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No.77 疯人院走过了第七个年头,换了新域名GameFV.com,更加好记:GameFavorite,同学们更新一下收藏夹吧。

【PS4】《血源诅咒》剧情探讨与考证第三章:阴影中的历史

其他游戏类 Lafirel 2658浏览 0评论

bloodborne103

关于DLC后重开更新

坑了这么久,一是我个人由于工作生活的一些原因突然忙了起来,二是中间几次想要抽时间写一点,却发现一开始的冲动没有了,DLC又公布了,想了想索性DLC之后再写,也免得不必要的浪费精力和打脸,所幸这次DLC对于像我一样喜欢研究剧情的家伙和FS脑癌患者来说诚意满满(以下省略DS2黑文一万字),整个故事的轮廓更趋于清晰了(虽然有不少关键地方还是很暧昧,但起码有迹可循了,不像以前要凭空的脑补),也又激起了我完成这篇文章的一些动力。

关于行文

前提:没有太大改变,依然想要遵循“考证法”,这不是一篇血源的扩展阅读文章,虽然篇幅可能不算短,但是初衷很简单,就是想探讨一下这个游戏到底说了一个什么故事(虽然FS的剧情一向都是留有开放性部分的,但我有意愿弄清那些可以弄清的部分,或者说起码弄清到底哪些才是真正的开放性的部分)。

思路:依然想要采用“模块化”的方式,避免同时混杂过多的线索产生不必要的混乱。

结构:前两章的结构方式虽然写起来思路比较清晰,但是我自己也发现确实不符合人们对于一个故事的理解习惯,所以从新更新的第三章开始,我会采用更符合一般阅读习惯的结构,方便阅读。毕竟,文章首先要让人可以读下去,之后才是内容。

综上,我把原本想要写的部分做了调整,已经完成的两章就暂时不修改了(也许全部写完以后有精力了统一整理),加入DLC所补充的内容,让我们一起看看老司机,啊不是,远古的猎人们到底告诉了我们什么秘密…………

第三章 阴影中的历史

3-1,医疗教会的真相

闲言少叙(废话已然不少了……),我们先从本次DLC最清楚明白的部分开始。游戏中西蒙一路引导我们在猎人噩梦以及实验楼里揭示的“医疗教会”的真相个人认为算是DLC中交代的较清楚的部分,而且也为从比尔金沃斯时期到玩家所处的时/空间建立了联系,

大家可能还记得我在第二章第一小节中写到过的部分,如下图:

启蒙.png

我当时认为这个对比图揭示了所谓”脑中拥抱眼睛“的真相,而DLC证实了我当时的推断:
我们在研究栋中可以发现很多如下图的情景

开颅2.jpg

开颅1.jpg

很明显尸体头部插着的是某种开颅手术时使用的器械。打开头颅干什么?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游戏中可以获得的三个脑浆的说明是不同的,分别是:

物品脑浆1
脑浆1.jpg
翻译:
暗淡的变形虫状的脑浆。QQ的很有弹力
从头部不断肥大,最后终于只剩下头部的患者身上采取到的
医疗教会创立之初,上位者是和海联系在一起的。
因此头之患者,自己(在头中)注满水,倾听海之声音
然后这所谓的脑浆,就是在头中将要变为眼的那最初的蠕动

物品脑浆2
脑浆2.jpg
翻译:
暗淡的变形虫状的脑浆。QQ的很有弹力
从头部不断肥大,最后终于只剩下头部的患者身上采取到的
曾经,哥哥励志要成为医者,妹妹为了实现兄长的愿望而成为了患者
结果他们得见了梦一般的神迹。这对兄妹是幸福的。

物品脑浆3
脑浆3.jpg
翻译:
暗淡的变形虫状的脑浆。QQ的很有弹力
从头部不断肥大,最后终于只剩下头部的患者身上采取到的
并没发觉自己内在变成了什么,失去了之后才有所发觉
滑稽的是,这也就是启蒙(注*)的本质
就像舔舐了自己的血,而惊异于其甘甜一样

医疗教会的神秘实验就是脑子进水这么简单吗……往脑子里灌水就可以获得脑内之眼?显然没这么简单:

(*)在中文版被翻译为灵视的东西,在日文版里就叫启蒙

符文 苗床(注*)
苗床.jpg
翻译:
实验栋的患者,艾德琳给与的卡雷尔文字(原文为被动使役,即“被要求带着”)
非人之声,潮湿之音的耳语的表音字
启示成为星之仆从的的方法
拥有此契约之人,会成为仰望天空星轮之枝干
作为“苗床”让精灵住在其内
精灵会给予指引,带来更大的发现

(*)苗床意为种植作物之所,简单来说就是菜地/庄稼地,符文叫做菜地未免不成体统……故采用原本的汉字名称

让精灵住在里面?我们复习一下何为精灵:

物品剥下的精灵外壳
精灵外壳.jpg
翻译:
剥下来的,作为上位者之预兆而被知晓的的软体生物的外壳
软体生物有很多种,医疗教会把它们统称为精灵
特别是还残留有滑腻(粘液)的剥下的外壳,还残留着神秘的力量
通过擦拭,可以使武器被神秘的力量所缠绕

所谓医疗教会的秘密研究,简单来说,就是在患者脑内灌上水(个人认为应该不是一般的水,鉴于脑浆颜色的描述,可能是某种培养液之类的东西,比如实验栋的陷阱,以及某些大头患者会丢掷的瓶子,看起来就是某种酸性的灰色液体,而在之前的教学楼地图里的怪也会喷洒这个液体),将人脑作为培养皿,培养这种被医疗教会称作“精灵”的软体生物,从而获得脑内之眼(这里有一个日文版才看得出的双关,包括艾德琳在内的大头患者都在不停念叨“水的声音给与他们启蒙/引导”,中文版中的灵视在日文版里即称作启蒙,也就是说可以理解为水的声音给与他们灵视)。

那么,这个实验的目的是什么呢?实验栋的第一个boss给了我们答案:失敗作たち(失败品们),这个boss 的奖杯说明是”没能成为上位者的失败品们“——这个实验是为了发现人类成为上位者的方法。

可见,教会建立之初果然是师承威廉以及比尔金沃斯,其目的与所进行的实验还都是继承自后者。那么我们就有这样两个问题了:

1,医疗教会不应该是研究血疗吗?血呢?

2,主线中极其重要的劳伦斯头骨剧情说明其与威廉应是分道扬镳的,为何看起来教会所为与威廉并无区别?

我们先说第一个问题:这个研究确实和血有密切关系。我们在实验栋里可以看到所有的病人都在输血,楼里也到处都是输血,採血的器材,但是从实验内容来看,并没有看出要如此大量输血的必要性,虽然开颅手术要输些血可以理解,但是显然事实不只如此,教会是把输血作为一种应对某种症状的持续治疗手段在使用。
那么是应对什么呢?输的又是什么血呢?

