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No.77 疯人院走过了第七个年头,换了新域名GameFV.com,更加好记:GameFavorite,同学们更新一下收藏夹吧。

【PS4】《血源诅咒》剧情探讨与考证第一章:上位者与他们的信徒

其他游戏类 Lafirel 5447浏览 0评论

bloodborne103

前言:

前言主要是对本文特点和成文初衷做一点说明,不关心此部分者可直接跳至正文。

关于本文的主要参考依据:

如标题,本文主要依据的正是日文版游戏。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有两个原因,
其一,是我拜读了目前论坛索引帖里的先行者们的剧情相关文章,绝大多数是以英文和两个中文版为参照;

其二,是我对魂系列一直以来的他语言版本的翻译水准持一定的怀疑态度,这并不是说我自认水平比专业的翻译者还高,而是我认为制作团队出于保密等原因很可能并未给外包的翻译团队足够的信息,而魂系列的剧情表达又是如此的……(此处省略若干字),所以翻译者很可能很多地方也是半猜半蒙+自己未必正确的理解;同时多语言版本很可能本来就是从英文等已经经过翻译的版本再翻译而成,造成二次偏差(比如本次的繁中?)。

综上,本人仅以并不敢说精通之日文水平斗胆尝试这一工作…………

除了日文版游戏中出现的文本、对话及影像内容,日文版官方攻略书也将作为重要的参考资料(可惜目前还在路上,可能还要等一周以上……不过预计此帖更新的不会很快,到手后会逐渐追加内容进去)。除此之外,其他一些已经通过某些渠道被官方肯定的信息也会在一些时候作为依据,比如在英文版攻略书的访谈记录中宫崎英高明确肯定了大教堂的头骨是罗伦斯的。

关于本文的章节划分:

目前为止的剧情分析,都力图于按照事件发生的顺序、人物关系的产生顺序、等正常叙事逻辑的顺序来试图解析血源的剧情。当然这是最容易理解的记述方式,但我个人发现此种方式有一个问题,就是用这种方式表达魂系列惯有的碎片式+主视角探索式的叙事方式下的故事的时候,无可避免的要把游戏中明确给出的信息和分析者的推测(即脑补)杂糅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的时候还很顺利,分析进行到一定程度后就会发现在这种线性结构下不得不用更大的脑洞去填补之前在已知事实中不经意参杂的推测,而我想尽量避免这种情况。

所以我最后决定采用一种类似于软件工程里”面向对象“的模块化的方式来对付这个碎片化的故事。显然我已经有一些想法,但我必须承认我其实还并没有完全成型的关于内容的结构,但是我觉得与其闭门造车不如拿出来抛砖引玉,毕竟这不是什么学术论文只是一个游戏的剧情分析,还望各路大神不吝赐教。

关于本文的分析方式:

如解释章节划分部分所说,我试图将游戏中明确给出的信息和任何可能的推测及臆想相抽离,所以每一个“模块”——即章节——都会采用这样的形式,每个小章节分为三个部分:

1【游戏中已知的事实】:

可能是游戏中人物直接的对话内容,也可能是由多个文本信息共同表现出的某种事实,若为后者我会列出这一被本文认定为【事实】的条目的相关证据。当然有人会质疑”你这不也是推测吗?“诚然我在这一部分也可以只帖图片和视频,但是那就成了单纯的搬运而非分析了,没有任何提炼的内容也不具有可读性,所以请理解为在本文中被列为【事实】的内容一定是具有绝对可信依据的。当然,这部分内容是全文的基础,若有明显的错漏会是很大的问题,所以绝对欢迎质疑和指摘。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在【事实】中,除了常见的肯定式内容,也有我认为值得注意的否定和非否定内容,解释起来比较麻烦,大家在阅读时自然就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了。

2【较明显的合理推测】:

此为虽然无明确的证据,但在【事实】中有较为明显的暗示的内容,但对【事实】中没有提到的部分不做任何脑补。何为“较为明显的暗示”,这肯定难免有主观因素,所以同样请大家指出任何可能的质疑和不合理。

3【可能的猜想】:

为了使故事完整,在既没有明确事实,也没有可依据的暗示的部分,探讨其可能性。因为我对宫崎英高游戏系列的剧本的理解中,除去刻意设置的悬念,还有很多本来就是开放式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正是剧本作者的初衷,所以才会感到“不论怎么解释都有道理,但不论怎么解释又都有疑问”。所以这部分内容的特点是对一个游戏中表述比较模糊的事物给出多个可能性,而非一定要用某一种解释圆回整个故事,因为这在我看来本身就是不太可能的(苦笑)。

关于翻译:

可能大家会发现文中的翻译在语言润色上有些生硬,虽然本人的日文水平还远达不到母语的程度,但也不至于只会直译……这种做法只是为了在保证语言文法上流畅的前提下,更完整的将日文原意转达,刻意避免过多的语言修饰。
另外就是关于一些音译的名词,都是我自己擅自音译的……可能与大家熟悉的两个中文版本有些出入,因为我手上只有一套日文版游戏……如果造成大家的阅读不适请指出,我会一点一点编辑修改。

正文:

第一章 上位者与他们的信徒

1-1,存在的生者

这一节主要是对游戏中已知的可以确定的存在(或者说生命体)做一个概述。从帖子一出来就有阅读的朋友会发现这一节是在我写完1-2后追加进来的,因为我发现有必要在具体展开每个部分之前将一些前提做个交代。

【游戏中已知的事实】:

【事实1-1-1】:

目前明确在游戏中——或真正现身,或被记述与文本中——出现的,血源世界的存在,有且只有以下4种:

上位者
眷属
野兽(包括动物和兽化的人)
人类

这一事实非常重要。因为目前很多对剧情的分析,由于克苏鲁神话中存在有外神,旧日支配者,本地神等,所以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擅自给血源的世界里脑补出来古神外神……但截至目前,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血源的世界中有以上4种以外的任何存在,甚至暗示都没有。

