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No.77 疯人院走过了第七个年头,换了新域名GameFV.com,更加好记:GameFavorite,同学们更新一下收藏夹吧。

【PS4】《血源诅咒》剧情探讨与考证第二章:真理的探求者们

其他游戏类 Lafirel 2162浏览 0评论

bloodborne103

第二章 真理的探求者们

2-1,威廉与比尔金沃斯

【游戏中已知的事实】:

【事实2-1-1】:

比尔金沃斯原是一所研究史学和考古学的学府。后来随着在地下墓地中的发现,转而开始研究“人类的进化”

证据2-1:物品 教室钥匙
教室钥匙.jpg
翻译:
教学楼教室的门钥匙
现在漂浮在噩梦的教学楼,曾是还专注于史学与考古学时期的比尔金沃斯使用的两层建筑。
或许,就算现在,学生们依然在教室中等待着老师也说不定。

证据2-2:符文 逆时针变形
逆时针变形.jpg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学徒、笔记者卡雷尔所留下的秘文字的其中一个。
弯曲的十字被赋予“变形”之意
而其中向顺时针方向弯曲的,具有提高HP的效果
血的发现,带给了他们进化的梦想。
而(那进化)伴随着病态的,或者说错乱的变形,是他们最初的发现

【事实2-1-2】:

阿尔弗雷德描述的”一般猎人“对于比尔金沃斯的认识

原文:
「ビルゲンワースは、古い学び舎です。狩り人なら知っているでしょう。ヤーナムの地下深くに広がる神の墓地。かつてビルゲンワースに学んだ何名かが、その墓地からある聖体を持ちかえり、そして医療教会と、血の救いが生まれたのです。すなわちビルゲンワースは、ヤーナムを聖地たらしめたはじまりの場所ですが、今はもう棄てられ、深い森に埋もれているときいています。…それに、ビルゲンワースは医療教会の禁域にも指定されています。今もどれほどが生きているのかわからない、かつての生徒たち。彼らだけが知る合言葉がない限り、門番は門を開かないでしょう。」

翻译:
比尔金沃斯是一所古老的学府。若是猎人的话应该知道的吧。在亚楠的地下有着绵延广大的神的墓地。曾经有几名比尔金沃斯的学生,从这墓地中带回了一个圣体(*),然后就诞生了医疗教会和血的疗法。虽然正是比尔金沃斯使亚楠成为了圣地,但现在已经被废弃,深藏于茂密的森林之中。并且,比尔金沃斯还被医疗教会指定为禁地。现如今没人知道还有多少曾经的学生还依然活着。因为若是没有学者们才知晓的暗号,门房想必是不会开门的吧。

(*)圣体原指天皇的“御体”,天主教传入日本后也作为宗教词汇特指耶稣的身体

【事实2-1-3】:

触摸大圣堂的头骨后看到的罗伦斯的记忆

原文:
ローレンス:「ウィレーム先生、別れの挨拶をしにきました」

ウィレーム:「ああ、知っている。君も、裏切るのだろう?」

ローレンス:「…変わらず、頑なですね。でも、警句は忘れません」

ウィレーム:「…我ら血によって人となり、人を超え、また人を失う。知らぬ者よ」

二 人 :「かねて血を恐れたまえ(*)」

ローレンス:「…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先生」

ウィレーム:「恐れたまえ、ローレンス」

翻译:
罗伦斯:威廉老师,我是来跟您告别的。

威 廉:啊……我知道。你也要背叛我了是吗

罗伦斯:您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顽固呢。不过,我不会忘记警言的。

威 廉:……吾等因血而成为人、因血而超越人、因血而失去人。无知之人啊……

两 人:铭记血之敬畏(*)

罗伦斯:多谢您的教诲,老师

威 廉:要敬畏啊,罗伦斯

(*)かねて意为”预先、早先、事前“。根据语境虽然确实有”很早之前“的意思,但如果是修饰”血“的话应该是”かねての血”。所以这句直译是:”(做任何事之前)先要恐惧血“,其实就是时刻牢记的意思。与英文台词中的”Fear the old blood“差距较大。(老要怕血,不是要怕老血……)

用红色标注的”也“字,为其他语言版本未体现的部分。说明至少在威廉看来,罗伦斯不是第一个背叛他的人。

【事实2-1-4】:

威廉反对通过身体的改变产生的”进化“,主张通过获得”内在之眼“来达到”超越之思维“——即上位者的思考能力。

证据2-3:教学楼二楼留言
教学楼2楼.jpg
翻译:
威廉老师是正确的。可悲的(*)进化是人类的堕落

(*)情けない根据语境分别有”可悲的“、”可怜的“、”无情的“等释义。

证据2-4:物品:秘文字工房道具
秘文字工具.jpg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学徒、笔记者卡雷尔
将非人上位者的声音记录下来,被称为卡雷尔秘文字
将此工房道具取回之猎人
通过将卡雷尔文字烙印在脑中,获得那其中蕴含的神秘力量
不依赖血的这种力量,更接近导师威廉的理想

证据2-5:符文:瞳
符文瞳.jpg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学徒、笔记者卡雷尔所留下的秘文字的其中一个。
用以表示被遗弃之上位者的声音
被赋予“眼(瞳)”之意,会带来更高的发现
“眼”同时也是导师威廉毕生追求与探索的象征。
他对人类的思维方式感到绝望,以高次元思考者为目标
希望在自己的头、脑中获得思考之眼

证据2-6:物品第三根脐带
第三脐带.jpg
翻译:
被以别名“眼之带”而被世人所知的伟大遗物。
即使是上位者,也只有初生之婴儿,即赤子才拥有此物。
得名“脐带”也正因如此。
导师威廉为了得到“思考之眼”曾寻求此物
为了在脑内怀抱眼,获得伟大上位者的思考
或者说为了以人类的身份,跻身上位者之列

