝不会兽化。虽然她自己具有进化的资质,但为了帮助更多的人,她错过了将自己变成眷族的时机。当噩梦之子降生之时,她的大脑开始变异,逐步向死亡走去。

埃波利耶塔一次性献出大量的血液,将孤儿院的孩子们变成了自己的眷族,以此避免他们兽化。她不知道的是,在这一夜她成为了姐姐。埃波利耶塔的母亲阿丽安娜在这晚生下了一个孩子,因为噩梦之子的降生,这个孩子进化成了上位者。以为自己诞下怪胎的阿丽安娜为此伤心不已。

在噩梦中,无论主角结束几次女王雅南的噩梦,还是会迎来下一个狩猎之夜,永无尽头。终于,在进入噩梦时失去了全部记忆的主角收集到了三条眼之带。使用眼之带后,获得了三个内在之眼的主角再次识破了月之魔物的谎言,并将其击杀,结束了自己的噩梦。

在猎人梦境中醒来的主角,终于再次听到人偶那熟悉的声音。

十一、后记

两篇长帖加在一起超过了九万字。单就不含DLC的游戏本体来说,在这次勘误与补充之后,我猜自己写的这些内容大概涉及到了八成的剧情,大概也有八成的准确率。这样算来,如果满分是100分,我给自己打60分。

剧情中的推理链主要有两条,一条是人类、眷族和上位者的关系,一条是血之污秽在剧情中所起的作用。在看到 Bastard Blade 的视频之前,我以为自己只是没能解开旧雅南的历史,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漏掉一整条推理链。现在,我终于对游戏的剧情有了大体的认知,我想说说自己对剧情的看法。

游戏的名称是 “Bloodborne”,这是制作团队造出来的单词。从字面上看,它很像是 blood-borne (血源性传染),但中间少了连字符。在我看来,这个词具有双关性,它既指代“通过血液传染”的意思,同时也指代了“在血中诞生”的意思。

在游戏中,死者的怨念让罪人的血液中产生污秽,污秽又通过血液传播开来,这很像是在隐喻人类集体的原罪。同时,人类又勇于进取,百折不挠,通过血液寻求前进的道路。这种矛盾构成了血源的主题。这不由得让我想起第一代黑暗之魂——拥有黑暗灵魂的人类却在尽力维护世界的光明。这种矛盾极具戏剧冲突,表现起来也很有张力,剧情也因此而富有魅力。

但在相似的矛盾之下,两部作品却蕴含了不同的感情基调。在黑暗之魂中,无论选择延续世界短暂的光明,还是选择堕入黑暗,带给人的感受都是绝望的。它所展现的是一种对现实的接受与妥协。在血源中,最终在玩家眼前呈现的,是人类成功向前迈进的结局。可以预见的是,当人类中大量出现上位者的时候,剩余人类的生存空间将被挤压。也许会如《童年的终结》那样,传统意义上的人类就此灭绝。这样看来,这个结局并不能算是喜剧。但游戏制作组却将这样的结局命名为“童年的开端”。与“终结”相比,“开端”一词充满了希望与光明。从这个命名中,可以感受到制作人对人类的开拓进取抱持着肯定与歌颂的态度。剖开血源黑暗的外壳,它的内在是对理想的向往与追求。

如果将剧情写成推理小说,还原所有的谜题与推理过程,再将人物刻画和对白描写填入其中,估计会超过百万字。如此用心的剧情却使用了不求大众理解的方式来呈现,既有不计成本的魄力感,又有不求认同的艺术范儿。仅凭一人之力,很难找到足够的线索支撑推理。只有在这个视频分享大行其道的年代,血源中的种种谜题才有被解开的可能。我认为,威廉说“我们的眼界不够开阔”“还需要更多的眼睛”,也是对这项先锋设计的隐喻。宫崎英高领导下的团队确实也富有开拓进取的精神。

在我写这篇帖子的时候,不知出于什么原因,Nic Peace 这个帐号已经从 YouTube 上消失了。如果没有他之前整理分享的 NPC 对话合集,我将很难完成《血源的研究》。希望 Nic Peace 生活顺利。

感谢 Bastard Blade(YouTube ID) 分享了自己击杀阿尔弗雷的视频,没有这条线索的话就没有本帖。

还要感谢Mr_Quin(新浪微博ID)、黑桐谷歌(新浪微博ID)、Tolomeo(YouTube ID)、white collar(YouTube ID)、癒しのあいろん雑学ゲーム実況(YouTube ID)、红桃2000(bilibili ID)、随义freely(新浪微博ID)、管家厨波里斯(新浪微博ID)、~我が闘争~(http://blog.goo.ne.jp/fine_day_1982)等等制作并分享了血源游戏视频与资料的网友,他们的分享为理解剧情提供了可能。

欢迎关注我新注册的新浪微博,ID 是 “赤如青”,地址 → http://weibo.com/5750826187

不过还没想好要用来做什么……

最后,祝各位猎人狩猎顺利,武运昌隆!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PS4】《血源诅咒》剧情研究——阿尔弗雷德之死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5+2 (必填)

表情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