首先第一个可能的原因,我们知道灵视(启蒙)会使人发狂,而血液有镇静精神的作用:

物品 镇静剂
镇静剂.jpg
翻译:
发祥于比尔金沃斯的口服药。具有镇定精神的效果。
对于神秘事物的研究者来说,精神失常是很常见的症状
浓厚的人血一类(的东西),可以对这宗狂乱的精神起到镇定作用
不久后,这就成为了血之医疗的萌芽

但这是在比尔金沃斯时期就已经在使用的方法,医疗教会的教宗“拜领圣体”一定另有所指——我们能发现从那个时候开始使用卡雷尔文字“拜领”作为教会的标志了:

患者寝室.jpg

符文 拜领
拜领.jpg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学徒、笔记者卡雷尔所留下的秘文字的其中一个。
被赋予“血”的意思的卡雷尔文字有数个
“拜领”是其中一个。可以提高输血液的上限
这是医疗教会,或者说那些医疗者的象征。
血的医疗,不是其他,正是对“拜领”的探究

物品艾迪拉之血
阿迪拉之血.jpg
翻译:
医疗教会的尼僧艾德琳的“施舍之血”
HP回复的同时,在一定时间内HP持续回复

教会的尼僧们是被选出的,有着优质血液,
并接受了教会的调整的“血之圣女”
此种施予,是医疗教会和拜领的价值的象征

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患者都是被捆绑着的,想必是防止发狂的患者自残或者伤害他人,但是即使如此依然有很多像这样被固定着死去的尸体,并且是大量尸体,数量远超过还活着的患者,所以估计这个实验可能本身就伴随着极高的死亡率,那么也就带来了血疗的另一个可能的作用:

物品艾德琳之血
艾德琳之血.JPG
翻译:
实验栋的患者,艾德琳的“施舍之血”
HP回复的同时,在一定时间内HP持续回复
艾德琳本来是“血之圣女”
应是有着优质血液,并接受了教会的调整的
这应该是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例子吧

我们知道“圣女之血”可以从三个人处获得,除了患者艾德琳(アデライン),还有本篇中我们可以从监狱救出的教会圣女阿迪拉(アデーラ),以及妓女阿丽安娜(アリアンナ),这里还要顺便提一下,血族女王的名字叫安娜丽泽(アンナリーゼ)。使完全不懂日语的人也看得出这几个名字的关系,而且:
妓女阿丽安娜已经明确其血族末裔的身份(详见本文第一章);

如果我们在血月之前不进入监狱引导教会圣女阿迪拉去教会或者诊所,血月后她就会死在监狱里,并且可以从尸体上可以拾取到符文:奥顿的蠕动。(关于奥顿与血族的关系也请参考第一章)

所以不管教会如何将血族列为禁忌,他们的所谓圣女显然与血族同出一脉,而既然如此,教会称血族为”污秽“并列为禁忌,还组织了处刑队进行残酷屠杀这一点就十分耐人寻味了。被教会列为禁忌的事物除去”污秽“之外,还有这样几个

禁字 ”兽“
禁地 比尔金沃斯
禁忌之知识 ”拥抱“

很显然,被医疗教会列为禁忌的东西并非因为其与教会的教义相违背,恰恰相反,所有的这些都指向教会的秘密和本质,所谓禁忌,动机不过是教会为了隐藏他们那不可告人的秘密。

回到为什么输血的话题,圣女之血的效果都是一样的:就是强大的恢复效果外加持续回复。联系血族女王的不死之身,可以得知其具有血源关系的旁支或者后裔之血具有强大的治疗和回复作用也就不难理解了。那么给患者大量输血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本来接受了如此手术的患者们是很难存活的,教会就发明了利用血族之血的血疗来保证“培养皿”的存活,从而试图发现”拥抱脑内之眼“——成为上位者的方法。或者说”制造上位者“……

而提到血族旁系,也就引出了DLC中另一个重要角色,钟楼的玛利亚(時計塔のマリア):

物品玛利亚的狩猎帽
玛利亚.jpg
翻译:
拜凯尔曼为师的最初的猎人们的其中一位
女猎人玛利亚的帽子
能看出凯茵赫斯特风格的设计。
她是不死之女王的旁系,
但是却倾慕于凯尔曼,在那她还不知好奇的狂热为何物的时候

从时间上来看,玛利亚极有可能是教会的第一位”血之圣女“,这个猜测也与所有的患者都称她为”マリア様”而且很语气上很崇拜和依赖,仿佛只有玛利亚可以拯救他们一样这一点是吻合的。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这貌似是游戏里第一次直接使用”不死女王“这样的称呼,之前我们都是通过女王复活的剧情和阿尔弗雷德故事线的推测女王为不死。

关于玛利亚还有太多值得讨论的地方,我们稍后再慢慢再说。

综上,我们解释了第一个问题,那么第二个问题,关于劳伦斯与威廉的分歧到底为何呢,这就要追根溯源,先搞清楚威廉和比尔金沃斯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了,也就是本章的下一小节。

3-2,比尔金沃斯之罪

我们第一次见到西蒙时,他是这样说的:

原文:
「…あんた、まともな狩人かね?もしかして、迷い込んだのかね?よかった、俺も同じだ。ここは狩人の悪夢。血に酔った狩人が、最後に囚われる場所さ。あんたも見たろう?まるで獣のように、さまよう狩人たちを。あんなものが行く末だなんて、憐れなものさ…だからあんた、悪いことは言わない、囚われないうちに戻りたまえよ…それともなにか、悪夢に興味があるのかね?」

翻译:
你……是还正常的猎人?莫非,是迷失于此?太好了,我也是。这里是猎人的噩梦,沉醉于鲜血的猎人们,最后被囚困之所。你也看见那些简直像野兽一样,四处徘徊的猎人了吧?最后的下场就是成为那种东西……真是可悲……所以说,听哥一句劝,趁还没被困在这里赶紧回去吧。还是说,你对噩梦感兴趣?

选择不感兴趣:

原文:
「…そうだな、それでいい。獣を狩り、夜をすべて忘れる。それが狩人の、せめて幸せなあり方というものさ。なあ、あんた。血に酔うんじゃあないぞ…」

翻译:
……就是嘛,不是就好。狩猎野兽,将夜晚全部忘记。作为猎人,这至少算是一种幸福。记住,不要沉醉于鲜血哦……

选择感兴趣:

原文:
「…ほう、それはそれは…悪夢の内に秘密を感じ、それを知らずにいられない…あんたもう、ビルゲンワースの立派な末裔というわけだ。そういう狩人なら、この悪夢は甘露にもなる。だが、注意することだな。秘密には、常に隠す者がいる…それが恥なら、尚更というものさ」

翻译:
……吼哦,这可真是……感觉到了噩梦里的秘密,就不弄清楚不罢休……你呀,也是一个像样的比尔金沃斯后人呢。对这样的猎人来说,这个噩梦也会像甘露一样甜美吧……不过,你可要注意,秘密,通常都会有人试图去隐藏的。如果那是一个耻辱的秘密,就更加如此了。

这算是给我们初步介绍了一下什么事猎人噩梦,并引导我们去“发现秘密”。当我们进入了研究栋,发现了医疗教会实验的真相后,西蒙是这样说的:

原文:
「…ああ、あんた。どうだい、酷いものだろう。血を恵み、獣を祓う医療教会の、これが実態と言うわけだ。…だが、こんなものは、秘密ではない。あんた悪夢に、悪夢の秘密に興味があるんだろう?だったらひとつ、忠告だ…時計塔のマリアを殺したまえ、その先にこそ、秘密が隠されている…」

翻译:
……啊,是你啊。怎么样,很夸张吧?将血施恩,祛除野兽的医疗教会,真相其实就是这样的。……不过,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秘密。你不是对噩梦,对噩梦中的秘密感兴趣吗?那就给你一个忠告吧……杀了钟楼的玛利亚,秘密,就隐藏在那之后。

这种事情不是秘密,没错,虽然我们第一次知道教会实验的内容,但是教会本身才是兽疫的根源,圣女其实就是血族这些对我们来说完全都不是新鲜事了。那真正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呢?在进入研究栋之前,西蒙曾这么和我们说的:

原文:
「あんた。分かるかい?なぜ狩人が、この悪夢に囚われるのか?この悪夢は、狩人の業に芽生えているのさ…そして、その業を必死に隠す者もいる。憐れな、そして傲慢な話さ…だからこそ、秘密は暴かれるべきなんだ…さあ、先に進みたまえよ。あんた悪夢に、悪夢の秘密に興味があるんだろう?」

翻译:
你知道吗?为什么猎人,被困在这个噩梦里?这个噩梦,是由猎人的“业障”(注*)而萌发的……而且,还有人想要拼命隐藏这个“业障”。悲哀、而且傲慢的行径……正因为如此,秘密才更应该被揭露……好了,继续前进吧。你不是对噩梦,对噩梦中的秘密感兴趣吗?