【事实2-1-5】:

比尔金沃斯掌握着关于赤子及血月的相关知识

证据2-7:比尔金沃斯二楼书架文字
2楼书架.jpg
翻译:
赤月临近之时,人之境界变得模糊
伟大的上位者出现,而后吾等拥抱赤子

这应该并非比尔金沃斯成员留言,而是从遗迹中获得的多美鲁的文献

【事实2-1-6】:

威廉被认为将某些秘密隐藏于白痴蜘蛛罗姆所在的月前湖,而似乎有若干势力/人、甚至上位者,都有意愿破除这秘密。

证据2-8:物品 月见台钥匙
月见台钥匙.jpg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二楼,面朝湖水的月见台的钥匙
导师威廉晚年喜爱在安乐椅中摇曳于此处
据说他将秘密隐藏于湖中

证据2-9:奥顿教会地下留言
教会地下留言.jpg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蜘蛛,将所有仪式隐藏了起来
还包括不可见的吾等之主。太过分了,无法停止头里的震动

证据2-10:符文 湖
符文湖.jpg
翻译:
表示非人声音的卡雷尔文字的一个
因形似有倒影的水面,而被赋予了湖水之意
使记忆者提高物理防御
大量的水,为守护沉睡的断绝,因而也是神秘的预兆
探求者啊,向此地进发吧。

【较明显的合理推测】

先说威廉。和教会的几股势力不同,此人的主张在游戏里是很清楚的,甚至是反复的被说明。比尔金沃斯发现了“血”可以带来的进化,但威廉并不认为这种通过外在的变化产生的进化,是人类应该走的路。而是主张通过内在的变化“超越人类”。游戏中没有明确说明他一直说的”思考之眼“到底是什么,要如何获得。不过也许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给我们线索。
请看下面两图
1.png 2.png

和这两个
3.png 4.png

反复出现的“在脑中拥抱眼”里拥抱(抱く)一词在日语中也有“怀有”的意思。所以呢……出现在所有和艾普利艾塔斯有关地方的吸脑怪,到底是什么东西从脑子里钻了出来……而天知道那些萌萌的星界使者的大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我对您可能产生的任何联想带来的任何不快不负任何责任……

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威廉在这条路上走了多远。而如何理解我们在月见台的所见就成了关键。

可能性1:
威廉达到了目的。通过某种方式(比如眼之带)做到了“以人类的身份跻身上位者之列”。通过我们此前对于上位者的认知,成为上位者其实也就是化为了上位者的一部分,化为了世界的一部分。如果:

大量的“眼”——罗姆的头目布满眼睛;
世界的一部分——罗姆的身体长满某种荧光的植物(*);

这一种推测使貌似引导我们至这样一个结论:白痴的蜘蛛罗姆就是威廉。
而在这一推测下,奖杯中奖罗姆列为上位者也将可以得到解答。而击杀罗姆后得到的仅是“眷属死血”是因为它只是人类通过也特别的方式成为的一种不完全形态吧。
然后再联系噩梦之主米克拉修的话: 罗姆的眼应该是来自于“宇宙”——艾普利艾塔斯,而表示被遗弃之上位者声音的秘文字正是“瞳”。
罗姆或者通过收集狗了足够的”眼“(比尔金沃斯独有的长满眼睛的“苍蝇怪”,叫做“瞳之苗床”。很有可能威廉曾尝试通过某种方式“种植”或培育“眼”);或者通过脐带,完成了自己的理想。我们看到的威廉已经只是幻象,破除这个幻象得到眼之符文也符合其实威廉已经化为“瞳之上位者”的一部分。

(*)这种植物变成的怪物:“萤花“(掉落神秘的霞的大蜈蚣),是主线里唯三的”眷属“类敌人之一,另两个是星界使者和星之子

可能性2:
威廉没有达到目的。他对于眼睛的各种研究与尝试都宣告失败。而最终止步在月前湖,发现了蜘蛛罗姆与血月的秘密。他知道了击败罗姆后就可以破除“秘密”,血月就会降临,血月降临就会有赤子诞生,有赤子诞生就会有“眼之带”出现,那么他就可以完成自己的理想。玩家试图与威廉对话他却只是用手杖指向湖水,说明世人应该是误解了他守在此处的用意——他并非是在守护秘密,而是想要引导来此处的人去解开秘密。

那么罗姆就很有可能是类似于黑魂里绑架了公主的金人,困住了那个,白衣,呃,女人(起码看起来是个女人)。或者说这是一个被变成了怪物的公主的故事…………当然,公主显然被人搞大了肚子……

【可能的猜想】

无论哪种可能性,罗姆应该就是象征着在月前湖的某种“沉睡”的封印(*),杀掉他就破除了这个封印,血月降临,人间与噩梦两个位元出现重叠,赤子——新的上位者诞生。而如果说罗姆与艾普利艾塔斯的联系是确定的,就说明”血月“是被遗弃之上位者封印的。至于原因嘛,比如:

被遗弃之上位者本就不具有产子能力,或者因为“被遗弃”而无法产子(产子需要人类,而宇宙中没有人……),然后她就封印了其他上位者产子的“条件”——血月作为报复。

而这个血月到底是什么,可能还需要一些其他的信息再一起讨论。

可能有朋友会说,你不是说上位者都是“无意识”的吗?确实,对于人类他们可能是不抱有任何情感的,但上位者之间的关系就是完全的未知了。而且在克苏鲁神话中,也是存在类似于奈亚这种明显表现出感情生物特点的高级神的,所以艾普利艾塔斯也许就是血源世界的奈亚。再举个更近的例子——白龙希斯。