诚然,我亦无法证明这些脑补出的神不存在,就像我们无法证明现实世界的各种人们信奉的神明是否存在一样。但是如果接受了这种假设,那么就相当于接受了所有游戏中有或没有的事物,说白了就是一个无尽的脑洞,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既然我以“考证法”为前提,那么由此产生的底线就是只接受可证明的存在。

人类与野兽作为最普通的生物在游戏过程中大量出现,他们的存在不需要证据。
而至于上位者与眷属,在游戏中的各种文本里也反复出现,本也不需要证据,不过这两种存在毕竟不是随处可见的,权且用这一最直接的物品作为更客观的证据

证据1-1:上位者的死血
翻译:
寄宿着上位者的血之遗志的遗物
使用后可以获得“宇宙”或者“噩梦”程度的血之遗志虽与“天启”相似,但这是(人类)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的东西

证据1-2:眷属的死血
翻译:
与上位者有着某种联系,非人之眷属们的死血。
使用后可以获得无法言喻之程度的血之遗志
这既是人类的未来——曾经比尔金沃斯(的学者们)得见的神圣秘密

大家可以发现,这两个证据给出的信息远超过证明上位者与眷属存在这么简单,但是这里先不做展开,稍后会在其他部分分别讨论。

【事实1-1-2】

在游戏中明确被称为上位者的存在有且只有三个,他们是:

无形之上位者奥顿(姿なき上位者オドン)
被遗弃之上位者艾普利艾塔斯(見捨てられた上位者エーブリエタース)
噩梦之上位者,名字不详(悪夢に住まう上位者)

这三个上位者及其相关势力都会在之后的章节分别详细讨论,届时会有大量相关证据,这里就不一一举证了,读者也可以认为本大章的之后几个小节的内容整体都为此条事实的证据。但这里想要强调的是,在游戏本体内容中(特指:不括奖杯说明……),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可证明有以上三者以外的上位者的存在,但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上位者的数量,故而也不能否定其他上位者存在的可能性。

【事实1-1-3】

在游戏的奖杯说明中,被称为上位者的存在共有5个,他们是:

白痴蜘蛛罗姆(白痴の蜘蛛、ロマ)
梅尔柯的奶妈(メルゴーの乳母)
阿曼朵思(アメンドース)
星界使者(星界からの使者)
星之女儿艾普利艾塔斯(星の娘、エーブリエタース)

很明显我将【事实1-1-2】与【事实1-1-3】作为两个事实列出是奇怪的做法。正常情况下会将二者综合起来形成一个上位者名单,而我这么做的原因其实也简单,就是我对后者,即奖杯说明中给出的名单持一定的怀疑态度。但事实就是事实,我必须遵守这个原则,遇到不利于自己推论的事实就选择性无视就不称之为考证法了。而奖杯的说明文字确实是不能无视的一部分信息,所以在没有进一步其他的绝对可信的相反证据之前,我将此内容认定为事实并列于此处。

【事实1-1-4】

在游戏中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据,可以用来说明上位者之间的关系。即他们之间可以是敌对的,友好的,无视的或者其他任何关系都是有可能的。

这是一条否定式事实,没有任何证据即是此条的证据(汗),特别提出这一点是因为在以后的章节中会涉及这个内容。

最后想说明一下对“上位者”这个词的翻译问题,这应该算是一个日语的自造词。日语中是有“神(かみ)”等明确描述神明的词汇的,但在这里却没有使用。而且:

物品:上位者的睿智
翻译:
被称为上位者的、近乎神的存在们
所遗失的睿智的碎片
使用后可以获得大量启蒙
比尔沃金思的威廉曾如此道破:
“我们(人类)的思考维度太低了,需要更多的眼睛”

“近乎神“也就说不是神喽~所以从奖杯来看(通过更换系统语言可以看到其他语言版本的奖杯说明,而游戏中具体怎么翻译的由于我手里没有中文版游戏,所以不清楚)中文翻译为“大神””古神袛“就很难说是好的选择了。而英文版的great one我觉得是很不错的译法。

总之结合以上理由和我目前对上位者的理解,我决定直接使用日文汉字的原词,其字面意思即为”高级的存在“。

第一章第一节就是以上的内容了,由于是做一个概括式的交代,故这一节就没有推测和猜想部分了,当然不排除以后还会追加内容的可能。

1-2,无形之上位者奥顿(姿なき上位者オドン)・血族・妓女阿丽安娜(アリアンナ)

【游戏中已知的事实】:

【事实1-2-1】:

首次向阿尔弗雷德询问关于血族时他描述的关于血族的历史,

原文:
「偉大なるローゲリウス師は言っています、かつてビルゲンワースの学び舎に裏切り者があり、禁断の血を、カインハーストの城に持ち帰った、そこで、人ならぬ穢れた血族が生まれたのです。……血族は、医療教会の血の救いを穢し、侵す、許されない存在です。その血族が、血族の長が、今もまだ生き残っている。だから私は、師の遺志を継ぐために探しているのです、カインハーストに至る道を……」

翻译:
伟大的罗杰留斯大师说过,曾经在比尔金沃斯的学院里出现过一个背叛者,将禁断之血带回了凯茵赫斯特城,在那里,诞生了非人的污秽血族。血族的存在,是对医疗教会的血疗的玷污和侵犯,是无法容忍的存在。而这个血族的领导,时至今日依然活在世上,所以我要继承先师的遗志,寻找去往凯茵赫斯特之道路……(大致的内容大家应该都不陌生,但请注意关键词污秽)

【事实1-2-2】:

妓女阿丽安娜是血族后裔

证据1-3:我们可以在凯茵城拾取到一件和阿丽安娜完全一样的贵族礼服:
翻译:
剪裁合身的胭脂红色礼服。
源自如今已经没落(原词直译为破败)的凯茵赫斯特的古老血脉之末代后裔的贵族的服饰。

证据1-4:将阿丽安娜引至奥顿教会后,可以与其对话获得阿丽安娜之血:
翻译:
圣堂街的妓女阿丽安娜的”施舍之血“
她的血甘甜、回复HP的同时,还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提高体力的回复速度
若是古老的医疗教会的人的话,或许会察觉到吧——这血与曾经被教会列为禁忌的血是十分接近的东西。