(*)“業”是个佛教词汇,就是“业”,意为“善或恶的行为”,说白了,就是人的任何行为都是“业”,或善或恶,这里显然是指不好的事情,故翻译为“业障”。

那也就是说继续往前就知道,古代猎人们到底做了什么,导致会被囚困于猎人噩梦。而我们击败玛利亚,通过钟楼来到的地方,就是渔村……而迎面走来的渔村的一个蹒跚的老者,口中念念有词:

原文:
「ビルゲンワース…ビルゲンワース…冒涜的殺戮者…貪欲な血狂い共め…奴らに報いを…母なるゴースの怒りを…ギイッ!ギイイッ…憐れなる、老いた赤子に救いを…どうか、救いのあらんことを…奴らに報いを…赤子の赤子、ずっと先の赤子まで、永遠に血に呪われるがいい…不吉に生まれ、望まれず暗澹と生きるがいい…ギイッ!ギイイッ……憐れなる、老いた赤子に救いを…ついにゴースの腐臭、母の愛が届きますように……」

翻译:
比尔金沃斯……比尔金沃斯……亵渎的杀戮者,贪欲的血狂徒们……请降于这些家伙报应……降于他们母亲哥斯之愤怒……咳,咳……请拯救,请拯救衰老的赤子吧……请将老赤子救赎之愿……降于这些家伙报应……赤子的赤子,直到下一个赤子(注*)、永远被血诅咒着……在不吉中降生,存活在无望的暗淡之中……咳……咳……请拯救,请拯救衰老的赤子吧……愿哥斯的腐臭,母亲的爱终将传达……

(*)“ずっと先”可以理解为”一直往下,一直往下“的意思,”一直一直的下一个“,永远指相对性的”下一个“,这里应该就是”一直,直到永远的意思“

不得不说,这一段诅咒悼词信息量巨大,我们先把材料凑齐了再来一起分析,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了,当你带着符文苗床来和这个老鱼人对话的话,会有新的对话内容,并且会获得一个物品:

原文:
「…呪う者、呪う者。幾らいても足りはしない。呪いと海に底は無く、故にすべてがやってくる。さあ、呪詛を。彼らと共に泣いておくれ。我らと共に泣いておくれ…ギイッ、ギギギギイッ…さあ、呪詛を。すべての血の無きものたちよ。我らに耳を澄ましたまえ…ギイッ、ギギギギイッ…

翻译:
……诅咒者,诅咒者,有多少都不够。诅咒和海无边无际,因此一切都将到来。来,诅咒吧。和他们一起哭泣吧,与吾等一起哭泣吧……咳咳……叽叽叽叽……来,诅咒吧。所有的无血者们啊!向吾等侧耳倾听吧……咳咳……叽叽叽叽……

物品积蓄之诅咒
积蓄的诅咒.jpg
翻译:
被蹂躏的渔村的居民的头盖骨
恐怕,是在他的头盖骨里需找眼睛吧
有无数被残忍对待的痕迹
正因为如此,在这个头盖骨上积蓄了诅咒。
诅咒者,诅咒者。与他们一起哭泣吧。

也许有人已经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让我们最后再看看,西蒙临终是怎么说的:

原文:
「…ああ、あんた、どうやら俺は、しくじったらしい…鐘の音が、まだ聞こえやがる…獣の皮の殺し屋が、俺を殺しにやってくる…ずっと、ずっと…終わりなく…グウッ…ウッ…あんた、お願いだ…この村こそ秘密。罪の跡…そして狩人の悪夢は、それを苗床とした…お願いだ、悪夢を、終わらせてくれ…たとえ罪人の末裔でも…憐れじゃあないか。俺たち、狩人たちが…あんまりにも、哀れじゃあないか…グウッ…ウッ…グウウッ…」

翻译:
……啊,是你啊。看起来,我给搞砸了……还能听见……钟的声音,披着兽皮的杀手,来杀我……一直,一直,没有终结……呃……呃……拜托了……这个村子就是秘密。罪孽的痕迹……然后猎人的噩梦,以此为源头……拜托了……终结噩梦……就算是罪人的后裔,不也太可悲了吗?猎人们……我们这些猎人,难道不是,真的太可悲了……

我们知道,威廉主张通过”在脑内拥抱眼“,达到“超越的思维”,从而实现人类的进化:

符文:瞳
符文瞳.jpg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学徒、笔记者卡雷尔所留下的秘文字的其中一个。
用以表示被遗弃之上位者的声音
被赋予“眼(瞳)”之意,会带来更高的发现
“眼”同时也是导师威廉毕生追求与探索的象征。
他对人类的思维方式感到绝望,以高次元思考者为目标
希望在自己的头、脑中获得思考之眼

西蒙说的内容比较容易理解,即是说猎人被无尽的噩梦囚困是因为他们犯下的罪行,而这罪行的踪迹就在渔村里。比较值得注意的是,他暗示猎人不是偶然成为的,而是因为是“罪人的后裔”,即比尔金沃斯的后裔。

我们先看鱼人老者的诅咒内容。比尔金沃斯成员,当年为了需找脑内之眼,通过某种方式发现了渔村——哥斯之眷属的居所,然后做出的事情从那个积蓄了诅咒的头骨就不难想象了。对哥斯眷属的残害,蹂躏,杀戮,解剖——这些就是他们所谓的”研究“。此即为“亵渎的杀戮”。而“贪欲的血狂徒”,指人类,因为眷属是”无血者“。还记得威廉警句的第一句吗?

吾等因血而成为人、因血而超越人、因血而失去人。

因血,而人,第一句说的就是这个。

比尔金沃斯的初代猎人们犯下了”罪“,从而受到“诅咒”,即母亲哥斯的愤怒,关于诅咒的解释其实我们早已读过:

物品亵渎圣杯
亵渎圣杯.jpg
翻译:
解开地下遗迹封印的圣杯之一
但是这个亵渎的圣杯被下了咒。
所谓咒,即是触怒了上位者的证据。即是诅咒。
要完成这个仪式,需要特殊的素材
想要挑战诅咒,去寻找“罗伦的堕子”吧

“在不吉中降生,活在无望的暗淡之中”应该是指狩猎之夜。但是血诅咒到底具体指什么?先别急,这个要一点一点说。先回到我们刚来到渔村的情景,如果你注意看水面:

水面倒影.jpg

看到水下面是什么?眼熟?这是我们刚从诊所出来,看到的亚楠:

亚楠.jpg

莫非水下是亚楠?先别急着下结论,还记得我们在猎人噩梦时遇到的一个从天而降的家伙:

海螺.jpg

这个家伙老家在哪想必不用多介绍了。但是它确实“从天而降”的……好像要说明什么已经很明显了。然后我们再仔细看渔村的水面,远处有好多桅杆,是不是觉得在哪见过?

边境桅杆.jpg

没错,噩梦边境,而我们在噩梦边境可以看到天边是这样的景象:

噩梦边境.jpg

被云遮住的太阳(也许是月亮?……),而猎人噩梦的天空是这样:

猎人噩梦.jpg

基本可以肯定,猎人噩梦就在渔村的水下,也就是我们在噩梦边境看到的天边那一团云的里面。那也就是说,“噩梦边境”我们之前一直以为是曼西斯噩梦的边境,其实不对,是猎人噩梦的边境才对……而哥斯眷属的渔村就在猎人噩梦的天上…………其实还有人发现了这个秘密:

宇宙在天上.jpg
宇宙在天上!——圣歌队

不过圣歌队发现秘密的契机其实完全是另外一回事……这个有机会我们再说,我们回头接着说渔村和诅咒。还记的关于“水”的符文都是怎么说的吗?

符文 湖
湖.jpg
翻译:
表示非人声音的卡雷尔文字的一个
因形似有倒影的水面,而被赋予了湖水之意
使记忆者提高物理防御
大量的水,为守护沉睡的隔绝,因而也是神秘的预兆
探求者啊,向此地进发吧。

水是什么?”守护沉睡的隔绝“……水在这里隔开了什么?隔开了眷属的居所和猎人的噩梦。西蒙说”猎人的噩梦,是沉醉于鲜血的猎人们,最后被囚困之所。他们是怎么来的?