最后提一句,如果说罗姆真的就是威廉,那毕生“追求超越之思维“的人,自以为完成理想后,最后的下场就是成为”白痴的蜘蛛“去给上位者”看坟“,是何其的讽刺。这种讽刺、无情的被利用和人在神面前的无力感,或许更符合克苏鲁和魂系列的风格吧。一定要在罗姆的名字前冠以“白痴”两字,可能就是在暗示:“这就是追求超越思维的人的下场”,与之相对的,追求进化的人的下场,就是成为野兽(退化)。

(*)日语中“睡眠(すいみん)”与”水面(すいめん)“谐音,可能是个彩蛋。

2-2,劳伦斯与医疗教会

【游戏中已知的事实】:

【事实2-2-1】:

吉尔伯特描述的”外人“对于医疗教会的认识,这也是玩家在游戏中首次获得的医疗教会的信息

原文:
「…ああ、獣狩りの方ですね。それに、どうやら、外からの方のようだ。私はギルバート。あなたと同じ、よそ者です。色々とご苦労でしょう。この街の住人は、皆…陰気ですから。私は床に伏せり、もう立つこともままなりませんが、それでもお役にたてることがあれば、言ってください。ごほっ、ごほっ、ごほっ…この街は呪われています。あなた、事情もおありでしょうが、できるだけはやく離れた方がいい。この街で何を得ようとも、私には、それが人に良いものとは思えません…

「青ざめた血」、ですか?うーん…すみませんが、聞いたことはありません。けれど、それが特別な血であれば、訪ねるべきは医療教会でしょう。医療教会は、血の医療と、その特別な血の知識を独占していますからね。ここ、ヤーナムの市街から谷を挟んだ東側に、聖堂街と呼ばれる医療教会の街があります。そして、聖堂街の最深部には古い大聖堂があり…そこに医療教会の血の源があるという…噂です。ごほっ、ごほっ、ごほっ…ヤーナムの街は、よそ者に何も明かしません。常であれば、あなたが近付くことも叶わないでしょうが…獣狩の夜です。むしろ、好機なのかもしれませんよ…

ヤーナムの市街から谷を挟んだ東側に、聖堂街と呼ばれる街があり…その最深部には、血の源があるという、古い大聖堂があります。「青ざめた血」がなんなのか、それは分かりませんが、なんであれ、特別な血の話しであれば、そこが手掛かりになるのでは。ごほっ、ごほっごほっごほっ」

翻译:
…啊,是位野兽猎人啊。而且,看起来应该还还是个外来者。我叫吉尔伯特,和您一样,是个外来者。您也吃了不少苦头吧,这个镇上的居民,个个儿都阴阳怪气的。虽然我现在已经是倒在地上,想站也站不起来了,不过要是有什么我还可以帮得上忙的,但说无妨。咳咳咳……这个镇子被诅咒了,虽然我知道您也一定不是无缘无故来到这里的,但是还是尽可能的快点离开吧。不论想从这里得到些什么,我都不认为那会对人有什么好处……

“苍白之血”?嗯……不好意思,没有听说过。不过,如果是什么特别的血的话,那就应该去医疗教会打听一下吧。毕竟医疗教会独占着血疗法和这种用特殊血液的知识。从这里的亚楠市街出发,越过峡谷去到东面,有着医疗教会所在的,被称作教堂街的街区。在这教堂街的深处有个古老的大教堂,传闻在那里有着医疗教会的血之源头。咳咳咳……亚楠镇的人,是不会对外人解释任何事的。正常情况下,恐怕你想靠近那里都很难吧。但是,在这个野兽狩猎之夜,说不定反而恰恰是一个好机会……

从亚楠市街越过峡谷去到东面,有被称作教堂街的街区。在那里的深处有传说的血之源头的大教堂。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不是“苍白之血”,但要是说特别的血的话,在那应该会有什么线索吧……咳咳咳

【事实2-2-2】:

阿尔弗雷德描述的猎人对于医疗教会的认识

原文:
「…あなたの知る通り、医療教会は血の救いの担い手です。ただ、私のような狩人は、教会の内情に詳しくはないのですが…血の救い、その源となる聖体は、大聖堂に祭られていると聞いています。また、聖堂街の上層は、古い教会の指導者たちの住まいです。あなたが血の救いを求め、そして許されるのであれば、訪れるのもよいと思いますよ。」

翻译:
…如你所知,医疗教会是血之拯救的承担者。只不过,虽让像我这样的猎人对教会的内情并不是很清楚,但听说成为血之拯救的源头的圣体被供奉在大教堂里。并且,教堂街的上层,是古老的教会的指导者们的居所。如果你寻求血之拯救,也获得了允许的话,可以去拜访一下。

从以上两条可知,“血源”被认为供奉与大教堂之中。后来我们知道那里供奉的是罗伦斯的头骨。

【事实2-2-3】:

血之疗法源自某种”人血一类”的东西。

证据2-11:物品 镇静剂
镇静剂.jpg
翻译:
发祥于比尔金沃斯的口服药。具有镇定精神的效果。
对于神秘事物的研究者来说,精神失常是很常见的症状
浓厚的人血一类(的东西),可以对这宗狂乱的精神起到镇定作用
不久后,这就成为了血之医疗的萌芽

【事实2-2-4】:

兽性也许会由于血所诱发,但本质上并非是血带来的。兽性原本就存在于人的体内。

证据2-12:符文 兽
兽.jpg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学徒、笔记者卡雷尔所留下的秘文字的其中一个。
这是对遗迹之兽的低吼声的表现。
被赋予“兽”的意思,可以短时间内提高兽化效果
“兽”是第一个卡雷尔文字,同时也是第一个禁字
血的发现,也正是(人)不愿得见之兽的发现

证据2-13:符文 抓痕 抓痕.jpg
翻译:
表现非人声音的卡雷尔文字的一个。
“爪痕”,是如野兽般渴求血血之温热的冲动
提高猎人的内脏攻击的威力
笔记者卡雷尔,关于“爪痕”和“兽”的区别是这样的说的:
如果说,“兽”是从人的内在发现的,未期的肮脏本质的话
“爪痕”就是(人类)无法逃脱这种觉醒的诱惑的痕迹

