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08-2018,本站十年了。青青子吟,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业界】日本IT作家后藤弘茂评Xbox360生父离开微软内幕

游戏业界类 Lafirel 1811浏览 0评论

原作者:日本IT作家后藤弘茂。翻译:三丧真尸

因IT及网络知识所限,加上是上班时间赶的稿子,所以有部分相关术语可能不是很正确,欢迎指正。

Xbox360与Windows Phone的部门大调整

被称为Xbox360生父的J•阿拉德,已经确认于微软离职,而其上司罗比•贝克亦于秋天离开微软。作为Xbox360的开发技术负责人阿拉德与负责销售等商业事务的领导者贝克,都同时离开了他们所效力的Microsoft。

业界预计,在他们离开的同事,微软的娱乐事业部门也将会被重新组合,游戏部分与移动电话部门将会被一分为二。原先在贝克手下负责移动事务的Andy Lees将会直接向Microsoft的CEO史蒂夫•巴尔默负责。与此同时负责游戏事业的唐•马特里克也变为向巴尔默直接负责。他们两位将分别投入到新移动操作系统“Windows Phone 7”与Xbox360全新的人机界面“Natal计划”中。

作为Xbox360的两位主要负责人,他们的离开,意味着什么?因为投入全新的主力产品,Microsoft面向家庭用电子的战略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在贝克与阿拉德曾经率领的部门开发的产品中,包含了Xbox360与ZUNE(微软的多媒体移动播放装置)、包括了KIN(微软的手机)在内的Windows Phone,还有未发卖的平板电脑(不过据说已经被取消了)、互联网电视等产品。他们离开后,Microsoft这支负责与Apple、Google、任天堂及SCE对抗的部队的未来将会如何?人们对此抱有种种疑问。

美国时间5月18日,ZDNet的Mary Jo Foley率先披露了阿拉德将会离开微软的消息。之后,华尔街日报对更广泛的部门调整进行深入报导。最终,微软于25日发表了人事变动的消息。

在此之后,位于西雅图的TechFlash刊登了对贝克与阿拉德的采访。与此同时,Foley还公开了阿拉德发给公司职员的内部告别邮件“Decide. Change. Reinvent.”。在阿拉德发出了邮件之后,微软在其官方blog上全文公布了这份邮件的内容。在激烈的新闻战当中,两人从微软离职的消息被广泛传开。

重组后的移动电话市场已经成为过去五年最激烈的战场。

阿拉德和贝克从微软离职的事情,在美国成了头条新闻。就连在日本知名度并不高的这两人,其动向也被大肆报道。究其原因,就在于他们两人是目前微软中处于最激烈战斗前线的部门负责人。
阿拉德与贝克在Xbox部门(家庭用娱乐事业部)中是Xbox360的发起者。在2005年秋天成功发买了Xbox360 之后,微软于同年秋天对公司内部进行了重组,成立了统括PC以外、面向家庭用产品的全新部门Entertainment & Devices Division。并且由Xbox部队的指挥官贝克负责担任该部门的首席负责人,并由负责开发Xbox360的领导者阿拉德负责新部门所有的产品开发。
这实际上就相当于将重新编组之后的移动电话部门合并入了Xbox部门之下。这也被认为是微软高层认可了让Xbox360成功推出的该部门的实际成绩,并采纳了贝克-阿拉德所设想的移动设备方案。在贝克与阿拉德的设想中,不仅仅是Xbox live服务与Xbox360,还整合了手机操作系统、音乐服务、互联网电视MSN TV(WebTV)等软件,甚至是手写平板电脑计划。
原先贝克与阿拉德的职责,在于对抗SCE的PS3和任天堂的WII。不过在2005年秋天之后,他们的敌人名单上,还增加了Ipod与iTunes Music Store(现在的iTunes Store),现在则已展开了Iphone、Ipad、Apple TV等Apple产品线的全面对抗。当然,以SONY为首的数字家电厂商,也同样成为了这个部门的主要对手。而且,最近该部门还为自己增加了像基于 Google的Android系统设备与服务的对手。
由此看来,贝克与阿拉德负责的领域中,在他们上任五年内,战火已经遍及各个领域。并且,在众多的市场上,微软不是处于劣势,就是进入的太晚。在这种近乎白热化的战斗中,高层人事变化受到瞩目也就不足为奇了。

漫天传闻下阿拉德的动向

那么,此次阿拉德与贝克辞职的事情虽然比较平和,但究竟是公司内部斗争的结果,还是由于想法和路线有所不同才递交了辞呈呢?事实上,在18日之后,阿拉德与微软高层之间不和的消息被传得铺天盖地。

