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08-2018,本站十年了。青青子吟,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访谈】《生化危机 启示录2》屹立于深渊 GameInformer杂志11月文章

生化危机类 Lafirel 2035浏览 0评论

shwjylysy

如果当年没有三上真司的《生化危机》,恐怖游戏可能就不能成就现在的气候,也更不用说最近这段时间的再次崛起了。1996年出品的《生化危机》不仅创立了“生存恐怖类”这样一种恐怖游戏类型,同时也为该类型游戏在业内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04年,《生化危机》系列重新定义了自己,并做出了新的尝试—《生化危机4》,但似乎本作的射击元素对未来系列的后续作品的影响已经变得根深蒂固,因此新作《生化危机6》自出品以来便饱受争议。相较于《生化危机5》,本作最终并未达到Capcom所预想的销售预期。

虽然系列正统作品早已经失去了老粉丝的心,但部分掌机玩家却开始疯狂追捧《生化危机:启示录》这部作品,这部外传类作品比《生化危机6》提前一个月上市,但却为Capcom获到了非同的赞赏。游戏移植主机后,本作的总销量达到了200万份。《启示录》并没有纳入《生化危机》系列的正统代号中,叙述方式也改为了电视剧集的连播章节式。而系列最新作《生化危机:启示录2》直指次时代家用机平台,在重新精炼了前作的操作体验后,必将成为新系列中的瞩目之作。

为此GameInformer杂志编辑前往位于东京的Capcom公司探秘《生化危机:启示录2》,Capcom非常友善的邀请他们游玩了本作的监狱部分章节。制作人Michiteru Okabe也同时就《生化危机》的下一部正统作品接受了采访。除了《生化危机:启示录2》,采访人还看到了《生化危机HD》重制版,并深入了解了本作的场景修补和游戏变化。

雷德菲尔德和伯顿的组合

克莱尔•雷德菲尔德在游戏中的上次出现似乎已经是10多年前的事情了,她与里昂一起在《生化危机2》中亮相,并肩作战从浣熊市逃出生天。是她发现浣熊市之所以爆发大规模丧尸变化是由于凶恶的伞公司在浣熊市地下进行恐怖生化实验所造成的。离开浣熊市后,克莱尔并没有选择逃离这一切,而是勇敢的继续与生化恐怖活动战斗。随后她便出现在了《生化危机:代号维罗尼卡》中,她秘密前去调查伞公司,但不幸被抓进了洛克福特岛监狱中,这里同时也是伞公司的训练设施。而今在《启示录2》中,克莱尔再次回到公众视野,并再次被抓进了一所监狱设施。

虽然她回归到游戏中真的是一个非常漫长的等待,但其实她曾经出现在CG电影《生化危机:恶化》中,并告知所有关心她的玩家她在结束了浣熊市的脱出后依然在与生化恐怖活动继续做斗争。《启示录2》制作人Hiroshi Yamashita表示《启示录2》的故事依然发生在《生化危机5》和《生化危机6》故事之间,他们对制作克莱尔的形象倾注了非常大的努力以确保克莱尔已经真正成长为一个完全能独当一面的战士。

正是由于克莱尔多次揭发邪恶公司的非法实验经历使得她变得更加坚强和坚定,同时她对于武器的熟悉度和适应性使得她能够在突变的敌人面前实现绝佳的防御。

就像《生化危机:代号维罗尼卡》中一样,克莱尔从监狱中苏醒,并发现了手腕上带有一个绿色的手环,这个绿色的手环同样曾经出现在游戏公布的宣传片中。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游轮上的乘客都有佩戴这样的手环,而在另一方的僵尸则佩戴着红色的手环。我们并不知道克莱尔为什么会在这儿,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到达这里的,但Capcom一直都非常注重故事中的谜团和倒叙的叙事手法,它正是通过保守游戏中的核心秘密来为大家呈现系列的新阴谋。