证据1-5:血月后杀死阿丽安娜产下的异形胎儿后获得的第三根脐带:
翻译:
被以别名“眼之带”而被世人所知的伟大遗物。即使是上位者,也只有初生之婴儿,即赤子(注*)才拥有此物。得名“脐带”也正因如此。
所有的上位者都失去了赤子,并追寻着赤子。无形之上位者奥顿也不例外。难道不正是污秽之血导致了这神秘的交媾吗
使用此物可以获得启蒙,而且据说同时还可以在内部获得眼睛。但是究竟会招致何种结果,如今已无人知晓。

(*)赤子在日语中即为初生婴孩之意,日常中一般用赤ちゃん或赤ん坊等来泛指婴儿,“赤子”在语感上带有更为晦涩神秘之感。为了行文及阅读方便,以下译文中统一直接使用赤子一词,但请大家记住”初生的婴儿上位者“这一词义,与后文很多内容有关。

证据1-6:与血族女王订立契约后,可以获得符文”污秽“: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学徒、笔记者卡雷尔所留下的秘文字的其中一个。
被赋予”血“的意思的文字存在有数个,而”污秽“(穢れ在日语中算一个字或词)正是其中之一。值得一提的是其还具有”契约“之意。
拥有此契约之人,即为凯茵赫斯特的血族——血之猎人。从死血、特别是猎人的死血中为女王寻找”污秽“。
然而,”污秽“同时也是医疗教会的禁忌,(使用此符文者)请务必小心处刑队。

由以上信息,特别是关键词“污秽”“禁忌”,可认为阿丽安娜为血族后裔应为确凿无疑的,同时可知,也正因为阿丽安娜有着血族的血统,才会在血月后产下异形胎儿,而这也与下一部分内容有这密切的关系。

【事实1-2-3】:

血族实际上为无形之上位者奥顿的侍奉(信奉)者

【事实1-2-4】:

无形之上位者奥顿,实际即为”血之上位者“

这两条放在一起论证较为便于理解。
上文证据1-5:第三根脐带同样为此条事实的证据,特别请注意妓女的”污秽“之血导致奥顿与其发生的”神秘交媾“从而产下异形胎儿这一点。
上文证据1-6:符文”污秽“同样为此条事实的证据,特别请注意在卡雷尔秘文字中”污秽“这个字同样有”血“的意思这一点。
然而仅仅至此,这两条还最多算作”明显的暗示“而不足以被称为事实,使我敢于将这两条列为事实的更为直接的证据——

证据1-7:在血月之前击杀诊疗所的假医师可以获得符文:奥顿之蠕动
翻译:
用以给非人语言注音的卡雷尔文字的一个。
所谓“蠕动”,似从血的温热中发现隐秘的渗透之物
通过猎人的阴暗技巧——内脏攻击回复水银弹
与是否为人(的血)无关,被渗透的血即为上等的触媒
而这,才正式无形之上位者奥顿的真实面目
因此奥顿也好,那些不知情的他的信徒也罢,都在追寻着这隐藏着的真相

证据1-8:装备符文:污秽的状态下击杀其他猎人可以获得物品血之污秽(我是杀了血月后的未见村3基佬,杀其他猎人或玩家是否可以获得我个人还没有验证)
翻译:
凯茵赫斯特的血族、血之猎人们从人的死血中发现的,令人生厌的东西血之遗志的中毒者——即猎人们,正是被(血之污秽)寄宿概率最高的人
因此想必,他们猎杀猎人,并将得到的“污秽”献给女王安娜丽泽(アンナリーゼ)供其服下
这是为了完成血族的悲愿——亲手拥抱血之赤子

【较明显的合理推测】

总结一下目前已知的关于奥顿、血族的事实,那么这一部分的轮廓大致为:

当年,某个凯茵赫斯特出身的比尔金沃斯的成员(很有可能就是女王安娜丽泽,但没有直接证据),偷了污秽之血——实际上可以说是即是奥顿之血——并带回了凯茵赫斯特,使用了污秽之血(基本可以理解为就是服下了污秽之血,但游戏中并没有明说),与奥顿签订了契约,成为了血族。而从此这些血族被人们所知的重要行为,就是猎杀其他的猎人从而获得“血之污秽”并献给他们的女王。且其最终目的,就是产下“血之赤子——其实就是奥顿之子。而这一切的原因很明显:因为“所有的上位者都失去了赤子,同时追寻着赤子,奥顿也不例外”(此处请回想起上文赤子的意思:婴儿上位者)。

那么回到玩家所处的世时代。这个时代血族虽然已被处刑队清洗,但永生的女王依然健在,血月之后为什么奥顿选择只是末裔的阿丽安娜产下赤子而不是早就直接服下污秽之血的安娜丽泽公主呢?可能有很多人都发现了,即使血月之后凯茵赫斯特的月亮还依然是正常的。所以产下赤子,血月应是必要条件,这也正是奥顿只能选择阿丽安娜产子的原因。可能是因为阿丽安娜只是血族的末裔,又无从收集更多的血之污秽,所以貌似这个赤子仿佛不太成功(这一点无从考证……),但从拥有“眼之带”这一点来看,其还是如假包换的赤子。

关于血月与赤子的关系,将会在其他章节作为重要内容进行论证。

关于无形之上位者奥顿到底是何种存在并没有被直接描述,这里有一种我认为比较合理的推测:

存在于所有人或非人的血液中的”血之污秽“,即为上位者奥顿本身。而正因为这存在于万物血液中的形态,故而得名”无形之上位者“。

这一推测的依据,请大家回想本部分上面列举的几个证据,秘文字”污秽“即”血“之意,而最重要的证据,符文:奥顿之蠕动那蠕虫扭动般的形象和说明文字中的被渗透的血即为上等的触媒,而这,才正式无形之上位者奥顿的真实面目一段几乎已经不是暗示,是明说了。

”血即是污秽,污秽即是奥顿,奥顿,即是无形的血之上位者“

【可能的猜想】

基于以上的事实和较为明显的暗示所得结论,我有如下猜想,但只是猜想,无根据,并且与之后的章节及其他分析无关。

奥顿的信者通过收集分散于各生物,特别是猎人身上的血之污秽——即无数的奥顿的微小的一部分来产下奥顿的赤子,那这个赤子是什么?其实不就是奥顿的某种程度的分身吗?那么我们设想一种极限情况,若有奥顿的信者(比如血族公主)收集了世间所有万物之血液,那产出的岂不是奥顿本身?