物品古猎人的装束
故猎人衣.jpg
翻译:
古代猎人的装束。
但是据亚楠居民传说
从某一个时候,他们的身影全都消失了
那就是猎人的罪孽,沉醉于鲜血,追猎野兽
然后就全都到噩梦去了

说实话按照系列传统来看,本次DLC很多地方还是相当的”直给“的……
所以,由于这些古猎人犯下的罪行——弑杀,折磨上位者哥斯的眷属——所以被下了诅咒,永远被困在哥斯领域的水下,一个形似亚楠,却畸形的噩梦空间……

但是诅咒却不只如此,因为猎人噩梦不过是猎人的是监狱,猎人的下场,猎人的结局。而猎人为何会落得如此地步?是血,这才是诅咒的关键。

赤子的赤子,直到下一个赤子、永远被血诅咒着

是指什么?我们进入猎人噩梦时,抓我们进来的雌性阿曼朵思也是这么说的:

原文:
「だから奴らに呪いの声を。赤子の赤子、ずっと先の赤子まで」

翻译:
故而给与那些家伙们诅咒的之声,赤子的赤子,直到下一个赤子

要说明这个,就要先说明到底什么是赤子,这很有可能是整个故事最关键的一个命题。也就是我们下一节要讨论的问题

3-3,猎人梦境的最初

这一节将会阐述游戏中出现的几个关键要素,猎人,赤子,血月以及梦境。

【猎人】

要说明什么是猎人,先要说说血和血之遗志。游戏中表示血之遗志数量的图案是这样的:
血之遗志.png

我们都知道,这其实这是猎人的标志。

物品猎人徽记
猎人.jpg
翻译:
被刻在脑内的倒吊着的符文,猎人的徽记
通过强烈的思念,舍弃血之遗志,让猎人重新醒来。
发生的所有事,简直就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而由血构成的这个图案,即为卡雷尔文字中的“狩猎(者)”之意:

符文 狩猎

狩猎.jpg
翻译:
用以给非人语言注音的卡雷尔文字的一个。
这被赤红色渗透的符文被赋予了“狩猎”之意
用来缔结猎人狩猎者契约
猎人狩猎者的敌人,是沉醉于鲜血,与不吉之钟产生共鸣的猎人
或者也可以说,无论他是谁,
只要与“狩猎者”敌对,即证明其已沉醉于鲜血

其实在卡雷尔文字中,有明确说明猎人与血之遗志关系:

符文 继承
继承.jpg
翻译:
用以给非人语言注音的卡雷尔文字的一个。
所谓继承,似从血的温存中发现伤感
通过猎人的阴暗技巧——内脏攻击获得血之遗志
这就是猎人的本质,血之遗志的继承者。

再仔细观察这两个符文图案,貌似也在说明同样的事情:猎人的本质是“继承”——即积累血之遗志。这也是为什么血之遗志叫做”遗志”。我知道英文版将遗志译为了echo,所以以英文版为基础的其他语言版本玩家可能会忽视掉这一明显的提示——血之遗志,而玩家也正是通过血之遗志提升自身能力的。

那么,所谓猎人,即某个被诅咒的种族的后裔,同时猎人无法抗拒的对”血“有着偏执的渴望,无论倒下多少次,都可以像只是做了场噩梦一样从灯火处重新醒来。而其结局,要么是在追求鲜血的过程中彻底迷失自我,成为嗜血野兽,要么,就是成为拥有强大血之遗志,能够完成某种使命的存在…………

怎么,感觉听着很耳熟是吗?也许大家和我一样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说,一日,在人类中爆发了一种诅咒,被诅咒之人成为“不死人”,对”灵魂“有着无法抗拒的欲望,无论死亡多少次,都会再次在营火处站起来。而这些不死人,要么是在追求”灵魂“的过程中迷失自我成为活尸,要么就是成为拥有强大灵魂的,成为新时代的开启者。

宫崎.png
…………

那么对于猎人来说,那”某种使命是什么呢?“。完成第二结局的奖杯说明是这样的:

遺志を続ぐ者:
月の魔物に魅入られ、狩人の夢を守り続ける者も証

遗志继承者:
被月之魔物附身,继续守护猎人梦境者的证明

这里就要再次提到月之魔物。因为游戏里明确给出”月“是”住在噩梦中的上位者(悪夢に住まう上位者)的声音,所以认为把从月亮中出现的月之魔物与噩梦上位者联系起来是很合乎情理的。而按照流程,玩家击败奶妈回去复命应该是月之魔物最想要的结果。但是,我们杀掉奶妈时会出现全游戏唯三的“猎杀噩梦”字样(奶妈,月魔和DLC的遗子)——这就引出了在DLC之前,【”月魔=噩梦上位者”说】对游戏主线故事的解释一直有的一个死结:噩梦上位者为什么指使我们去猎杀另一个噩梦?(其实这也是我DLC之前停止更新的原因,因为找不到一个能完全说服自己的解释)

而在DLC之后我发现,我最开始对于“悪夢に住まう上位者”的理解可能是错误的……不是“月亮表示噩梦之上位者”,而是“上位者在噩梦里是月亮”的意思。但守护猎人的梦境,继承遗志,真的是我们最终的目的吗?第三结局的奖杯说明是这样的:

幼年期のはじまり:
自ら上位者たる赤子となった証。人の進化は、次の幼年期に入ったのだ。

幼年期的开始:
自己成为上位者之赤子的证明。人的进化,进入下一个幼年期。

成为”赤子“——一个新的上位者,由人,进化为上位者,完成一个”人类进化周期“。开启一个新的”幼年期“,才是身为”人“的猎人该完成的使命。这也让我们一下子对月之魔物的角色和目的都清晰了起来——赤子与噩梦有着一对一的关系……每一个上位者都有一个自己的梦境领域,月之魔物就是猎人梦境这个”梦“的赤子。他的目的就是守护猎人梦境,它用“猎人导师”的外壳,哄骗一代又一代的猎人放弃本来作为“人”的使命,成为它守护”猎人时代“的工具。而为了守护这个时代,最初猎人凯尔曼不惜将自己的肉身提供给月之魔物,亲自作为他自己口中的“猎人助言者“、”介错人”,等待着足够强大的人来取代自己——我们已经无法确定在凯尔曼身体里与我们交谈的是凯尔曼还是其他的东西了……

什么,还是听着耳熟?

说,在本来应该推动时代前进的世界守护者里,有一位背叛了自己本来的使命,和人间一位开启光明时代的伟大王者勾结试图阻止新时代的到来。而这位伟大的光明之王为了维持住光之时代,不惜自己作为光明火焰的薪火,以等待一个足够强大的灵魂来成为新的光明之薪…………

宫崎.png
…………

但是作为猎人,想要打破这种轮回,不仅仅是一个选择这么简单,还需要某种能够打破这种迷惑假象的力量。也就是要说到另一个与赤子一对一的东西:第三根脐带

【眼之带】

我们先复习一下游戏中出现的4条“第三根脐带”

在废弃工房获得物品:第三根脐带
苍白之月脐带.jpg
翻译:
被以别名“眼之带”而被世人所知的伟大遗物。
即使是上位者,也只有初生之婴儿,即赤子才拥有此物。
得名“脐带”也正因如此。
所有的上位者都失去了赤子,并追寻着赤子。因此这招致了与苍白之月的邂逅
这成为了猎人和猎人梦境的开始
使用此物可以获得启蒙,而且据说同时还可以在内部获得眼睛。
但是究竟会招致何种结果,如今已无人知晓