游戏中,克莱尔从解锁的监狱中醒来,并发现该监狱似乎已经废弃许久。锈迹斑斑的挂钩布满墙壁,刑具陈列在周围的各个地方。强烈的感受到周围的危险后,克莱尔立刻开始寻找巴瑞(生化危机1代人物)的女儿Moira

巴瑞在《生化危机》初代的洋馆事件中由于家人被威斯克控制而不得不充当叛徒,自他在《生化危机3》结尾处再出现后,已经在后续系列发展中缺席了很长时间。《启示录2》中将为大家探索巴瑞家族的情况,但巴瑞是否能够在游戏中被操作呢?制作人Michiteru Okabe表示游戏的故事涉及到了家庭关系,特别是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玩家将在游戏故事中发现许多关于这一关系的情节。

游戏中克莱尔发现Moira被关在另一个监狱里,克莱尔按动了附近的开关释放了Moira。Moira其实是克莱尔所在组织Terra Save的新成员,而这个组织的目的就是在世界范围内对抗生化恐怖主义。作为一个新手,Moira表现的非常紧张,但对于克莱尔却有着非常高的崇拜之情。而这样的双人组合也让人不禁联想到了《生化危机2》中,克莱尔倾尽自己所能保护雪莉的情节。

两人通过了锈迹斑斑的通道和锁住的房门,来到了一个非常空旷并巨大的场地,庭中设有旋转楼梯,许多生锈的钩子悬挂在楼上,上面勾着许多由麻布袋捆绑的尸体。其中一个尸体突然不偏不倚掉落在克莱尔通路的正前方,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正是Capcom想要玩家在游戏中体会到的。

他们随后在一个拥有破碎玻璃窗的外科手术室走到了尽头,克莱尔依然还在尝试寻找出口,随后她找到了一把刀子和手电筒,克莱尔随机将手电筒转交给了Moira。有了装备克莱尔迅速打破窗子来到另一个区域进行探索,在这里克莱尔找到一份有关于监视和处理实验样本的文件,也正是这样的文件才鼓励玩家继续将周围调查清楚,随后试玩编辑便找了一个保安摄像头。

不久后,克莱尔和Moira便遇到了第一个敌人,这种可怕的敌人虽然有着人类的形体,但身上却布满各种刑具。克莱尔随后使用刀子干掉了第一个敌人,而Moira显然受到了惊吓,不停地询问刚才发生的情况。

制作人表示正是由于某些特别的“折磨”才使这些实验样本完全疯狂。玩家需要明白这些怪物虽然外表扭曲,但他们确实是人,而非僵尸,是由于某种原因而使自己失控。

随后克莱尔在洗劫过一个警察身体后便再次遇到了袭击,一大堆敌人涌进。试玩编辑随机便攻击了敌人的腿部,敌人受到攻击便跌倒在地。这样的方式并不像当下最新的《生化危机》系列游戏那样,击打敌人的特殊部位并不能影响敌人的行动。本作中,玩家可以实现多方向躲闪。相较于前作,本作中玩家可以随意躲闪向任何方向。

一对能干的组合

由于敌人的出现,二人的脱出路线遇到了巨大的挑战。虽然巴瑞在S.T.A.R.S小队中是一个经验老道的武器专家,但他的女儿moria却非常不喜欢使用枪支,当克莱尔递给他一只霰弹枪时,她明确表示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使用枪支。而这样的回答是否与她家庭发生过的什么不愉快经历有关呢?而这也正是《启示录2》想要展示给大家的另一个谜团。

虽然没有枪械和武器,moria却表现的非常敏捷。游戏中玩家可以使用moria,并通过一个按键来实现克莱尔和moria之间的交换操作(这一点和《生化危机0》非常相似)。游戏中,moria将负责照明工作,方便玩家拾取弹药和回复道具。同时moria的手电也可以通过光亮阻碍敌人视线,方便同伴克莱尔进行攻击。另一项非常有趣的设定是moria随身携带一把非常重的撬棍,以此来解决被打倒的敌人并有机会发动一击必杀,来实现节省子弹的功能

随后,试玩编辑使用moria的撬棍打开了一个只为Gameinformer编辑团展示的游戏区域。克莱尔和moria穿越了一段走廊并终于看到了一丝阳光。而此时监控设备传出了一个空洞的声音,打断了周围的平静。

“Fear what you will become,and become what you fear!”