换一个角度看,血液即奥顿本身,那所有有血肉的生物岂不是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奥顿之子(当然除了那些蓝血的外星家伙)?每一个人只要收集足够多的”血之污秽“都可以产出无限接近完全体的”无形之上位者“?这设定是不是看着眼熟?还记得大明湖畔,啊不是,黑暗之魂里的某种”被忽视的小人“吗?

可以就此打住了,这一类的事情窃以为就可以归为创作者故意留下的”开放性“的部分了,各位心中应该都有自己的答案。

不过奥顿相关的谜还有很多。在拥有”奥顿教会“之地产生的治愈教会为何会仇视甚至肃清奥顿的信奉者——血族?为何杀死假医师能获得符文:奥顿之蠕动,此人与奥顿是何关系?既然污秽之血是从比尔金沃斯被盗出,那么学院和威廉又与奥顿是何关系?为何多美鲁女王亚楠叫做”血之女王“?

虽然血族这条线被很多人认为是支线,与主线关系不大。但是想想这个游戏的名字bloodborne,一切故事又都围绕着”血“。再回看上面的内容,恐怕各位和我一样很难再这么说了,这也是我首先写下这部分内容的原因。虽然本小结的内容暂时到此,但是之后的很多章节还会有很多关于奥顿的内容,应该可以使我们更多的了解关于这个神秘的上位者的其他信息。

1-3,被遗弃之上位者艾普利艾塔斯(見捨てられた上位者エーブリエタース)・圣歌队

【游戏中已知的事实】:

【事实1-3-1】:

圣歌队是医疗教会中的高阶组织,是由教会孤儿院的孤儿为基础儿形成,因此孤儿院所在的圣堂街上层成为了圣歌队的据点

证据1-9:物品上层钥匙
翻译:
开启圣堂街上层的钥匙
医疗教会有两个高阶会派
“曼西斯学派”于隐匿之街,“圣歌队”于圣堂街上层,
各自拥有各自的据点
也就是说,用这把钥匙可以接近圣歌队

证据1-10:物品孤儿院的钥匙
翻译:
圣歌队的诞生之地,孤儿院的大门钥匙。
坐落于大圣堂脚下的孤儿院,曾经是(教会成员)进行学习与实验的场所。
这些年幼的孤儿们,不久之后,就渐渐成为了医疗教会的秘密大脑。
后来使教会分裂为两派的高级教派——圣歌队诞生了

【事实1-3-2】:

圣歌队及其信仰的诞生,也来自于古老遗迹中的发现。

证据1-11:物品伊兹的大圣杯
翻译:
能够解开地下遗迹的封印的圣杯中的一个
特别是大圣杯,能够通往遗迹的更为隐秘之所
后来成为医疗教会的高级会派“圣歌队”的基石的伊兹大圣杯,
是自比尔金沃斯时代以来首个出土的大圣杯
并且终于,使他们得以觐见艾普利艾塔斯

证据1-12:物品艾普利艾塔斯的预兆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学者们曾经得以觐见的某种神秘事物的遗迹。
通过作为“为上位者的预兆”而被知晓的软体生物——精灵作为媒介,
可以召唤出被遗弃之上位者艾普利艾塔斯的一部分
这一发现,成为了在地下遗迹中对宇宙奥秘的探求的开始。
在那之后成立的“圣歌队”也与此有关

【事实1-3-3】:

圣歌队的终极目标继承自导师威廉,即获得“上位之思考”能力——人类的进化。但他们信奉天空、宇宙和星辰,认为通过对宇宙的探究才是达到目标的正确途径。某种意义上来说,圣歌队即是被遗弃之上位者艾普利艾塔斯的信奉者

证据1-13:物品蒙眼帽子
翻译:
医疗教会的上层,“圣歌队”的服装
“圣歌队”,作为医疗教会的高级圣职者的同时,
也是继承了比尔金沃斯思想的的学者们。
这种遮住眼睛的帽子,是为了证明,就算已经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他们依然是导师威廉的直系继承人

证据1-14:物品圣歌装束
翻译:
医疗教会的上层,“圣歌队”的服装
“圣歌队”,作为医疗教会的高级圣职者的同时,
也是继承了比尔金沃斯思想的的学者们。
与被遗弃之上位者一起仰望星空,探索来自星辰之光辉
才是达到超越之思维的正确道路

证据1-15:物品星眼之猎人证
翻译:
医疗教会的高级会派“圣歌队”成员的证明。
中间的瞳石象征着宇宙
据说“圣歌队”的觉醒,实在某日突然降临的。
也就是说,宇宙难道不正是存在于吾等近在咫尺的头上吗?

证据1-16:物品厄运伊兹泛圣杯
翻译:
能够解开地下遗迹各处的封印的泛圣杯中的一个
带有厄运的此物,能够通过仪式召唤厄运之钟声
即召唤出多梅鲁人中的疯狂女性:钟鸣之女
“圣歌队”认为,伊兹之地与宇宙相通
因此上位者们可以获得超越之思维

【事实1-3-4】:

从一些迹象来看,圣歌队的研究虽有一定的成果,但是并未获得成功

证据1-17:物品来自远方的呼唤
翻译:
医疗教会的上层“圣歌队”的秘仪之一
医疗教会曾经试图,通过以精灵为媒介接触高次元之暗黑,进而与遥远的远方进行联络
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然而虽然为失败之作,但仪式进行时所产生的星辰的微小爆炸
成为了一种“圣歌队”的特别力量,实在是失败乃成功之母

证据1-18:物品剥下的精灵外壳
翻译:
剥下来的,作为上位者之预兆而被知晓的的软体生物的外壳
软体生物有很多种,医疗教会把它们统称为精灵
特别是还残留有滑腻(粘液)的剥下的外壳,还残留着神秘的力量
通过擦拭,可以使武器被神秘的力量所缠绕