击败梅尔高的乳母后获得物品第三根脐带:
梅尔高脐带.jpg
翻译:
被以别名“眼之带”而被世人所知的伟大遗物。
即使是上位者,也只有初生之婴儿,即赤子才拥有此物。
得名“脐带”也正因如此。
所有的上位者都失去了赤子,并追寻着赤子。因此这导致了与梅尔高的邂逅
从而使曼西斯被赋予了未成熟的脑浆(注*)
使用此物可以获得启蒙,而且据说同时还可以在内部获得眼睛。
但是究竟会招致何种结果,如今已无人知晓。

血月后杀死阿丽安娜产下的异形胎儿后获得的第三根脐带:
阿丽安娜脐带.jpg
翻译:
被以别名“眼之带”而被世人所知的伟大遗物。
即使是上位者,也只有初生之婴儿,即赤子才拥有此物。
得名“脐带”也正因如此。
所有的上位者都失去了赤子,并追寻着赤子。无形之上位者奥顿也不例外。
应该正是污秽之血导致了这神秘的交媾的吧。
使用此物可以获得启蒙,而且据说同时还可以在内部获得眼睛。
但是究竟会招致何种结果,如今已无人知晓。

物品第三根脐带
医师脐带.jpg
翻译:
被以别名“眼之带”而被世人所知的伟大遗物。
即使是上位者,也只有初生之婴儿,即赤子才拥有此物。
得名“脐带”也正因如此。
导师威廉为了得到“思考之眼”曾寻求此物
为了在脑内怀抱眼,获得伟大上位者的思考
或者说为了以人类的身份,跻身上位者之列

关于这4条物品说明暧昧到几乎不是人话的脐带,再DLC之前让我们产生了无数的脑洞却又百思不得其解。而通过猎人噩梦已经渔村所揭示给我们的线索,终于让我们渐渐的找到了把这些看似不相关的碎片拼接起来的可能。
首先有这样几个关键点值得我们注意:

一, ”第三根脐带“不是真的脐带。“只有初生之婴儿,即赤子才拥有此物。得名“脐带”也正因如此。”

二,为什么叫“第三根”?为什么触发破解月之魔物魅惑的第三结局也需要我们恰好使用三根这个“第三根
脐带”?

首先,渔村让我们对曾经十分费解的教学楼留言恍然大悟:

狩猎上位者.jpg
狩猎上位者。狩猎上位者

在渔村的残酷探寻未果之后,比尔金沃斯人终于认识到了获取“内在之眼”的唯一途径。

第三根.jpg
三根中的第三根

显然,他们真的做到了——比尔金沃斯通过某种方式真的弄到了一个上位者样本——再结合教学楼所展示的景象,这句留言则是比尔金沃斯通过解剖和实验得出的结论——“在三根中的第三根,可以被人类使用。”

眼之带又只有赤子才拥有,也就是说比尔金沃斯当年曾获得一个上位者的赤子并且很可能对其进行了研究(从渔村我们就知道,所谓研究其实一定十分cult……),威廉也得出了“通过眼之带成为上位者”的结论及目标。

稍微总结一下,为什么我们获得的都叫“第三根脐带”,因为

1,赤子才有,故被比喻的称为脐带;
2,每个赤子都有三条眼之带;
3,只有(按照某种顺序计算的)第三条才可以被人类使用;

其中的2也解释了为什么玩家要完成第三结局,也就是自己成为赤子必须使用三条脐带。

三,玩家获得的所有的第三根脐带其实都与“污秽之血”/奥顿/苏美鲁有关。

我们一个一个来看:

首先是尤瑟夫卡,凯茵城的请柬就放在诊所,善使血族独门暗器麻痹烟雾,而最最重要的证据是,如果在血月之前杀死她可以获得符文奥顿的蠕动…………

符文:奥顿之蠕动
符文 蠕动.jpg
翻译:
用以给非人语言注音的卡雷尔文字的一个。
所谓“蠕动”,似从血的温热中发现隐秘的渗透之物
通过猎人的阴暗技巧——内脏攻击回复水银弹
与是否为人(的血)无关,被渗透的血即为上等的触媒
而这,才正式无形之上位者奥顿的真实面目
因此奥顿也好,那些不知情的他的信徒也罢,都在追寻着这隐藏着的真相

尤瑟夫卡到底是不是本来就有血族血统确实没有证据,但是她通过某种方式获得了污秽之血应该是确凿无疑的。
同样的,关于妓女阿丽安娜的血族身份也不在赘述了,请参考第一章。

血月出现时和曼西斯噩梦中我们都见到了身穿苏美鲁女王式样的婚纱的幻象,而在苏美鲁文明中婚纱代表什么?

物品:婚姻戒指
婚戒.jpg
翻译:
被称为上位者的某种非人的存在
被他们赋予了特别含义的婚姻戒指
在古老的上位者的时代,婚姻是血的契约
只有怀抱特别赤子的人们才被允许(结婚)

我们还知道,是比尔金沃斯当年发现了苏美鲁人的遗迹以及发现了”某种人血类的东西“,而血族是从比尔金沃斯偷出的”污秽之血“诞生的,同时有着”怀抱赤子的悲愿“…………苏美鲁女王”亚楠“叫做血之女王(她战斗过程中的技能大家想必也都历历在目)…………凡此种种,都暗示了血族的污秽之血正是来自苏美鲁。

通过这一层关系还可以再扩展到游戏中关于”仪式“的内容,

奥顿教会地下留言
教会地下留言.jpg
比尔金沃斯的蜘蛛,将各种仪式都隐藏了起来
还包括不可见的吾等之主。太过分了,无法停止头里的震动

比尔金沃斯的蜘蛛藏起了仪式?我们击败罗姆之后出现了什么?
血月,但显然血月是结果。另一个就是那个穿着婚纱的女王(幻象?)。

只有怀抱特别赤子的人们才被允许(结婚)

同时未见村有留言
未见村留言.jpg
噩梦的仪式,与赤子同在
找到赤子,停止那哭泣声

我们稍微大胆一点猜想,所谓仪式很可能就是婚礼——一个有着某种血,可以通过“神秘的交媾”怀有赤子的,穿着婚纱(可能类似于祭品)的被选出的女性就是这个“仪式”的核心。而仪式的结果:

比尔金沃斯书架文献
学院留言.jpg
赤月临近之时,人之境界变得模糊
伟大的上位者出现,而后吾等拥抱赤子

不得不说,虽然手段血腥,但是从结果看,威廉领导的比尔金沃斯人几乎掌握了要达到他们的目标所需要的所有必要知识…………

关于曼西斯噩梦我们在【赤子】的部分再细说,现在还是先说回脐带与污秽之血的关系。说了以上三根,还剩最后一根了——苍白之月的脐带。有小伙伴要说了,嘿嘿,这根是在古工坊里直接拾取的,可和什么污秽之血,苏美鲁都没有任何关系。确实,要说清楚这根脐带,可能真的要稍微话长一点,而且这就要从本节的核心内容”猎人梦境的最初“开始说起了。

【苍白之月・苍白之血】

关于苍白之血,首先不得不说的是官方英文攻略书有收录宫崎采访的如下内容:

In this game, the hero is motivated to set off following a hastily-written note
telling you to “seek paleblood to transcend the hunt”.
The term “paleblood” is hardly used at all afterwards, though.
Right.
I had considered making that a little easier to understand…but we wound up going with that.
I think there are two different ways you could interpret “paleblood” here.
One is the color of the sky after you defeat the Vacuous Spider and the Mensis secret ritual is revealed.
The sky there is a very pale blue, like a body drained of blood.
I think there’s also a message placed in Yahar’gul, Unseen Village that calls back to that.
This is before the ritual is revealed, so when you’re kidnapped and go to yahar’gul,
you don’t know what it could mean yet.
Then, after the ritual, you could look at it again and it’ll dawn on you…
That was my intention, anyway, but I have to admit,
that’s probably a bit tough to pick up on (laughs).
But either way, this leads to the interpretation that “seek paleblood” refers to
uncovering that ritual and putting a stop to it.