证据2-14:物品 兽之咆哮
兽之咆哮.jpg
翻译:
成为叛教者伊吉之手的被禁止的狩猎道具
短时间可以借用可怕的不死黑兽之力量的触媒
用具有压力的野兽的咆哮弹开周围的物体
但这凄厉的悲鸣,却是由使用者的声带发出的
人的体内,究竟潜藏着什么

【事实2-2-5】:

并没有信息表明亚楠受到任何形式的疾病的侵袭,但亚楠居民却大量使用血疗,并表现出了某种依赖性

证据2-15:物品 输血液
输血液.jpg
翻译:
血之医疗使用的特别的血液,回复HP
接受了亚楠独特的血之医疗的人
此后就可以通过同样的输血感觉到生存的力量
因此亚楠的居民很多都是血的成瘾者

证据2-16:物品 有气味的血酒
血之酒.jpg
翻译:
投掷后会发出浓厚气味的成熟血酒
会对饥渴鲜血的野兽产生强烈的吸引
生产量非常少的贵重物品
酒不适合亚楠。或者不如说亚楠已经沉醉于血了

【事实2-2-6】:

医疗教会的目的,是致力于通过对“拜领”的研究,达到人类的进化

证据2-17:符文 拜领
拜领.jpg
翻译:
比尔金沃斯的学徒、笔记者卡雷尔所留下的秘文字的其中一个。
被赋予“血”的意思的卡雷尔文字有数个
“拜领”是其中一个。可以提高输血液的上限
这是医疗教会,或者说那些医疗者的象征。
血的医疗,不是其他,正是对“拜领”的探究

证据2-18:大教堂留言
大圣堂留言.jpg
翻译:
血之秘仪的继承者、作为血之施舍之主的人啊
触摸祭坛的圣盖,将罗伦斯大师的警句铭刻于身吧

【事实2-2-7】:

苍白之血/苍白之月,既是指猎人梦境的月之魔物

证据2-19:教学楼留言

留言1.jpg
翻译:
罗伦斯他们的月之魔物。“苍白之血”

证据2-20:在废弃工房获得物品:第三根脐带
第三根脐带.jpg
翻译:
被以别名“眼之带”而被世人所知的伟大遗物。
即使是上位者,也只有初生之婴儿,即赤子才拥有此物。
得名“脐带”也正因如此。
所有的上位者都失去了赤子,并追寻着赤子。因此这招致了与苍白之月的邂逅
这成为了猎人和猎人梦境的开始
使用此物可以获得启蒙,而且据说同时还可以在内部获得眼睛。
但是究竟会招致何种结果,如今已无人知晓

【较明显的合理推测】

首先是关于兽性,从各种信息中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是人类本身就具有的。有这样两种可能的解释:

1,亚楠及周边一定范围的的本地人,是多美鲁的后代。类似于传统狼人故事里的,在某种月相时全都变身成怪兽的被(ke)诅(ai)咒(de)一族。而外人通过被注入他们的血液也具有了这种特性。

2,亚楠人并没有什么特殊。而是所有的人类都带有兽性。而医疗教会的血疗是诱发了这种兽性的罪魁祸首。

目前来看貌似第二种更为合理,我个人也倾向于后者。

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医疗教会的“血源”到底是什么,从哪里来的。结合比尔金沃斯部分的内容,不清楚的部分我们依然用完型填空的方式,关于医疗教会的时间线大概是这样的:

罗伦斯与威廉告别——①——几个比尔金沃斯学院带着“圣体”从遗迹返回——②——血疗被发明——医疗教会成立

① 很明显罗伦斯一行继续探索遗迹,并且在遗迹中发生了什么,他的小伙伴最后只带着野兽形状的罗伦斯的头骨回来了。那么发生了什么呢?

我们知道血是最先在遗迹中被发现的,但是却没有说明这个血是什么血,目前我们知道至少有两种血,一种是奥顿的污秽之血,一种就是后来成为血之医疗的”人血类“,而在遗迹中,除了上位者的血,”人血“恐怕就只能是多美鲁人的血了。同时我们还知道,其实人即是兽,兽即是人,那么其实,人血就是兽血了。多美鲁和罗伦遗迹中著名的”海飞丝“属于野兽也许正是其佐证。那么使用了这种血的罗伦斯变成了头骨那副模样也就不足为奇了。

罗伦斯变成野兽之后呢?以他那头骨的大小,恐怕一般的小鱼小虾没本事带着这东西活着回来吧。这个时候和罗伦斯有莫大关系的一个人浮出水面——最初猎人凯尔曼。
也许你和我一样有过这个疑问,既然猎人最初就是为了猎杀野兽而出现,而最初猎人是凯尔曼,那最初的野兽是谁?目前看来,至少游戏中的”现代“中,第一只野兽恐怕就是罗伦斯了。

有朋友提到了地牢中的无头放血兽,以及在玩家被他击败后他会说话。说实话我只有一个号打了地牢而且这个boss一次过了……不知道他说话时有没有日文字幕……有时间我再建一个杯去看看吧。不过很多人认同的“放血兽是罗伦斯”这一假说目前来看和我的推测是吻合的:罗伦斯确实在多美鲁遗迹中兽化了,头也确实是被砍下来的。