证据1-19:物品圣歌之钟
翻译:
医疗教会的上层“圣歌队”的特殊狩猎道具
具有可以跨越次元的神秘音色的钟的仿制品。
这个银色的小钟的音色虽然终究还是没能跨越次元
但是具有可以给所有合作者带来力量和治愈的效果

【较明显的合理推测】

游戏中关于圣歌团及艾普利艾塔斯的信息虽然不少,主要的事实也比较清楚,但是在关键问题上却显得十分的片面。

简单总结比较清晰的部分:医疗教会经营着一所孤儿院,坐落于圣堂街。既然是教会设施,孤儿院中的孤儿日后自然会加入教会成为神职人员,或许其中一部分还成为了教会猎人。而且可以想象这些具有同样出身的孤儿在教会中渐渐形成了小团体,影响日渐扩大,甚至占据了教会的领导阶层。但此时他们还并没有有别于其他教会成员的特别的思想。
直到在遗迹中的包括伊兹大圣杯在内的种种新发现——众所周知教会从未停止遗迹的挖掘和研究工作——使他们终于产生了自己的关于真理与进化的思想,即在上面事实中提到的,通过对宇宙的探究达到高级的思考能力,从而实现人类的进化。并且把有同样目的的威廉视为导师,虽然明明他们信仰和研究的东西完全不是一回事………………

而游戏中没有直接给出的,只能通过种种迹象推测的部分,就是圣歌队到底具体进行了什么研究,最后得到了什么结果。这里谈谈我个人的,根据现有事实的一点推测:

首先,关于叹息祭坛(嘆き祭壇,也可翻译成悲伤祭坛)前的星之女儿艾普利艾塔斯虽然貌似是由圣歌队召唤而来,但是实际很可能并非如此。首先,游戏中对这一事件的用词为“觐见”(見える,意为与长辈或上级会面),而非“召唤”,其次种种迹象表明,圣歌队关于“召唤”“交信”的研究似乎都并不成功。
那么这个星之女是从何处而来呢?我们知道叹息祭坛上那个形似蜘蛛的残骸据有回溯时间的能力——我们献上血族女王肉块后显示的信息不是复活或治愈,而是明确的表述为“时间返回(巻き戻す)”——而在祭坛前,就是星之女儿艾普利艾塔斯。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其实这个星之女儿艾普利艾塔斯是由某种东西通过时间回溯变成的!

那么问题来了,学挖掘机哪家……咳,到底是什么东西变成的呢?还记得在教会上层到处可见的外形酷似妓女产下的怪胎的东西吗?,他们都在一点一点尽力的向着叹息祭坛的方向移动,为什么呢?也许你也联想到了,boss星之女儿很可能是这其中一只的、英文攻略书中称之为星之子的东西通过时间回溯变成的。

下面是我截的一张稍微近距离一点的这个小东西的正面图,那几乎是迷你版星之女儿头部的小脑袋
似乎可以作为这一推测的左证(boss的图片视频网上有的是,请大家自行搜索对比,大家认为有必要的话之后会加上boss图)

而传说中圣歌队的“觉醒”是在某一天突然出现这一点,也可以证明给与圣歌队重要启迪的事件很可能是个意外事件——他们从遗迹中带回来的这些小东西偶然的接触到了叹息祭坛,变成了星之女儿……

而且有信息显示比尔金沃斯的学者很可能掌握相关信息,不过这一点留到学院相关章节再表。

那么圣歌队之后的研究呢?“与艾普利艾塔斯一同仰望天空,探索星星的奥秘“?从玩家一靠近星之女儿后她就毫不犹豫的攻击玩家来看,圣歌队的这个研究想必是遭受了悲惨的结局的…………

那些大头的蓝色外星人呢,则很可能是宇宙中的艾普利艾塔斯的眷属,或者由艾普利艾塔斯的本体派来的,或者是感受到了星之女的某种信号而自己找来的,不过目的还不是很明确,但是呢,眷属自然而然的会追寻他们侍奉的上位者似乎也不一定需要什么理由。。

回帖中 narcissu0510 指出了,诊疗所里假医生既然通过人体制造出了蓝色外星人,那么教会上层这些“星之使者”很有可能也是圣歌队通过人体“制造”的。或者圣歌队为了获得“超越之思维”,将自己变成了这些星界的“眷属”?(不知为何越来越觉得这非常可能……)。
感谢 narcissu0510 兄的重要启迪。

同时,这也解释了艾普利艾塔斯作为”星之女儿“即上位者之子——赤子,为何没有眼之带的问题。因为她是通过时间回溯直接变到成年状态的。

可能这里有人就有疑问了,为何明明是时间回溯,却把看起来是幼子的星之子回溯成了成体?这不是反了吗?要解释这一点就涉及到更深一层的推测了——被遗弃之上位者艾普利艾塔斯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

【可能的猜想】

读过上一节的朋友可能已经看出了我关于上位者及赤子的一个观点。即上位者的幼子——赤子其实是上位者身体一部分的转生。而所谓的”上位者都失去了赤子,并追寻着赤子“,即是上位者由于某种原因都失去了在凡间的分身(被封印于地下,或者说另一次元),所以都试图在凡间再次产下分身,也就是赤子。奥顿是如此,艾普利艾塔斯是如此,而之后的相关章节会涉及到,噩梦上位者也是如此。他们对人类的死活和进化是没有任何感觉的,只是单纯的试图繁衍后代,返回地上,很明显,这一点与克苏鲁神话中对神明的设定颇为类似。

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星之女儿和各种信息中显示的”被遗弃之上位者“同名——都叫做艾普利艾塔斯,因为星之女儿可以说即是一个上位者之子,同时也是上位者本身(的一部分),而孤儿院那些”星之子”可以理解为更为细小的,上位者的“肉块”,所以和血族女王一样,将女王的肉块献上可以”复活“女王,将艾普利艾塔斯的肉块献上就“召唤”出了上位者的分身…………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星之女儿是由那些星之子聚合而成,貌似也说的通,不过我更倾向于第一种推测,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在凡间的这些上位者的“微小分身”可以通过“直接合体”的方式聚合成更大的分身…………

