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08-2018,本站十年了。青青子吟,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业界】浜涡正志宣布退出SE开始独立工作室生涯

游戏业界类 Lafirel 1777浏览 0评论

参与过多数重点作品的浜涡正志因为参与FFX而奠定了其SE时代头牌作曲家的地位,而包揽FF13 作曲可谓把他的作曲事业推上了另一个高峰。而涡浜也在此时宣布退出SE,效仿SE其他作曲家开始独立制作室的生涯。

来源:Beauty of Games;编译:toleoring@A9新闻区

Beauty of Games:你是在德国慕尼黑出生的,并且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这个国家对你有什么意味呢?

浜涡正志:因为我父母在我大概一岁的时候就迁回日本了,所以我基本对慕尼黑没啥印象。但是时常听父母说起住在德国时的事情。我出生的产房还在呢,4年前和7年前我回去德国还看到的。在那里我寻求到了本源,我相信德国作为故国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想以后我还乐于定居德国呢。

你的德国话说得咋样?

悲剧,我基本上不会。

你在幼儿园就发现了自己对于音乐的激情,而同样作为音乐家的父母也一直支持和培养着你。那如果时间可以倒退,你有机会不走音乐家道路么?

除了了音乐之外,我还中意画画。在初中时我参加了一个艺术俱乐部,在这之前我还想不到除了音乐同时还能做什么。那时候我坚信要成为音乐家的话就要专心一志,同时也需要一定的天赋支持。

什么使音乐之于你如此的特别,以致于你决定和它共度一生?此外你还有什么爱好么,闲暇时候除了音乐还会干点什么呢?

我不能定义音乐是什么,但是我觉得它是一件非常“数理” 的事情。你越深入分析它,就越会感觉到声音和人类的关系就和原子与原字之间的联系一样紧密。此外,音乐随着人们的情感而诞生。反之,人们也可以以音乐而动情。人们可以随时调动情感这点是非常神奇的。我非常高兴我能感受到音乐这样的魔力,自然的,我就不想让这份愉悦溜走了。

我最近闲暇时在阅读一本关于日本北方原住民的书,同时我也喜欢翻阅自己书架里的那本地图册。

你的孩子们呢?他们有没有随着父母和祖辈的足迹走上音乐道路呢?

我有两个女儿,弹钢琴是她们的爱好。我尝试让她们接触小提琴,不过已经停下来一段时间了。不过前阶段,我让我的大女儿用小提琴演奏FF13原声里的“闪光”这首曲子,我用钢琴伴奏,她拉得非常好。我感觉她的乐感比我好。可惜的是她没有用心发挥她的特长。

能透露一下你的音乐学习道路,同时,还有什么你擅长的乐器呢?(toleoring:应该是除了小提琴外)

小时候我一直去我父亲担当教师的合唱团里学习。我同时也学习了演奏钢琴,但是没有到在职业水平的要求下学。所以现在我还想如果能多学点就好了。

在 1996年你加入了SE。那时候植松伸夫先生已经以最终幻想系列扬名多年。就FF13而言,你是担当了全部的作曲工作。接过这个大任你是什么感觉?

我早在高中就非常希望为RPG游戏谱曲。一方面来说,能担当如此巨作的作曲我感到非常的兴奋。但是 另一方面,为游戏谱曲和我当初预期的是完全不同,可以说压力更大了。

你是什么时候正式开始FF13作曲工作的呢?一共持续了多长时 间?

在2006年和2007年我分别作了一首,用于那时候的两个FF13发表会,然后就是在2008年秋正式开始余下的作曲工 作。我猜整个过程持续了整整1年吧。

原音中有一部分是邀请华沙爱乐乐团演奏录制的。由平野 義久(日本著名作曲家)编曲。你当时有在华沙监督录制么?

我非常信任平野先生。因为我们之前就有合作,我知道录制过程会非常的 顺利。同时我也相信东欧的交响乐队非常适合演奏如此复杂的曲目。录制是在剧场进行的,我在听众系上听了整个过程。非常遗憾的是台下除了工作人员并没有多少 听众,因为实在太美了。

第一个你参与的SE游戏是《前线任务:枪之危机》,之后的项目包括有《陆行鸟不可思议谜宫》、《沙加开拓者 2》、《FF10》、《无尽沙加》、《FF7-地狱犬的挽歌》,而最近又完成了FF13的作曲工作。你的作曲手法在这14年中有何发展变化呢?

作为一个作曲家,我终于有能力总结如何来应对大家的期待了:向大家展示其他人所作不到的独一无二的 风格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这可能意味着打破传统,如果过分一意孤行则可能很难说服游戏导演和听众。

请向我们描述下你是如何为FF13 作曲的吧,比如从哪里开始之类的。

2006年首个预告片的曲子就是起始点。之后两年我FF13的工作则处于静止状态。在真正开始 作曲之前,我都是在尝试收集音乐元素。

你是如何来和FFXIII的开发组配合工作的?