Was it not reffering to the blood of the Great Ones?
Right, that’s another interpretation.
“Paleblood” is another name for the monster that comes from the moon under certain conditions.
I think there’s another message in the lecture building that hints at this,
but I don’t want to go into too much more detail here.
This is someplace where I want to leave room open for the imagination – both my own and the imagination of gamers.

关于想必大家对这段访谈都不陌生,这是目前可以获得的,宫崎本人关于游戏剧情的唯一一次直接提及和问答,所以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在很多关于剧情的讨论里也被多次引用,我就不再班门弄斧的翻译了。
我是想先提取出等一下我们可能会用到的,宫崎在这个访谈中亲口证实的信息:

1,苍白之血=血月时的蓝白色天空——”像血被抽干的身体一样“;
2,苍白之血=上位者之血;
3,苍白之血也是从血月中现身的月之魔物的别名;
4,击败罗姆这一行为揭露了”曼西斯的仪式”;
5,关于苍白之血,在教学楼里给玩家留了重要的提示;

游戏中第一次出现这个词,其实就是整个游戏我们听到的第一句台词,就是那个给我们输血的老头:

ほう…「青ざめた血」ねえ…
確かに、君は正しく、そして幸運だ
まさにヤーナムの血の医療、
その秘密だけが…君を導くだろう

啊,“苍白之血”呀
确实,你是正确的,也是幸运的
正是亚楠的血之医疗
正是那秘密,将会指引你吧

所以对苍白之血的追寻,并非是主角在接受了输血后才受到指引,而是在输血前,无论玩家选择了何种出身,”追寻苍白之血“本来就是主角从来到亚楠之前就怀有的目的。或者不如说,正是这个目的引导着无名的主人公来到亚楠。

即是说,主人公的出身虽然有多种可供选择,但主角来到亚楠成为猎人并非是偶然的,而是一个“由于某种原因在寻找苍白之血,因此被血疗的传闻吸引而来”的人。那么这个”某种原因“是什么呢?应该是某种东西,比如诅咒,以某种方式开始在体内发作了,迫使其寻找解救之法。而医疗教会(从DLC实验楼里的轮椅敌人可以知道,游戏开始给我们输血的老头应该是教会的人)将血疗的名号有意散播——从吉尔伯特和阿尔弗雷德的对话中可以知道,即使对亚楠一无所知的外人,血疗也应该是如雷贯耳的,可见如此善于隐藏秘密的教会显然是故意散播血疗的名号的。目的显然就是吸引这些“发作”的人来接受自己的引导(或者说操控)。而关于这些“发作”的人,我们已经知道了,就是可以成为人类进化“新的幼年期”的开启者——赤子的人,也就是猎人。

是不是还是耳熟?,不死人诅咒发作,都被引导(骗)到罗德兰解开诅咒(其实是当柴火),而真相是这些不死人就是黑暗之魂的继承者,可以开启新时代的”小人“…………

宫崎.png
…………

而这里还是有两个目前没法确定的问题:
1,这个所谓的“发作”,是和DS一样为所有人类,还是只有某些特殊的人,比如某种血统的继承者;
2,这个”发作“到底是什么还依然不明确,主角是如何得知”苍白之血“并开始寻找的我们也并不知道;

与在片头就明确介绍了世界观的DS不同,血源中关于亚楠之外的世界的描述基本为零,所以这几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没法100%得出肯定的回答,但是结合各种线索,其实我认为我们还是能够猜出一些。这里我愿意说说我自己的看法:

1,我认为是只有一些特殊的人才会“发作”。原因有两个,一是DLC中西蒙的台词,多次提到猎人是比尔金沃斯的后裔,是罪人的后裔;二是很明显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成为猎人,吉尔伯特,作为同是外乡而来之人,基本可以看做是一个反面:即没有资质的人接受血疗后的下场。还有更明显的就是游戏一开始的野兽和使者的的选择场面,都暗示了主角具有某种特殊性。
2,这个发作应该就是某种病症。原因也有两个,一是教会既然选择用一种”治疗方法“来吸引人前来,那他们的目标人群必然就是某种疾病的患者。二还是吉尔伯特,他就是因为患病而来到亚楠需求治疗的。至于说到底是什么病,游戏中其实明确提到的只有一种病:灰血病。提示还是来自于吉尔伯特,血月后他变成了和旧亚楠一样的怪兽,而旧亚楠和罗伦都曾爆发这种疾病,并且都试图通过血疗医治,而最后的结果,所有人都兽化了……那么以此为前提,而患有灰血病之人,追寻血之疗法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至于“苍白之血”这个具体的词如何得知,既然是神(上位者)的指引,想必方法有很多吧(比如托个梦什么的,苦笑……)

这里有朋友要问了,你不是说只有特殊的人才会“发作”吗?那为什么吉尔伯特也变成旧亚楠一样的怪兽?答案就是恰恰因为他不是这一类特殊的人才变成了这种怪。旧亚楠和罗伦里我们可以遇到有两种这样的类任性野兽,一种是蒙着布的,一种是没蒙着布的,也就是吉尔伯特变的这种。日文攻略书中,吉尔伯特变成的这种没有蒙着布的叫做“兽患者”,蒙着布的叫做“灰血的兽患者”。这也算再一次证实了,其实兽化不兽化和灰血病并没有直接关系。

我们说回这一节的主题。苍白之血如何与污秽之血扯上关系?苍白之血=月之魔物,而月之魔物出现在猎人梦境的血月之中,猎人梦境又是按照亚楠的废弃古工坊的样子构建的,进入古工坊时获得奖杯:

夢の生地

狩人の夢の生地、捨てられた古工房を見出した証

梦之生地

猎人梦境的生地,发现被遗弃的古工房的证明

我们又在古工坊里得到了关于苍白之月的第三根脐带。脐带的描述:
……
所有的上位者都失去了赤子,并追寻着赤子。
因此这招致了与苍白之月的邂逅
这成为了猎人和猎人梦境的开始
……

再简化一下:

・猎人梦境诞生于古工坊;
・(人类,即凯尔曼,也许还有其他人)第一次在古工坊”邂逅“月之魔物;
・在古工坊诞生过一个赤子;

其实已经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当年就是在古工坊,诞生了一个赤子“月之魔物”和对应的梦——猎人梦境。那这个赤子是如何诞生的?

猎人梦境和古工坊里都有什么?人偶。
DLC里提到了一个明确的血族成员:玛利亚。

这二者有何关系?先来看图:

人偶
人偶.jpg

玛利亚
玛利亚.JPG

发现了吗?如果没发现我们可以穿上玛利亚的衣服就可以看得更清楚

衣服.jpg

当然还有远比这明显的根据,我们击败钟楼的玛利亚后,会触发人偶的一段对话:

原文:
「狩人様。おかしなことを聞いて宜しいでしょうか…私は、どこか変わりましたか?先ほど感じられたのです。私のどこかで、どこか中で、重い枷がはずれるのを……不思議ですね。元より、私のどこにも、枷などありませんでしたのに」

翻译:
猎人大人,问您一件奇怪的事情可以吗……我……哪里不同了吗?刚才感觉到,我的什么地方,里面的什么地方,有沉重的枷锁被松开了……真是不可思议,明明本来我任何地方都没被锁着啊。

玛利亚作为古猎人一员,意识,或者说灵魂的一部分一样被诅咒而囚禁于猎人噩梦,而且还在继续守护着她认为“可耻的秘密(西蒙说的)“。
我们再来看玛利亚与凯尔曼的关系,说玛利亚对凯尔曼的感情时游戏里用到了”慕う”,仰慕,敬慕。而在暧昧的日语中女性对男性使用慕う多半可以理解为爱上了。那凯尔曼对玛利亚呢?