那么艾普利艾塔斯为何被称作被遗弃的上位者?答案是:只能猜……因为没有任何明确的信息……我的猜测:

上位者本来应该是属于地上的,艾普利艾塔斯或者本来就是异类,具有宇宙,或者说星辰之力量而受到排挤被流放到宇宙;或者由于被流放而获得了或者说转变成为某种类似宇宙的力量;又或者根本就没有什么流放,人家本来就是存在于宇宙星辰之间的…………

总之,如果说奥顿作为血之上位者通过血存在于世间众生,所以得名“无形之上位者”的话,那么艾普利艾塔斯就是存在于地上世界之外的宇宙空间的”星之上位者“,故而得名“被抛弃之上位者”的吧(现世的这些命名恐怕都是由比尔金沃斯学院提出的)。

最后剩下了一个唯一的问题:叹息祭坛可以回溯时间的残骸到底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可以说是游戏中几个重要的谜团之一,因为几乎没有任何文字信息涉及这个内容,所以要写也只能推测,这里先按下不表,可能会在第一章最后试着和其他一些问题一起探讨一下。

1-4,噩梦之上位者(悪夢に住まう上位者)・曼西斯教派(マンシス教派)

【游戏中已知的事实】:

【事实1-4-1】:

曼西斯教派是医疗教会的两个上位会派之一,是噩梦之上位者的信奉者,据点在隐匿之街。他们曾试图与后者进行联系并在某种程度上取得了成功

证据1-9:物品上层钥匙

翻译:
开启圣堂街上层的钥匙
医疗教会有两个高阶会派
“曼西斯学派”于隐匿之街,“圣歌队”于圣堂街上层,
各自拥有各自的据点
也就是说,用这把钥匙可以接近圣歌队

证据1-20:物品曼西斯之笼
曼西斯之笼.jpg
翻译:
象征着隐匿之街的主宰——“曼斯斯学派”的
奇妙方法的六角形铁笼
此物用以对意识的戒律,还可以使(使用者)对世俗世界获得可观(的认识)
同时也是用以同梦之上位者交流的触角
然后,实际上是将他们引导至期望中的噩梦

【事实1-4-2】:

在卡雷尔秘文字中用”月“来代表噩梦之上位者的声音,而对曼西斯噩梦中的”曼西斯之脑“使用动作”交信“,可以获得符文“月”

证据1-21:物品符文”月“
月.jpg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学徒、笔记者卡雷尔所留下的秘文字的其中一个。
用以表示噩梦之上位者的声音、
被赋予”月“意义,可以使(使用者)获得更多血之遗志
噩梦之上位者,或可说即为具有感应的精神意识
因此会经常对呼唤者的声音给与回馈

【事实1-4-3】:

游戏中并未明确指出”曼西斯“到底为何物或指代何物,但通过游戏中的重要物品第三个脐带中的其中一个可知——”曼西斯“、”脑“、”梅尔哥“三个关键词之间具有某种联系

证据1-22:这是一条游戏场景类证据——游戏中的曼西斯之脑被通过机关悬挂于曼西斯噩梦中的梅尔哥之塔顶 部(感觉像绕口令,汗……)

证据1-23:击败梅尔哥的乳母后获得物品第三根脐带:
第三跟脐带二.jpg
翻译:
被以别名“眼之带”而被世人所知的伟大遗物。即使是上位者,也只有初生之婴儿,即赤子(注*)才拥有此物。得名“脐带”也正因如此。
所有的上位者都失去了赤子,并追寻着赤子。因此这导致了与梅尔哥的邂逅
从而使曼西斯被赋予了残疾的脑浆(注*)
使用此物可以获得启蒙,而且据说同时还可以在内部获得眼睛。但是究竟会招致何种结果,如今已无人知晓。

(*)也可译为”损坏的脑浆“、”残缺不全的脑浆“、”糊成一锅粥的脑浆“……请诸位参考曼西斯之脑的尊容自行理解……

【事实1-4-4】:

在与噩梦之主米珂拉修战斗时他会有如下自白:

原文:
「はあ、ああ、ゴース、あるいわゴスム、我らの祈りが聞こえぬか、白痴のロマにそうしたように、我らに瞳を授けたまえ、我らの脳に瞳を与え、獣の愚かを克させたまえ。泥に浸かり、もはや見えぬ湖。宇宙よ!やがてこそ、舌を噛み、語り明かそう、明かし語ろう……新しい思索、超次元を!ウ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アッ!」

翻译:
呜呼、啊,哥斯、或曰哥斯姆,可听到吾等之祈祷否?请像汝对白痴的罗姆所做的那样,赐予吾等眼眸吧、赐予吾等眼眸、克服那野兽的愚蠢吧!浸染于泥泞中,已不可得见的湖。宇宙啊!只愿即刻、紧咬口舌、彻夜长谈、长谈彻夜(注*)……哇哦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这是个双关语,“語り明かす”意为谈话至天明,而反过来说“明かし語ろう”则为”坦白地交谈“的意思,这里采用了更符合原
文语言节奏的译法

【事实1-4-5】:

在曼西斯教派的据点隐匿之街,有某人/某势力的多个留言,其意为阻止曼西斯教派于隐匿之街进行的某种与月亮、赤子、兽疫有关之仪式。但目前无法证明留言之出处,亦无法证实留言为同一人/势力所为

证据1-24:隐匿之街地下牢狱留言1:
监狱留言.jpg
翻译:
必须阻止曼西斯的仪式,否则所有人都会变成野兽

证据1-25:隐匿之街地下牢狱留言2:
疯子们.jpg
翻译:
这些疯子,他们的仪式召唤了月亮,并将其隐藏了起来。
只能打破这隐匿(之法)

证据1-26:隐匿之街亚哈格尔教会留言:
大厅留言.jpg
翻译:
噩梦的仪式,与赤子同在
找到赤子,停止那哭泣声

【事实1-4-6】:

曼西斯教派出于某种目的,在暗中通过亚哈格尔教会的猎人,从其他地方持续的绑架人到隐匿之街

证据1-27:物品亚哈格尔的黑衣
亚哈格尔黑衣.jpg
翻译:
隐匿之街的猎人们披挂的厚重黑衣
他们与隐匿之街的主宰“曼西斯教派”暗中勾结,成为专干绑架勾当的
有名无实的猎人,这是他们的用来在夜里隐蔽自己的服装
以物理防御为主要思想的同时,据说那缠绕着的粗草绳既是
作为绑架时的工具,又是某种诅咒(的象征)

【事实1-4-7】:

服下第三脐带可以见到的游戏的最终BOSS日文原名为“月の魔物”,游戏中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其与”噩梦之上位者“有任何关系,同时无论游戏中或奖杯说明中,都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月の魔物“是上位者之一。

这是一条否定事实。特别提出是因为我看目前主流观点有认为月之魔物为”梦之上位者“的倾向,并且称其为”月神“。目前来看可以认为这是毫无根据,且有很多明显的逻辑上的不合理之处的。不过具体内容会在后面的章节论述,本节会专注于标题所示内容讨论。

【较明显的合理推测】

本节涉及内容在整个故事中可以说是关键中的关键,而至今血源讲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故事还众说纷纭的原因也就在于这部分内容恰恰是游戏中最语焉不详的部分。

关于“隠し街”的翻译想先说明一下。因为其字面意思就是“隐藏的街道”,而不是“被隐藏的村子”,如果是后者应该叫“隠し里”或“隠され里”,我采用了更直白的“隐匿之街”的译法。(因有朋友指出我对动词连用型在实际翻译中的应用理解过于刻板,我也稍微查了下字典复习了一下之后认为这个指摘是正确的,那么我编辑了一下并删去对中文版游戏翻译的吐槽~)

回到正题,我们会发现只有这些事实似乎无法完整的穿起一条线,那我们不如先还原成“完形填空”的形式,将目前还不清楚的地方标注出来

某一时期,在医疗教会内部因某种契机出现了一种高级会派——曼西斯教派。他们在亚哈格尔教会所在地隐匿之街成立据点。
已知的曼西斯教会的行为有三:
1,出于某种目的,他们开始从其他地方绑架人回来并关押起来,这些人被分批带走后下落不明;
2,通过”奇妙的方式“试图与噩梦之上位者交流,并进入了“期望中的噩梦”;
3,进行某种仪式召唤了“月亮”
而无论如何,其结果就是游戏中我们在“噩梦边境”、“隐匿之街”和“曼西斯噩梦”中体验到的内容。

确切时间不可知,但既然被称作“使医疗教会一分为二”的其中之一,至少是和圣歌团在一定时期内同时存在过的。至于出现的原因,既然是医疗教会的分支,其基础一定是来自比尔金沃斯的,并且这一点有一定证据基础,在之后的相关章节会详细讨论。而曼西斯教会的所作所为基本可以联系为:很可能由于进行了”交流仪式”的人——也就是隐匿之街深处我们见到的头戴铁笼的家伙们——没有一个苏醒过来的,所以他们只能通过绑架强行的不断送人进入噩梦,期待有人可以“完成任务”,带着梦之上位者的启迪返回人间,也就是苏醒过来。

但这里还有几个很重要的谜团:

・噩梦之主米珂拉修及其所说的语无伦次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比较清楚的部分:

首先,他所祈祷的对象,“ゴスム”,主流认为是“宇宙”的意思,但宇宙的外来语在日语中是“コスモ”(意大利语Cosmo)和”コスモス”(英语cosmos)。而“ゴース”就更加费解了。但是联系下文又有直接用音读词 宇宙(うちゅう)的呼唤,所以认为是宇宙也比较有道理。不过既然不能肯定,这里我先保守的使用音译。

其次,这个“格斯姆”曾经“赐予白痴的蜘蛛罗姆“眼睛”,所以米克拉修祈祷其也赐予自己“眼睛”,并认为这个“眼睛”可以克服兽化;

最后,还提到了”看不见的湖“和”超次元的思维“

无论从任何方面看,这个在噩梦中叫做噩梦之主的家伙竟然在向代表宇宙的遗弃上位者艾普利艾塔斯祈祷!并且以此为前提的话,这段话还揭示了艾普利艾塔斯与罗姆的某种联系……

・血月与仪式?

目前来看所谓的噩梦仪式或者说曼西斯仪式比较明显就是召唤了血月。那么问题就只有:如何召唤和为何召唤了。
先说为何召唤,这个想必大家都知道,为了产下赤子喽。
要说如何召唤,曼西斯教派除了抓人去戴铁笼基本可以说没干什么别的,所以或者是这种行为本身也是召唤血月的仪式,或者我们也有理由怀疑,其实和圣歌队一样,曼西斯教派作为凡人一样并没有能力真的”召唤“出什么,很可能只是刚好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血月出现)完成了同噩梦上位者的“交信”进入噩梦境,并且下场比起变成了萌萌的星界使者的圣歌队们并没有比较好…………

那么隐匿之街的留言又怎么理解?一种可能是被绑架至此的不明真相之人所写,认为血月和兽疫的源头都是曼西斯教会。还有一种我个人认为更合理的可能,就是这些留言是某一势力用来引导你,或者说误导你所用,因为这些留言的内容与猎人梦境中的留言是相吻合的:

猎人梦境留言.jpg
翻译:
被讨厌的猎人的噩梦所囚禁,想要逃出去的话找到兽疫蔓延的源头并摧毁它,否则黎明将永不会到来

我们可以明显的发现,假想我们扮演的猎人若完全相信这些留言的引导,以摧毁兽疫源头、从而结束狩猎之夜进而结束猎人梦境为目的,一路杀向隐匿之村,发现曼西斯教派“奇妙的仪式”就是兽疫源头,“猎杀噩梦”、结束仪式,向凯尔曼交差,狩猎之夜结束,黎明到来——这就是我们熟悉的第一结局,也就是凯尔曼/月之魔物代表的势力所期待的结局。

但这真的是真相吗?这个结局里到底是谁达到了目的?这个问题可能要在我们把所有事实罗列清楚后,在最后一章再来探讨了……(谁扔的刀把!)