至于说罗伦斯的头是不是凯尔曼砍的,目前确实没有这个证据。但如果说这个兽化的罗伦斯的头是被人砍下的,那在游戏中已知的人物中唯一的可能就是凯尔曼了。

② 的话目前来看可能性依然是两种

1,传闻是正确的——血疗的“血源”就是圣体—罗伦斯的血。

2,传闻是不准确的——大教堂里所谓的“血之源头”其实只是头骨中记录的警句,也就是进入比尔金沃斯的钥匙。真正的血源还是来自于比尔金沃斯,也就是遗迹之中。

其实我们知道这两种可能并没与太大差别,不论是罗伦斯的血还是遗迹中的血,总之都是某种亦人亦兽的“人血类”——我们上面分析推测为多美鲁人之血。而我们说出警句进入禁忌森林时发现那个“守门人”
早就死了,从这一点看应该是说明多少年来其实并没有人再回来过这里。如果考虑这种暗示,应该是可能性1更为符合这个情况。

感谢 173楼 ddsdsdsdf(不得不吐槽:ID敢再随便点吗!)重要信息:

圣杯迷宫里的那只叫“獣血の主”
从字面上看就是兽血的主人,兽血的拥有者
獣血の主在迷宫里存在两种,有头的和无头的
其中有头的可以看出,头部和背部有巨大的伤口,一看就是致命伤,就算如此它还是行动自如
特别是头部的伤口和圣堂中劳伦斯的头骨伤口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一致
……
另外,没有头的那只,脖子上的断口光滑,明显是利刃切断

那么综合所有信息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血之源头,就是兽化的罗伦斯的血——兽血。罗伦斯即是兽血之主。而每一代教区长(中文翻译为了主教?总之就是医疗教会的领袖)都是将这兽血代代传承的“血之施舍之主”。血疗,就是教会从教区长开始,将这兽血在教会内传承,进而传播至整个亚楠,甚至外乡人让也慕名而来的骗局。这也就是所谓的教会“对拜领的探究”的含义。

最后我们进入了关键性的问题了。既然从一开始医疗教会的创立者就知道这“人血”会带来什么后果,为什么还要假借“血疗”之名散播这种会让人上瘾,最终成兽的血?从罗伦斯对威廉的态度看,他还依然认为自己是遵从威廉的教诲的,只不过威廉过于固执,不肯接受自己的“新方法”,他才不得已踏上自己的路。那么说明他和威廉的目的是一致的——不成为上位者的傀儡和躯壳,以人类的身份实现进化。

那么再看医疗教会的所作所为,他们到底是要通过什么方式达到所谓的“进化”呢?

【可能的猜想】

游戏一开始,从那个一靠近玩家就引火烧身的狼人(日文原名罹患者之兽)和顺利接近我们的使者这一幕,我们就知道,接受了血疗的人有两种结果,或者说下场:一种是成为猎人,另一种呢,很明显,就是和亚楠的大多数人以及可怜的吉尔伯特一样,成为野兽。之后的章节会再详细论述猎人相关的内容,因为与本节之后的猜想有关所以先提一下。

下面基于这一点的猜想可能有些大胆:那就是罗伦斯和凯尔曼就是最初接受了“人血”的两个人,也很有可能就是他们这一票人里的两个领头的。一个成为了最初的野兽——罗伦斯;一个成为了最初的猎人——凯尔曼。当然,那个时候可能还没有猎人这种称呼和自觉,只不过凯尔曼得到了后来的所谓的”猎人的力量“却并没有变成野兽,然后不得已亲手砍了好友成为了最初的猎人。

但,如果要是这样,为什么凯尔曼和医疗教会仿佛没什么直接关系,或者说按照道理,他才应该是罗伦斯之后的领袖啊。

这就要再说到遗弃工房的那根脐带了。”……因此,这招致了与苍白之月的邂逅,成为了猎人和猎人梦境的开始。“

与苍白之月的邂逅是猎人的开始。苍白之月就是月之魔物。我们知道不吃脐带击败凯尔曼的结局中,主角被月之魔物拥抱后,成为了凯尔曼的替代者。很明显,凯尔曼当年肯定也经历了这一幕,从而成为了领路人。

我们知道”月“代表的是噩梦上位者。那月之魔物就可能与噩梦之上位者有关。而结合我们之前推测,所有的精神,所有的“梦“都是噩梦上位者的一部分的话,那猎人梦境一定也不例外。而一个脐带一定来自于一个赤子。那么废弃工房的脐带,就是当年的一个噩梦上位者的赤子——猎人梦境的。

月之魔物相当于曼西斯梦境的乳母,所以击败月之魔物即是”猎杀噩梦“。那凯尔曼和罗伦斯谁是曼西斯,谁是梅尔高?如果猎人梦境也是噩梦上位者的赤子,为何指使我们去猎杀另一个噩梦——曼西斯呢?

这个时候就要提起最开始我们对上位者的理解——世界的本身。世界本身并没有意识。噩梦上位者是所有精神和梦的本身,而每一个梦,体现的是梦的主体的意志。那猎人梦境中发生的事是谁的意志?从游戏中各处暗示凯尔曼是被控制的傀儡来看,我倾向于认为猎人梦境是罗伦斯的意志。(曼西斯的噩梦,其实不也是梅尔高的意志吗)

就是说,从玩家接受血疗,直至到请凯尔曼介错来结束梦境,这些都是罗伦斯的意志。罗伦斯之于猎人梦境,就相当于梅尔高之于曼西斯梦境。后来成立了教会的“几个学院成员”,用罗伦斯的脑(这就是为什么要带着头回来,还供奉为圣体)召唤了噩梦上位者的赤子——猎人梦境。而不论凯尔曼是否自愿参与这个计划,最后都成为了猎人们名义上的”建言者“,实际上的”介错人“,同时也是月之魔物即罗伦斯的傀儡。

要问罗伦斯是如何办到的这些的,还记得曼西斯噩梦中与乳母战斗前后出现的那个貌似多美鲁女王的灵魂
吧,详细的我们放在多美鲁的章节单说,但通过这一点可以说梅尔高以及乳母,还有这个曼西斯噩梦都与多美鲁有关系是显而易见的。那么还记得我们上面猜测让罗伦斯变成野兽的血是什么血吗?没错,多美鲁人的血。同时,在废弃工房以及猎人梦境的房间正中间,都有着与地牢遗迹中(每个拉杆都是这个)相同的女性石像:

石像.jpg

以及在进入废弃工房的走廊里还有着这样的浮雕:
小石像.jpg

说到底,原因就是这多美鲁人,以及他们的血吧。至于说罗伦斯是不是有意为之,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与其相信”巧合“,我更愿意相信聪明如罗伦斯,手里没有确实的掌握了什么的话,是不会去和威廉摊牌的吧。

最后,罗伦斯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教会屠杀血族,不让任何人接触血族女王,其实就是防止赤子诞生。月之魔物操控凯尔曼引导猎人去猎杀曼西斯噩梦,其实也就是猎杀赤子。那么首先的目的显然就是防止上位者的赤子诞生。血疗呢,一方面是只有通过血疗才能”招募“猎人。另一方面,血疗本身就是一个”筛选“的过程。猎人猎杀野兽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通过不断清洗掉会兽化的”劣等基因“,保留下强大猎人的优秀基因(不够强大的猎人也要被淘汰)——实现人类的进化。

愿望虽是美好的,但这真的是正确的道路吗?罗伦斯们真的弄清楚曾经强大的多美鲁文明是如何毁灭的了吗……

最后的最后

Bloodborne®_20150605001303.jpg
“看吧!苍白之血的天空”

以及,本来在猎人梦境中的月亮与从废弃工房看到的月亮在同一位置
但月之魔物出现时,却在相反方向出现了:
苍白之月.jpg

再加上上文提到的符文:月的内容,不得不说,这一切都暗示了:

血月=噩梦上位者

噩梦上位者是噩梦本身,那么血月显现之处,也就是噩梦降临之所。回想比尔金沃斯书架上的文字:

赤月临近之时,人之境界变得模糊
伟大的上位者出现,而后吾等拥抱赤子
…………

冥冥之中,罗伦斯们自作聪明的行为,真的是自己的意志吗?

2-3,真假医师

【游戏中已知的事实】:

【事实2-3-1】:

在尤瑟夫卡诊所的病房大门,先后有两个女人在门后与玩家扮演的猎人发生互动。前者自称名为尤瑟夫卡,即诊所的负责人。后者虽然从未自报名讳,但从与玩家对话中的误导倾向来看,普遍认为其为尤瑟夫卡的冒名顶替者。下文分别称二人为尤瑟夫卡和假尤瑟夫卡

关于这一点,通过跳墙bug在诊所内见到的两个尤瑟夫卡;大**必然出现的一只星界使者;游戏cast中的两个不同的声优等都可以说是很直接的证据了。而且宫崎英高在采访中也已经亲口承了有真假尤瑟夫卡的存在,所以这里就不在列出证据了。

【事实2-3-2】:

与尤瑟夫卡的对话

原文:
「…あなた、どなた?獣狩りの方、かしら?だとしたらごめんなさい。この扉を開けることはできないわ
私はヨセフカ。この診療所をあずかる者として、大事な患者さん達を、感染の危険にさらすことはできないの。だから、街のために狩りに出る、あなたには申し訳ないのだけど。今、私にできることはこれくらい。では、これで…狩りの成就を、祈っています。」

「…まだ、何かご用ですか?でも、今の私にできることは、もうないのです。すみませんが、分かってください。狩りの成就を、祈っています」

「…あなた、無事だったのね。よかったわ。でも…何度きてもらっても、変わらないわ。扉はあけられない。もちろん、私にできることはする。少しでも、あなたの助けになるとよいのだけど。では、これで…
ご無事を祈っています」

翻译:
……啊,您是?是猎人阁下吧?若如此真是失敬了。我不能打开这扇门的。我叫尤瑟夫卡。作为这个诊所的负责人,无法让重要的病人们蒙受感染的危险。所以,虽然非常对不住为了镇子狩猎野兽的您,但现在的我能为您做的,也就只有这个了(交给玩家尤瑟夫卡输血液)。再会,祝您马到成功。

……还有其他的事吗?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其他我能做的事了。非常抱歉,请您理解。祝您马到成功。

……太好了,您安然无恙。但您来几次都是一样的,我不能给您开门。当然,我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哪怕只有一点,也希望可以帮到您(交给玩家尤瑟夫卡输血液)。那么再会,祝您平安无事。

【事实2-3-3】:

与假尤瑟夫卡的对话

原文:
「…あ…あら、あなた…無事でよかったわ。あなたに、お願いがあるの。これから、獣狩りに出ていくのでしょう?だったら、もしどこかで、まだ獣でない人を見つけたら。この「ヨセフカの診療所」を教えてあげて…彼らが人のままだったら、医療者として、私が保護するわ、治療もできる。もう獣や病に怯えることもないって、そう言ってほしいの。…今度の夜は長いわ。私も、閉じ籠もっているだけじゃなくて、できるだけのことがしたいの。お礼もするわ。あなただって、悪い話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よろしく、お願いね…」

「…あら、あなた…無事だったのね。よかったわ。ついさっき、治験者を受け入れたわ。今度は、古い血を試すつもり。どうあれ、有意義な治験になる。あなたのおかげよ
これは、お礼。特別製よ。だって、もう、あなたは同士だものね、そうでしょう?ウフフ…ウフフフ…」

「…あら、月の香り…あなた、どうやって入り込んだのかしら?でも、残念ね。私たち、良い関係を築けると思ったのだけど。あなたが、今見たものの意義が分かるのなら、そのまま引き返してくれないかしら
そして、あなたが助け、私が救う、元通りの関係に戻りましょう。もし、引き返す気がないのなら…ああでも、狩人の治験も、得難いものかしら…ククククククク…ウフフフッ、ウフッ、ウフッ…」