物品人偶服装
人偶服.jpg
翻译:
被丢弃的人偶用服装
像是替换用的备用品
从被非常用心的制作和保养
就能感受到曾经的拥有者对人偶的爱
这种爱近乎偏执,因此这件衣服还有一点温暖

显然人偶和衣服都是凯尔曼做的,而且他将对玛利亚的感情都寄托在了人偶的身上。可见凯尔曼与玛利亚绝非师徒这种单纯的男女关系……进出DLC的墓碑,在古工坊里的这个墓碑我们捡到的凯尔曼弟子的骨头,多半也就是玛利亚的了——这一招噩梦里的玛利亚战斗的时候也展示了。相信,就是凯尔曼将玛利亚葬在了此处。

那么,玛利亚是怎么死的?很多人从钟楼里的玛利亚形象和自己丢掉心爱武器来推断,认为是自杀。我个人不是很同意。且不说逻辑上是否合理,玛利亚可是血族,不死女王的亲戚,战斗的时候也像我们展示了各种和苏美鲁女王一样的自残招式,所以通过抹脖子剖腹之类的方式死不死的了就要先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所以结合已有线索,玛利亚——至少肉体上——很可能死在古工坊,然后也就被葬在了这里。浪漫一点猜想,死在了凯尔曼怀里(请无视这句……)。但这只是地点,死因呢?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想想凯尔曼和玛利亚这一对苦命鸳鸯孤男寡女的跑到古工坊来干什么?

古工坊是什么地方:猎人梦境的开始,赤子——月之魔物的诞生之所;
从其他脐带的来历我们知道:产下赤子的女性要有苏美鲁/污秽(血族)之血;
谁是血族:玛利亚;
而且,细心的朋友一定发现了,猎人梦境和古工坊里的雕塑和浮雕,都是和苏美鲁遗迹中的一模一样的:

石像.jpg

浮雕.jpg

而脐带就出现在室内正中的祭坛上。

所以凯尔曼和玛利亚就是来到此处,采用苏美鲁人的“仪式”产下了赤子月之魔物。
再加上我们之前对仪式的分析,用来给上位者产子的所谓“女王”实际就是某种祭品:

祭品.jpg

被献祭的女性产出了上位者的赤子之后,原本拥有近乎无限生命力的血族母体也就将结束使命——想必就是死亡吧。

将心爱之人作为祭品献给“神”,产下神子,还要目睹其死亡并亲手下葬,这种怨念,难怪他会做出人偶来排解相思之苦和寄托感情了。

如果以上述推断为前提,关于人偶的种种母性表现仿佛都变得可以理解了:

为什么所有三个结局,凯尔曼可以被取代,月之魔物也可以被取代,唯独人偶却一直存在,
为什么人偶可以帮我们将血之遗志转化为力量;
为什么甚至玩家尝试杀死她之后,下次进入猎人梦境她依然完好的在那里;
为什么人偶坚定的说自己当然爱着创造自己的猎人;

——因为对于猎人梦境,也就是月之魔物来说,人偶就是其母亲(玛利亚)的化身,她既是存在的,也是不存在的。

而对于被困于梦境的凯尔曼来说,唯一一点安慰就是,随着赤子的诞生玛利亚虽死,但是她的某一部分意识确实随着赤子留在了梦境里:

人偶在梦境里有时会祈祷:

夢の月のフローラ
小さな彼ら、そして古い意志の漂い
どうか狩人様を守り、癒してください
あの人を囚えるこの夢が
優しい目覚めの先ぶれとなり
…また、懐かしい思いとなりますように…

梦之月的花草
小小的他们,和古老遗志的浮云
请给与猎人保佑和治愈
愿囚禁那个人的这梦境,成为美好苏醒的预告
……亦化作依依不舍的思念

玛利亚肉体虽已不再,但是依然将自己的爱和思念留在了猎人梦境之中,陪伴着凯尔曼。至于沦为傀儡的凯尔曼是否能感受到,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人偶到底是什么,是来自凯尔曼?月之魔物?还是玛利亚残留的遗志?更可能的,也许其实都有一点,凯尔曼的思念给了她形体、月之魔物对产下自己的母体的潜意识给了她在梦境中的生命;而玛利亚残留的遗志给与了她爱与母性,人偶可能就是由这些产生的复合体吧。

说完这个悲伤的故事,就需要说说,为什么不惜付出如此代价,二人也要产下赤子的原因了。

【赤子】
关于赤子,还是要从第三结局的奖杯说明开始。

幼年期の始まり:
自ら上位者たる赤子となった証。人の進化は、次の幼年期に入ったのだ。
幼年期的开始:
自己成为上位者之赤子的证明。人的进化,进入下一个幼年期。

我们前面分析猎人本质的时候已经提过这个奖杯说明,而且是这段简短的说明,提供的信息量远比看上去大的多。而这可能要从一本小说说起。我知道一进到渔村大家就都想到了的《印斯茅斯之影》,没错,DLC中哥斯和渔村的设定显然大量的借鉴了爱手艺大神的这部作品,但我这里要说的这本并不属于克苏鲁体系之内,但是很可能对我们理解血源的整个故事起到很大帮助。

被誉为二十世纪三大最伟大的科幻小说三巨匠之一的英国作家阿瑟・C・克拉克所著《童年的终结》(《Childhood’s End》),这本小说的日文译名为:《幼年期の終わり》。

封面.jpg

对于科幻爱好者来说这本小说应该也是如雷贯耳的,关于小说的内容网上可以在网上找到各种介绍,前阵子还被改编成了剧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目前第一季还没有播完。我们这里还是主要说说可能被血源借鉴到的部分。

某一天,叫做“OverLord”的外星人来到了地球,并开始接管地球,联合国秘书长都成为了其管理地球的代理人。经过了几十年,地球上不再有战争,人类文明迎来了空前繁荣的黄金时期。
但其实,“OverLord”也只是更高级存在——”OverMind“(超思维)的服务者。”OverMind“的目的,就是指引人类成为更高级的”精神体“的存在——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所以“OverLord”其实就是扮演了人类进化的引导者和监视者的角色。人类迎来新的进化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旧人类的灭亡,人类的个体意识,感情也都将消失,融入”OverMind“成为更高级的存在,人类这种生物本身,其实也就成为了新生命体的”幼年期“。小说的最后见证了”幼年期的终结“(Childhood’s End)的“OverLord”返回了他自己的星球。

小说第三章还出现了由于某种原因某个人类女性怀上了具有特殊能力的”赤子“,“OverLord”还对其进行监视和看护等情节。

我曾经在第一章中提出过,其实赤子就是上位者在人类世界的某种分身,降下赤子也就是降下一个分身。而如果人类成为了赤子,其实也就是成为了“上位者”的一部分——一个统一的,”上位“的精神体。与其说噩梦和赤子是一对一关系的特殊领域,不如说噩梦就是赤子。

渔村门口的老头曾说:

呪いと海に底は無く、故にすべてがやってくる。

诅咒和海无边无际,因此一切都将到来。

等我们击败哥斯的遗子,斩断“小黑人”,也就是哥斯的赤子时,旁白(和那个老头是一个声音)

…ああ、ゴースの赤子が、海に還る…
呪いと海に底は無く、故にすべてを受け容れる

……哥斯的赤子,回到了大海……
诅咒和海无边无际,因此能接受一切。

这两句很费解的话是什么意思?DLC一开始给我们的提示就有了意义:海即是天,天即是宇宙,宇宙即是上位者。

ゴース、あるいわゴスム、我らの祈りが聞こえぬか?

啊,哥斯、或曰哥斯姆,可听到吾等之祈祷否?

