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08-2018,本站十年了。青青子吟,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MUL】《战神4》故事赏析:人之歌

战神类 Lafirel 521浏览 0评论

原文作者:survivor77@A9VG

– “没想到…妈妈是巨人族!那么我,我就既是神、又是巨人了!”
– “还有人类。”

壮阔的故事接近尾声。历尽艰险,奎托斯父子终于抵达了旅程的终点,完成了心爱的妻子/母亲魂归故里的遗愿。这时,对于自己真实本质的揭晓,阿特柔斯已经不像当初得知自己是神的时候那样错愕。或许是因为,相比力量强大、时刻潜伏着为所欲为的冲动的神之血,他并不十分清楚巨人的血脉对他而言又意味着什么。但是,奎托斯对沉浸在兴奋中的儿子所忽略的那一小部分本质——仅仅是他全部的四分之一——的补充,昭显了他的夙愿、理想以及最珍视的传承。

事实上,尽管时隔多年,但如果稍微回忆一下的话,熟悉系列故事的人们想必都会同意,奎托斯的行为、性格的转变并非一蹴而就。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作《战神》的故事,才是给陪伴系列一路走到今天的玩家们最大的礼物。通过这一作,奎托斯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人之旅,不再是像魂斗罗的“主角”那样一个木偶和符号,而成为一个活生生的存在。早在《III》的时期,圣莫尼卡就开始意识到,到了系列的第三作,单纯的“反英雄”、“屠神”噱头已经不足以被作为核心去呈现,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人们开始问:“问什么这些神/人必须死?”而过去奎托斯过于平面化的性格,显然不能够给出足够令人满意的答案。因此,他们引入了好莱坞编剧来打造《III》的故事,于是,那句著名格言出现在了《III》的片头:

– 要判断一个人,就要看他在拥有力量时的所作所为。——柏拉图

就整个《III》的故事表现而言,对这个价值核心的诠释可以说是相当成功的:一个两难的选择摆在面前:“是在众神的庇护和奴役下,接受平稳的生活,还是摆脱神的干预,在苦难中保有自由?”
而奎托斯以他的方式做出了选择:要自由!——他屠尽众神,将人类从神的圈养中拯救出来,但也因此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苦难:山川变色、海洋泛滥。
毫无疑问,奎托斯是以人类的身份作出了这个选择——这是整部《III》当中,一个彰显其人性的重要时刻。而到了故事的最后,奎托斯又作出了另一个伟大的抉择:在百般欺哄劝诱的雅典娜面前,他自我了断、将已经得到手的“希望”之力释放出来,散落在了满目疮痍、但仍有人类生生不息的大地之上。同时,这一行动也呼应了故事开头、那段格言所彰显的主题。而这,可以说是他人性闪耀的最后时刻。

如果说《III》表现的是奎托斯以一个神的身份、向自己内心的“人性”发出的呼唤,那么新《战神》就可以说是叙述了他回归人性的旅程。从故事一开始,奎托斯与光明之神巴德尔的遭遇起,故事就一分为二,形成了两条线索;如果要分别为之标题的话,那么奎托斯父子的故事,可以说是一曲关于“人性”的赞美诗;而芙蕾雅和巴德尔母子的故事,则相对地,可以称之为一首关于“人性”的镇魂歌。这两首歌谣蜿蜒交错,将整个新《战神》的故事娓娓道来。
家庭、妻子、儿女——故事从最开始,似乎就与系列的传统氛围大相径庭——奎托斯不再是了无牵挂,他拥有了可被失去之物。但如果我们稍加回想就会发现,奎托斯只是回到了最初:那个在系列故事的起点时、曾经拥有妻儿的斯巴达人。毫不掩饰地说,最早得知这些官方剧透时,我就立刻感到故事的冲击力几乎冲破屏幕扑面而来——经历了那么多以后,身处一个微妙的命运轮回中的奎托斯,他会遭遇什么?他又会选择什么?这一切都强烈地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而一个希腊人(神)是如何踏上奥丁的土地开始九界之旅的,反而不那么令人在意了。
故事的开端,开门见山地交代了奎托斯父子旅程的目标。这个构思十分值得玩味:系列初代的故事里,奎托斯将妻儿的骨灰抹在身上,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复仇之旅——一场以人性为代价、追寻神性的旅程。而这一次,同样是带着妻子的骨灰上路,奎托斯表达悲痛的方式不再充满触目惊心的暴虐之气,他仅仅是低声说道:
“你自由了。”
带着自己心爱的儿子、前去完成妻子的遗愿——与先前截然相反,这一次是他隐藏自己的神性、找回人性的旅行。