「ねえ、いい子だから…おとなしくしなさい…なんにも恐くないのよ…すぐに気持ちよくなるから…
さあ、死ねっ!おとなしく、しろっ!するんだっ!何も知らない愚か者めが…」

「…ああ、気持ち悪い…あなた、分かる?私、ついにここまできたの、見えてるのよ…やっぱり私は、私だけは違う。獣じゃないのよ。だから…ああ、気持ち悪いの…選ばれてるの…分かる?頭の中で蠢いてるの…幸せなのよ…ヒヒヒッ、ヒヒヒヒヒッ…」

翻译:
………啊,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我有一个请求。您之后要出去狩猎吧?若是如此,如您见到了还没有变成野兽的人,请把尤瑟夫卡诊所告诉他们。他们若还是人类,作为医者,我可以保护他们,还能给与他们治疗。希望您可以跟他们说,已经不用再惧怕野兽和疾病了……这次的夜晚真是漫长啊。我也不仅仅想被关在禁闭的笼中,想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不会让您白干的。怎么样,对您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吧?那就拜托了。

(若将其他NPC引导至诊所)
……啊,您平安无事呢。太好了。就在刚刚,接收了临床试验者哦。这次,我打算用古老的血进行尝试。无论如何,会成为很有意义的实验。多亏了您啊。这是谢礼。特质的哦。因为,您已经是同志了呀,是吧?呜哼哼……呜哼哼哼……

(血月前从后门进入诊所)
……啊,月亮的香味……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但是,真是遗憾啊。我还以为我们可以建立良好的关系呢。你如果能够理解如今所见之物的意义,可以就此原路返回吗?然后让我们回到曾经使你可以得到帮助、我可以得到拯救的关系上来吧。但若您还是执意要靠近前来的话……啊呵呵,对猎人的临床试验,也是很难得的吧……呵呵呵呵呵呵呵……呜哼哼哼、哼哼……

(继续前进发生战斗)
欸,你是个乖孩子……所以别乱动……没什么可怕的……很快就会变得舒服了……(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老实呢)死吧!给我……老实点!住手!什么都不知道的愚蠢之人……(Jon Snow,you know nothing!)*注

(血月后从后门进入诊所)
……啊,好难受……你,明白吗?我,终于来到这一步了。看见了……果然只有我、只有我是不同的。不是野兽。所以……啊,好难受……被选中了……明白吗?在脑中蠕动着……好幸福……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翻译太无聊了,无意义的瞎玩一下…………

【事实2-3-4】:

真假尤瑟夫卡都为医疗教会出身,但诊所使用的血疗法却与教会的血疗并不完全一样。

证据2-21:真假尤瑟夫卡都穿着:教会的白色装束
白教会装.jpg
翻译:
教会的特殊医疗者的装束
他们身处负责预防(兽疫)的黑色装束的教会猎人的上级
是以实验为基础的血疗和兽疫的专家
对他们来说,医术并非治疗的技法,而是探究的手段
有些真理是不解除疾病,就无法发现的

证据2-22:物品:尤瑟夫卡的输血液
尤瑟夫卡的输血液.jpg
翻译:
尤瑟夫卡诊所的女医师给的输血液
这种精炼的输血液可以带来很高的感觉效果,回复大量HP
精制很花时间和精力,所以并不是量产品
恐怕,是女医师自制的东西吧

【较明显的合理推测】

游戏里关于尤瑟夫卡诊所的文字信息非常稀少,所以导致我们可以列为事实的内容也很少。但是尤瑟夫卡诊所作为玩家在游戏中的出生之地,以及与游戏中的其他内容的隐隐约约的联系,使我们有理由相信关于尤瑟夫卡诊所的故事是我们了解的游戏剧情的极为重要的一环——宫崎也曾在访谈中提到真假尤瑟夫卡是游戏的女主角一样的存在…………

真假尤瑟夫卡的关系

当我们从后门进入诊所后,在大门边的星界使者可以掉落尤瑟夫卡输血液。从这点来看,尤瑟夫卡最后也成为了冒牌医师的实验体应该是普遍认可的看法。但从禁忌之森和诊所连接的地洞里那堆积如山的尸体可以推测,假尤瑟夫卡的实验进行了可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么问题就是,在此之前,真的尤瑟夫卡到底清楚假尤瑟夫卡的行为吗?

我个人认为她应该是知道的。根据有二:

首先,在这小小的诊所里,假尤瑟夫卡用活人进行了如此多的实验而同处一所的真尤瑟夫卡却浑然不知,这本身就是不太可以想象的情况;

其次,当我们首次遇到尤瑟夫卡的时候,她说害怕病人被感染这很明显是不合情理的。兽疫的诱因是什么作为教会的白衣阶级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就算她不了解血疗的真相,兽疫并没与表现出常规的传染病特性这一点作为医生也绝没有道理不清楚。再结合她话语中的欲言又止,可以认为她应该是知道某些事情却又无法对我们扮演的猎人明说。不能开门是为了隐瞒真相。

那么再结合两人都是教会的白衣成员,推测两人的故事大概为:

同为教会中专精医学研究的两人,作为研究的合作者建立了诊所。尤瑟夫卡虽然还表现出了一定的良心(她不让别人进去一方面是为了守住秘密,但另一方面,从她也没有像冒牌货一样提出让玩家送人来的请求来看,可能也是不想再增加受害者),而她的同伴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科学疯子。而最终的结局是,在狩猎之夜实验素材短缺的情况下,尤瑟夫卡最后也成为了同伴实验的牺牲品。

尤瑟夫卡其人

真尤瑟夫卡建立诊所的目的,以及两人最初的目的是否一致已经不可考了。但关于以下几点值得我们注意:

假尤瑟夫卡使用教会手杖与连发枪;会使用艾普利艾塔斯的先兆;——医疗教会,圣歌队
会将铅之秘药作为奖励送给玩家,同时在曼西斯噩梦的乳母**,可以在宝箱中得到尤瑟夫卡输血液;——曼西斯教会
持有麻痹烟雾,凯茵赫斯特的请柬就放在诊疗所玩家躺过的病床上;——血族