哥斯(ゴース)即是宇宙(ゴズム)。赤子回到海里,就是与海——上位者成为一体。赤子不是一个个体,是所有“幼年期”旧生命个体的**,所以“大海会接受一切”。

小说里还有依靠这个赤子还占卜出了而“OverLord”母星的位置这样的情节。而血源中也有通过“观星”获得进入上位者领域的线索:进入渔村是通过击败玛利亚后获得的道具星见盘实现的

星见盘.jpg

而观星钟楼的罗盘上,刻有14个卡雷尔文字,我们进到渔村时穿过的那个刻度是:

截图.png

没错,就是这个:

符文:深海
深海.jpg

其实这14个符文中有的我们并未在游戏中获得,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研究一下……又或者它们的顺序和方位也许有什么暗示,不过目前我还没有发现……

那么渔村的故事,就是在那个地方(也许是别的星球什么的,总之就是另一个世界吧)当地的种族在上位者的引导下进行着一次进化,但却被突然到来的比尔金沃斯人——即亚楠世界的人类——给破坏了,导致哥斯的赤子无法完成最后的进化——回归大海成为上位者(的一部分)而被困住了,衰老的赤子应该指的就是这个吧。那个哥斯的遗体很可能是一个类似于“OverLord”的存在。最后比尔金沃斯的古猎人们自己也由于触怒了上位者而被诅咒,困在猎人噩梦中无止境的狩猎野兽。

而关于这其中的细节,比如被冲上海岸的哥斯的遗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再如哥斯的赤子到底为什么就“不回了大海”,一定要玩家击败遗子才可以,目前来看确实还不太明朗,又或者这本来就是制作组故意留给玩家想象的部分吧。

不过还是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老鱼人一直称哥斯为”母なる”,而且遗子是人型,同时也不是由某一个鱼人产出,而是从哥斯的遗体中爬出来……很可能与亚楠这边都是女性血族为上位者产下赤子相反,哥斯是要通过某种方式借助下级生命来使自己受精产子…………这其中的想象空间还是留个每个玩家自己吧…………我先去冷静一下……

现在回到我们的主线故事。刚才说通过占星进入上位者的领域,而占星的罗盘上课的都是卡雷尔文字。我们知道卡雷尔文字是记录表述上位者的声音的:

物品:秘文字工房道具
符文工具.jpg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学徒、笔记者卡雷尔
将非人上位者的声音记录下来,被称为卡雷尔秘文字
将此工房道具取回之猎人
通过将卡雷尔文字烙印在脑中,获得那其中蕴含的神秘力量
不依赖血的这种力量,更接近导师威廉的理想

显然要获得这种知识,说白了就是记录上位者的声音,你总要先找到一个上位者吧。再联想《童年的终结》里也是通过一个特殊婴儿占卜出星座信息“NGS549672”的。所以猜想尔金沃斯人当年也是通过一个赤子获得了相关知识。

现在就回到了上一节最后的问题了,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产出一个赤子?因为以进化为目的的比尔金沃斯人,需要一个上位者的赤子来给他们引路,或者说带给他们进入上位者领域的知识。

“血的发现带给了他们进化的梦想”

比尔金沃斯人发现了苏美鲁人“制造赤子”的奥妙:苏美鲁之血,也就是后来的污秽之血。威廉与劳伦斯的分歧也就出现在这里,威廉反对用苏美鲁人之血,还是主张用”科学“的脑内之眼来进行进化。威廉为什么反对?因为他了解苏美鲁人的结局,空前强大繁荣(黄金时期)的苏美鲁文明的覆灭,其实不是毁灭,而是他们真的完成了”进化“。”迎来进化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旧人类的灭亡“。

“威廉大师是对的,可悲的进化是人类的堕落”

血月之后为什么所有人都会变成野兽?因为血月降临意味着赤子诞生,而赤子是所有“旧人类”精神的集 合体,一个新的“精神集 合生命体”,而旧人类的一个个的个体的精神都被掏空了,只剩下了躯壳。还记得宫崎怎么说血月——“苍白之血的天空”吗?

“The sky there is a very pale blue, like a body drained of blood.”

”像血被抽干的身体一样“

所以我们在苏美鲁遗迹里发现的那些海飞丝之流,应该也是同样的道理——苏美鲁人已经进化为“超次元思维”,剩下的不过是一具具行尸走肉。

…我ら血によって人となり、人を超え、また人を失う。

……吾等因血而成为人、因血而超越人、因血而失去人……

这一点也与前面说的猎人本质是”血之遗志继承者“相呼应。而且可以发现宫崎不仅借鉴了OverMind的概念,同时关于”血“的设定又与DS的”魂“的概念非常相似。

言归正传,少壮派的劳伦斯们可不同意威廉的看法,他们认为老师太过固执了。他们自以为自己可以控制血的力量(牢记警句),研究楼里的一切其实也都是这个目的——制造一个上位者。但从boss”失败作们“来看,一系列的研究结果都以失败告终。但这些研究并非没有意义,我们在研究楼里遇到的大头妹艾德琳,她被称为”一个有意义的病例“。

所以劳伦斯们最终还是发现了关键:上位者并不是”制造“出来的,而是更单纯原始的办法——产出赤子。所以可能有人已经发现了,这里涉及一个时间线的问题,就是研究楼里的研究到底是在进入渔村之前还是之后。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个人的观点很明显:应该是研究在前,渔村在后,也就是DLC的游戏流程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按照事情的发展顺序来的。

原因有这么几点:

1,就是上面说的,从各方信息来看,要进入渔村,比尔金沃斯人必须先与某一个上位者取得联系,从而获取必要的知识;
2,在渔村井中发现的玛利亚的武器,说明中表明当时的玛利亚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错,心灰意冷下连心爱的武器都抛弃了,而如果研究楼内的情景为渔村之后,已经心死的玛利亚还回去给教会看场子这在逻辑上不合理;
3,比尔金沃斯人进到渔村之后极其有针对性的在鱼人头上打洞试图寻找眼睛,说明他们是以”鱼人脑内应该有眼“为前提的,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在渔村发现脑内之眼然后回来试图自己培育,相反是他们一早就在试图获得这个”脑内之眼“但是不成功,之后在进入渔村后有意识的去寻找;

但如果把上一节玛利亚产下赤子的推论加上,就有bug了,产下赤子的玛利亚应该已经死了,怎么又出现在渔村。所以参考《童年的终结》里”怀有赤子的母体占卜出星座信息的设定,可能是在玛利亚怀着赤子还没生的时候他们就进入了渔村了。

简单来说时间上:比尔金沃斯探索遗迹-发现上位者的存在-发现苏美鲁文明和血-叛徒偷血诞生血族-威廉与劳伦斯分道扬镳-研究血的使用方法-怀上赤子-进入渔村-古猎人被诅咒消失-产下赤子-猎人梦境

关于整体的时间线,我会在第四章用更直观的表格的形式归纳一下,这里就不再展开。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月之魔物确实与玛利亚没有关系,人偶只是凯尔曼的潜意识所产生的形象。但是在DLC给我们展示的教会初期的一系列人物中,玛利亚是唯一的明确的血族成员,玛利亚与猎人梦境及人偶的关系也极其明确,而产子与血族的关系又是如此明显,再联系三个结局里的情景,我还是不得不说游戏里关于玛利亚与月之魔物的关系的暗示实在过于强烈,以至于我还是倾向于解释起来有些困难的“玛利亚产子说“……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PS4】《血源诅咒》剧情探讨与考证第三章:阴影中的历史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6+5 (必填)

表情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2)

  1. 这么看设定比较像《忍》里面秀真的妖刀“恶食”
    Lafirel7个月前 (12-23)
  2. 那么,所谓猎人,即某个被诅咒的种族的后裔,同时猎人无法抗拒的对”血“有着偏执的渴望,无论倒下多少次,都可以像只是做了场噩梦一样从灯火处重新醒来。而其结局,要么是在追求鲜血的过程中彻底迷失自我,成为嗜血野兽,要么,就是成为拥有强大血之遗志,能够完成某种使命的存在………… 黑魂版的第一句應該是這樣xd 那么,所谓不死人,即某个獲得王魂的种族的后裔,对”灵魂“有着无法抗拒的欲望,无论死亡多少次,都会再次在营火处站起来。而这些不死人,要么是在追求”灵魂“的过程中迷失自我成为活尸,要么就是成为拥有强大灵魂的,成为新时代的开启者。
    mrsmallbee7个月前 (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