– “为什么它还是蛰死了青蛙?”
– “因为它是蝎子。这是它无法改变的本性。”

对于奎托斯而言,神性是一种诅咒:强大的神之血必将导致为所欲为的畸形欲望、和不可避免的悲剧结局。这似乎是同时被他自己的过去、以及在故事中并未正面出现、但仍被描绘为暴虐成性的北欧众神所证明的事实。也许神性本身并不邪恶,但是它所拥有的强大力量,却会使得一些普通的欲望变得阴森而扭曲——正如密密尔所描述的那样,众神之父奥丁荒诞而残暴的行为,似乎大多仅仅是出于好奇心。而更重要的,是另一个显著的印证:巴德尔的悲剧。刀枪不入、不可能被伤害——这种力量毫无疑问是强大神性的体现。但它的存在,同样是以牺牲人性为代价:失去一切感受的能力,除了感受痛苦以外。可以说,巴德尔的故事就是奎托斯不堪回首的人生的隐喻——以人性为代价获得了神性,除了痛苦之外一无所有;但这一切又并非出于自愿,而是来自于神的摆布。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个站在悲剧幕后的神不是别人,正是巴德尔的母亲芙蕾雅。而巴德尔的故事又不仅仅是对奎托斯人生的再次演绎,它的内涵在此之上更进一步:站在芙蕾雅的立场上,她的行为可以说是来自母性:为了让自己心爱的儿子永远不受任何伤害。但这不正是另一种人性的体现吗?终其根本,是芙蕾雅身上属于“人”的那一部分的黑暗面,酿成了这场悲剧。相对的,巴德尔像当年的奎托斯一样,踏上了复仇之路。到了最后,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过去的奎托斯,为了阻止他弑母——这个显而易见的、令奎托斯想起自己因仇恨而弑父的往事的情景——他痛下杀手。但复仇之火却没能就此熄灭,而是继续在他的母亲身上延续了下去。这簇黑暗之火正是以一位痛失爱子的母亲的人性为燃料,在芙蕾雅的心中熊熊燃烧。故事的主题在此得到升华:无论是希望还是悲剧,一切的根源所在,正是既生动却也不完美的“人性”,即便是神也是如此——他们不过就是一些拥有了过于强大力量的人罢了。

– “力量来自这里(心)。通过这里运用它(头脑)。控制你的愤怒。”
– “我们不止于人、也远不止于作为人的责任。”

从表面看,除了父亲这一角色外,奎托斯无疑同时是阿特柔斯的引导者。但是与此同时,故事又刻画了一个精通古代语言和众神历史的阿特柔斯;不言而喻地,儿子也成为了父亲不可替代的导师。从最初的逃避、到面对、再到释怀,奎托斯追寻人性的旅途,与阿特柔斯接受自身神性的历程交相辉映、相辅相成。奎托斯深知人性的脆弱——愤怒,正是过去导致他迷失人性、跌入深渊的肇因,因而他不惜一切,极力避免他的儿子重蹈覆辙;同时,从最初的否定、挣扎、到接受,奎托斯对神性的态度也在儿子的影响下逐渐改变。父子俩人从互相理解到互相谅解,在旅途中互为导师、共同成长。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奎托斯在这一段旅程中的表现,则又再一次印证了《III》开头的那一段话。

故事的末尾,巨人族的预言记录了这对父子的旅程,也昭示了他们的命运。而在最后,无论那一幅壁画代表了什么,我都想说:奎托斯啊,衷心地希望,你将作为一个人死去。而这样一段墓志铭,或许能令你满意:

-“奎托斯,他就在这里,一位平凡的斯巴达人。”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MUL】《战神4》故事赏析:人之歌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6+9 (必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