可以看出,尤瑟夫卡几乎和游戏中的所有势力都有某种联系,而且在血月后我们甚至可以从假尤瑟夫卡的身上获得一根与其他三根的说明有明显不同的脐带…………

我们一一来看:

从服装和诊所的宝箱内的拜领符文,两人教会成员的身份是没什么可说的了。那么使用教会武器也在情理之中。而圣歌队也是教会的高层,同时教会发现“精灵”的存在远可以追溯到圣歌队诞生之前,那么她会使用该法术也不奇怪;

在曼西斯噩梦中我们遇见过“圣歌队的间谍艾德卡尔(聖歌の間者エドガール)”,而从噩梦之主米克拉修的各种表现来看,基本可以说是个活脱脱的圣歌队成员(穿着,语言,技能),最后,教会上层的钥匙就在隐秘之街中获得。这种种的迹象表明,要么是曼西斯教会抓了圣歌队的人进入噩梦,要么就是圣歌队主动派人进入噩梦(最可能的是两者皆有),总之圣歌队的人不只一次的进入曼西斯噩梦基本可认定为事实。那么真假两个尤瑟夫卡,尤其是假尤瑟夫卡曾经通过某种方式进入过曼西斯噩梦也就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了,甚至她们曾作为和玩家一样的猎人活动过也是非常有可能的,毕竟黑白两种教会装束是教会猎人的服装,而通过战斗我们也可以知道,至少假尤瑟夫卡表现出的战斗能力,绝非单纯的研究者这么简单。

而与血族的联系相对的就比较扑朔迷离,这可能就会引出我们关于假尤瑟夫卡目的的猜想

【可能的猜想】

游戏的开场动画有这样一幕
血.JPG

在颜色与尤瑟夫卡输血液相近的血液里,被混入了一滴红色的液体——很可能是某种血液。而考虑到凯茵赫斯特的请柬就出现在玩家躺过的病床上,使我们很有理由怀疑这混入的一滴血即是污秽之血。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不知为何请柬上写着你的名字”以及阿尔弗雷德在遇到主角之前穷极一生也无法找到去到凯茵赫斯特的道路——没有污秽之血的人压根就不可能进入血族的领地,除非得到特别的许可。(关于处刑队的故事我们放在后面专门的章节再讨论)

而我们在血月之前击杀假尤瑟夫卡可以获得符文奥顿的蠕动,可以推测假尤瑟夫卡与玩家一样,也是有污秽之血的,那么很可能她也有一封和玩家一样写着自己名字的请柬(玩家的请柬一直丢在病床上代表很可能这请柬除了本人别人看不到),所以就带来了一个可能性:假尤瑟夫卡曾经去过凯茵赫斯特。

那么我们归纳假尤瑟夫卡的所有行踪:加入教会,接触圣歌队,进入曼西斯噩梦,去到凯茵赫斯特——会发现她很有可能是在收集各种血液样本,而后通过实验得到某种不仅可以对抗兽疫,甚至可以达到更高层次的新的血液。也许真尤瑟夫卡最初的目的也是如此——毕竟这看起来还是很美好的。而那颜色奇怪的尤瑟夫卡输血液可能就是一种实验还未完成的中间产物。而在迈向真理的过程中,要么就是尤瑟夫卡无法再继续忍受残忍的实验过程,要么就是她发现自己其实走错了路,总之内心已经不再愿意继续与假尤瑟夫卡合作了,但自己又已上了贼船,身不由己,这也符合她与玩家对话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最终假尤瑟夫卡来了个一箭双雕,即灭了口,又多了个实验素材——将真尤瑟夫卡也作为实验体送上了试验台。

最后还有这样两个疑问:

1,真假尤瑟夫卡的长相完全一样;

2,玩家是在尤瑟夫卡诊所接受的血疗,但两个尤瑟夫卡却都不约而同的当玩家是陌生人一样,而给玩家进行血疗的那个轮椅老人却完全不见踪影。

关于长相一样,有一种说法是两人可能是双胞胎,这也能解释为何性格完全不同的两人会是合作关系。
但这个假设对疑问2的解释却毫无帮助。我个人倒是有一种可以结合两点的猜想。

游戏透露的信息和目前主流的观点来看,从玩家接受了血疗后,就进入了某种梦境,直到完成任务从梦中醒来。那么我们如果以此假设为前提,就有:

尤瑟夫卡也是和玩家一样,接受了血疗(从名字看她应该也不是本地人),在梦中醒来。经过了猎人该经历的一切。但此人也不是个泛泛之辈,与其接受一般性的命运,选择继续在这个梦境中追寻自己的真理,所以放弃了猎人本来的任务,回到这里将诊所据为己有从事研究。所谓”尤瑟夫卡诊所“不过是她自己的自圆其说——不然玩家扮演的猎人早就应该在接受血疗之前就应见过二人,不可能还要她来告诉我们这里是”尤瑟夫卡诊所“。也就是说尤瑟夫卡诊所只是现实中看起来一样的建筑的梦中的镜像,而在玩家进入梦境时这里已经被尤瑟夫卡据为己有。而对于尤瑟夫卡来说,玩家也就真的是第一次见面了。

而关于两个长相一样的的尤瑟夫卡,既然我们假定了梦境说作为基础,那么我们再大胆的猜想,其实她们是一个人的两个人格。在梦境中人的存在基于意识,双重人格即是两个意识,那么在梦境中就会表现为真真正正的两个人而存在,长相又完全一样——因为本来就是一个人。这样她们也就不存在以何种目的而合作的问题了。

(つづく……)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PS4】《血源诅咒》剧情探讨与考证第二章:真理的探求者们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4+4 (必填)

表情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