・曼西斯到底是什么?

已知的事实是:我们从隐匿之街深处通过触碰铁笼头进入的梦境叫做曼西斯的噩梦,噩梦中梅尔哥之塔上是曼西斯之脑,我们击败乳母后获得一个第三脐带,说明上说“这招致了于与梅尔哥的邂逅并给与了曼西斯残疾的脑浆”。

可能性1:曼西斯即是噩梦上位者的名字,曼西斯教派以自己信奉的上位者命名自己也是合理的。而他为了“追寻赤子”用某种方式“夺取”了梅尔哥的大脑,而由此大脑产生的噩梦就是梅尔哥被夺去大脑时的场景,我们击败了带有某种象征意义的乳母后噩梦结束。而与曼西斯之脑“交信”可获得代表噩梦之上位者声音的“月”符文也支持这一假说;

可能性2:曼西斯为隐匿街深处头戴铁笼的人,也很有可能就是曼西斯教派的领袖。以领袖命名教派也属合理。而他通过与噩梦上位者交信而被致使用某种方式“夺取”了梅尔哥的大脑。但自己却被困于噩梦成为驱动噩梦的核心——即本质上成为了噩梦之上位者的一部分,或者说其在“曼西斯噩梦”这个梦境的分身。而由此大脑产生的噩梦就是梅尔哥被夺去大脑时的场景,我们击败了带有某种象征意义的乳母后噩梦结束。而既然成为了噩梦上位者的一部分,与可能性1一样,而与曼西斯之脑交信可获得代表噩梦之上位者的声音的“月”符文也是合理的;

那么,夺取梅尔哥的“残疾的脑浆”和“追寻赤子”有何关系?梅尔哥以及被奖杯说明列为上位者的乳母到底又是什么?这些游戏里连蛛丝马迹都不肯透露的信息我们就只能通过猜测了。

【可能的猜想】

在本章的最后一节的猜想部分,除了对曼西斯学派内容的相关猜想,也会尝试将本章涉及的三个上位者极其信徒的共同点加以归纳。

首先依然是不可回避的,噩梦之上位者是何种存在的问题。日文原词“悪夢に住まう上位者”直译为”住在噩梦中的上位者“之意,也许可以理解为其存在本身是无法脱离”梦境“的。同时符文:月与代表其他两个上位者的符文”污秽“和”瞳“一样,几乎道明了噩梦之上位者的实质——噩梦之上位者即是精神意识的本身,所以它只能存在于”梦境“,即精神世界当中。

结合前两节对另两个上位者的认识,所谓上位者仿佛是这样一种存在:

奥顿即为血之本身;
艾普利艾塔斯即为宇宙本身;
噩梦上位者即为精神本身;

上位者并非我们传统认识当中的有具体形态的神明,他们即是世界本身。(如果不好理解我觉得可以参考漫威世界中关于无限宝石的设定,这三个上位者分别就是Power Gem、Time Gem 和Mind Gem,当然,只是打个比方)
基于以上猜想,我们甚至可以大胆设想上位者们可能其实是“一而多,多而一”的,他们就是世界本身,而只是凡人因无法理解其存在,根据人类的认知方式擅自加以区分的。

我们回到噩梦上位者与曼西斯噩梦,无论是上文的可能性1还是可能性2,既然所有精神世界与梦都是噩梦上位者本身的一部分,那么甚至曼西斯到底是什么都不再那么重要——因为总之最后从结果看,曼西斯梦境及曼西斯就是它的一个分身。
奥顿通过血的“神秘交媾”产子,艾普利艾塔斯通过“时间回溯”转生,噩梦之上位者如何“追寻赤子”?——这个只能存在于精神世界的上位者貌似需要通过“大脑”降生赤子——因为噩梦之上位者的赤子就是一个新的噩梦。

现在我们再回想游戏中的暗示”使曼西斯获得残疾的脑浆““仪式与赤子同在”,为何曼西斯噩梦中一直回响着婴儿的哭声?为何把结束噩梦称为”停止那哭声“为何我们从头到尾都没在曼西斯噩梦里看到任何类似于赤子的东西,但最后我们击败乳母跳出”猎杀噩梦“字样后获得了一个第三脐带?答案呼之欲出:

因为曼西斯噩梦本身,即是噩梦之上位者的赤子!

从某种角度来说:

血族收集“污秽”来降生奥顿之子;
圣歌队收集“瞳”来降生艾普利艾塔斯之子
(圣歌队为何都蒙着眼睛?而叹息祭坛和罗姆的头部分明都长满了眼睛——不过这部分内容我留在了威廉相关章节论述,这里因为涉及到了就先提一下);
曼西斯教派其实就是通过收集精神,即人的大脑——抓人进行所谓的”交信“——来降生噩梦之子

至于说上位者是否有意识,我倾向于参考克苏鲁神话中混沌主神阿扎托特的设定,即“没有智慧,全凭本能运行的神”,或者可以说上位者本来就是世界本身,其行为就是世界本身运行的规律而已,所谓神格,不过是凡人面对不可理解的事物时擅自创造的。而从这些上位者的信者的悲惨下场来看,果然是封建迷信害死人啊(大误,笑)

PS:有朋友指出曼西斯源自拉丁语月亮的梗,我认为这和诸如奥顿名字的由来、吸脑者形象酷似黄王等一样,应被看做是“彩蛋”或者“扩展趣谈”一类,不宜被参与进正式的剧情分析。而且硬要说,在血源这个架空世界(游戏中的建筑,服装武器设计等或为分属不同地域甚至时间,或为纯粹的幻想)中,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与现实世界的任何国家、文化有任何关系,故此类内容在本文中一律被视为“剧情考证”范围之外。

第一章 完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PS4】《血源诅咒》剧情探讨与考证第一章:上位者与他们的信徒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8+7 (必填)

表情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1)

  1. :!:
    津清御龙樱2年前 (2015-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