这个声音是否是一直监视两人行动的神秘人发出的呢?Moria对此立即做出了反应,“是谁在那里?”“你害怕了吗?你可以告诉我哦!跟我说吧!”阴冷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两人紧张的四下张望,而就在此时二人手中的装饰物由绿色变成了橘色。那个空洞的声音再次告诉她们,手镯的颜色正是根据她们的恐惧度来改变颜色的。正像传统的《生化危机》一样,手镯的颜色正是映衬了主角的健康状况,绿色是健康,橘色是主角已经非常恐惧,而红色则表示即将进入类僵尸状态。

制作人表示透过声音你无法知道那个声音是由谁发出,但这个人是生化系列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但如果你是生化系列的真核心粉丝的话,你一定知道她是谁。

紧接着,那个声音消失了。留下二人继续探索出路,随后他们发现了一个需要钝齿才能打开的门,这样的设定也是生化系列的老把戏了。随后试玩编辑又碰到了另一个锁着的门,这也就意味着玩家需要继续探索周围的环境来获得一把钥匙才能前进。随后玩家选择对楼上的牢房区域进行搜索,果然找到了一把生锈的钥匙。然而,那个钝齿却被锁在一个电门牢房里。

返回时,克莱尔经过一个牢房,房门也在剧烈的颤动,透过门上的监视孔,一个恐怖的敌人正试图破门而出。试玩编辑随后试图想要离开这里,但门却突然被破坏掉,并将克莱尔击倒在地。试玩者随后拿出霰弹枪对准敌人的预定路线并射击,敌人的面部也随之变成了烂泥,moria也通过使用手电筒和撬棍帮助我们应付敌人。

在使用了生锈的钥匙后,moria和克莱尔继续向设施的最深处进行探险,最终两人来到了一个死胡同,这里的梯子已经被破坏,房内还设有恐怖的刑具。克莱尔打开刑具的机关,一个备受折磨的死尸随之滑落,控制室的钥匙也出现在了刑具上。Moria拿到钥匙后,在克莱尔的帮助下顺着损坏梯子的方向爬了上去,玩家此时便更换操作了moria进行探索,孤独感和恐惧感随之上升,试玩编辑因为moria身上并没有武器的缘故,便选择了远离敌人的另一条路线进行探索。

最终,moria找到了控制室,并使用了钥匙打开门。虽然找到控制机关并打开了一些封锁的监牢,但一大波敌人也随之蜂拥而出。moria必须赶紧回去通知克莱尔即将到来的危险,通过灵活使用手电筒、撬棍和闪避功能,moria逃过了敌人的追踪。在经历了一段逃杀后,二人插入钝齿后,门开始一点点缓慢的打开。就在此时一个更大的怪物冲了出来,moria随机发出了惊吓声,这个怪物让试玩编辑想起了《生化危机5》中的屠夫。随后moria建议克莱尔赶紧逃跑,在经过一番努力后二人终于成功脱出。

试玩编辑的《启示录2》之旅也就在这里结束了,而这一段试玩也为我们展示了游戏中许多新鲜的玩法,当然它也同时给我们带来了许多谜团。两位美女是如何到达这里的?巴瑞又在哪儿?谁是事件的幕后黑手?相信在明年游戏正式发售后,一切的谜团都将揭开。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访谈】《生化危机 启示录2》屹立于深渊 GameInformer杂志11月文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3+6 (必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