一般情况下我都是和 导演鸟山求一起工作。他负责监督整个游戏开发,导演游戏非常有水平,同时对音乐也非常敏感。所以和他合作非常顺利。

那你和主题曲 《君がいるから》的演唱者菅原紗由理的合作怎样呢?

其实我们只见了一次。她那优美的嗓音抓住了我,因为在大学我主修的是声乐。那时候我想她的个人制作 人兼编曲桥本先生比我更能够充分的发挥她的声音,所以作曲后也就没有过多干涉了。

请对FF13游戏本身发表下看法吧

画 面、战斗系统和其他各种要素让本作较其他的RPG向前跨了一大步。开发团队完成了许多挑战,同时各种时尚新元素都非常有机的统一在了一起,这是非常了不起 的,因为FF系列有着很多的传统要保持。

FF13还发售了带有8条音轨的黑胶碟,我们感到非常的惊喜。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这个发售 的事情么?

这个想法是SE的人员提出来的,我对这个点子非常赞同。欣赏黑胶碟时你不能快进或者随时换轨。同时如果你摩擦了碟 面,会发出噪音,我想这个是由于唱片材质导致的。所以听黑胶碟会给你一种他特有的效果。保持了最最原始的效果,而现在的数字格式,更多的是人工调整。

2007 年SE为你发售了个人专辑“Vielen Dank”。是什么契机促成了这张碟呢?

那时候,一个SE的社员问我有没有兴趣做一张个人专辑。我认真地思考了我个人的专辑应该是怎么样 的;那时候我的音乐风格、我的根源、我的情感是什么;同时,我非常感激我的粉丝和我周围的每一个人。最后我把这些都放入了这张专辑里,可以说这是那时我个 人的一个映射。

FF13开发完成,你的作曲也得到了好评。那为什么要离开SE呢?

离开SE并没有什么特 定的原因,但是我考虑到了种种情况后发现我该走人了。离开SE对我来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我个人与这家公司有着强烈的情感联系。我也犹豫过,但是转念 一想,如果我在工作上可以有更多机会尝试新合作,这对我与SE关系的进一步发展是有好处的。事实上我现在已经有幸以一个独立作曲家的身份和SE开始了另一 个项目的合作。

那现在你具体在做什么呢?

现在我还是比较灵活的,正在收集一些钢琴曲子。

我知道以现在还是一个名叫 Mina的艺人的制作人。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在3年前认识的,我那时候开始担任一个名叫Ainu Rebels的乐队的音乐指导,而Mina是这个团的团长。之后我也为他们做了一曲。

Mina也为FF13献声了5首曲子。能多 透露下么?

我的音乐概念和她的嗓音非常的搭调。一开始我只是计划作1~2首,但是后来我让她多唱了几首做成DEMO带。我感到效 果非常棒,以至于我把DEMO带上的所有曲子都加入了游戏。

能说下今后与Mina的合作计划么?.

到目前 为止,我都为她提供曲子,同时为他们的传统Ainu(日本北海道地区传统音乐)表演和舞蹈表演作曲。但是从现在开始,我想发展与她的合作,因为我感觉到也 许欧洲听众会喜欢她的作品,如果Mina有机会去到德国市场那就再好不过了。

Mina原来是Ainu Rebels的成员,那之前和现在她的音乐有变化么?

基本上没有真正的不同。只是给她单独的曲子不用传统乐器而已。我想继续和她 做FF13时的风格。

你现在已经离开了SE, 那和原来的同事还有联系么?

不仅是联系,我们常常见面的。 我在FF13上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事情呢,所以我一直去SE。我最近参加了一个FF13的派对,和一些SE的人员交谈了。

远期有何 打算呢?

我还不知道,还在寻觅。我的工作量(压力)少了,拜成为独立作曲家所赐。

你今后再还会继续为游戏 作曲么?有没有机会为。。比如说FF14作曲呢?

我都没有想过停止为游戏作曲。如果有(某)人需要我,我乐意效劳。

请 列举5首你最喜欢的曲子吧。不要局限于游戏的或者是古典的。

很难选阿,有很多的。我能把嘴边的说下么?

J. S. Bach – St. Matthew Passion
Koichi Sakata – Onna Taikoki + Inochi
Zoltán Kodály – Háry János Suite
Mathieu Boogaerts – Super

你现在喜欢那些音乐家呢?

没有现代的。如果反复欣赏过去音乐家的作 品,可能我会对现在的了解变少,但是我可以温故知新,从中找到新的感悟,这是非常美妙的。

你也是个玩家吧,现在玩什么游戏呢?

现 在我基本上没有时间,只是玩一些手机游戏和老游戏而已,但是FF13我可玩的很认真。

你喜欢玩欧美游戏么?

悲 剧,我基本上不玩。

你对Wii,PS3和XBOX360的动作感应怎么看?

从技术上我基本上不了解,但是 我可以想象它们将非常吸引玩家。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业界】浜涡正志宣布退出SE开始独立工作室生涯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3+6 (必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