例如,在最先报道的Foley的文章中,阿拉德离开微软的最大理由便是Courier Tablet计划被取消了。该计划是由微软开发的折叠型平板触摸电脑。微软的这个计划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不过这是在开发中的产品,还是设计规划,又或者是在两者之间的调查阶段,这完全无法判断。

虽然如此,但因为Apple向市场上推出了Ipad,微软的平板电脑战略动向,又在众人的脑海中再次浮出了水面。在这个时候,传出了微软取消了Courier计划,之后阿拉德离职的消息也跟着出现了。因此阿拉德的辞职对于急于与Ipad对抗的微软而言,影响不言而喻。并且与微软闹翻了的阿拉德,是否会投向Google或者Apple之类的观点也层出不穷。

但微软发表了公告,称阿拉德虽然离开了微软,但还是巴尔默的特别顾问。总而言之,微软在各个场合下都一再强调双方的分手是和平的,顾问之类的职务,通常是美国企业为了维系与离职管理人员表面友谊的常用手段。

同时,在阿拉德的信中,也强调了与微软和平分手的事情。他说他并没有像离开微软而投奔Google的 Softie Marc Lucovsky那样被巴尔默扔椅子。并且阿拉德也表示,自己没有到Apple或者Google去的意图。这不仅转移了他本人的对手是不是Apple、 Google之类的问题,也表明了和TechFlash的访谈中所称的Courier计划被取消毫无关系。

由此可以推测,双方的分手还是比较平和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冲突。就算是有严重的意见对立的话,那么起码暂时不会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发生。至少不像传闻中那样破口大骂,并且愤然离开之类的。

用互联网与游戏改变微软的阿拉德

尽管如此,阿拉德也有可能对于微软迟迟无法拿出有效对抗Apple的手段而深感失望。阿拉德从很早以前就在微软公司呼吁与Apple的Ipxx产品线进行抗衡。阿拉德凭借其敏锐的嗅觉发现这是一个新的拐点,这在微软内部众所周知。他的下一个挑战,便是Apple的移动设备群。

要是看看阿拉德以往的成绩便可以很清楚滴看到这点。

最初,阿拉德是作为网络专家而进入微软的,负责向windows里添加TCP/IP规格等工作,还参加了windows NT的网络工作组。阿拉德在微软受到关注还是在93年,当时他写了一篇名为《Windows: the Next Killer Application for the Internet》的报告。在这份备忘录里,他认为对于微软来说,互联网是一个重要的机遇,要是错过这个机遇的话,微软将会陷入重大危机中。

从现在来看这是理所当然的观点,不过在当时,微软的注意力却放在了Windows 95和MSN方面,对于互联网战略并没有一个连贯的战略。微软认为互联网战略可以稍后推出,等网络爆发性增长之后再开始也为时不晚。不过以阿拉德的这份报告为契机,微软从1995年年底开始,向互联网方向进行了全面的转换,并在全新的网络时代中生存下来。

之后,阿拉德认为下一个机遇将会在游戏之上。而且,他还加入了DirectX小组的Seamus Blackley(前Xbox Technology Officer)等人开创的Xbox计划中。阿拉德还通过对Xbox live进行的调整,担任了Xbox360计划的技术总设计师

阿拉德对于游戏机的理念很明确,将由硬件主导的游戏机,切换为由软件与网络为平台主导。通过编写程序和framework,减轻开发者的劳动负担。使得 framework能够接入其他公司编写的API中。

与此同时,尽量减少游戏程序对于平台的依赖性。进而让开发者能够尽可能简单地进行游戏开发。为此,阿拉德导入了runtime base的程序模型。这实际上就是基于NET Framework进行扩张的XNA Framework上所搭载的XNA Game Studio Express。

阿拉德的这个理念,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改变了游戏的开发流程。他所倡导的互联网和游戏,将成为对微软来说极为关键的两个重要战略。

尽情赞美Ipod的阿拉德

下一个进入阿拉德眼中的是移动设备。从Xbox360开发后期开始,在采访中他多次谈及移动设备的相关话题。例如,在2005年2月的采访当中,他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常用的Ipod,并做出如下发言,“这是我的 Ipod,他是软件和硬件与服务取得绝妙平衡的最佳事例。”

微软的管理人员中,毫不掩饰地表示对于竞争对手产品的赞美,这样的人并不多见。反过来说,阿拉德估计当时还没有将Ipod(Iphone当时还未上市)看作是多大的威胁。实际上,在交接了Xbox360之后,阿拉德便迅速开始了对Apple的部署。

根据揭秘Xbox360开发内幕的书《THE XBOX 360 UNCLOAKED》透露,据称通过公司改组而将移动设备部门收编到旗下的贝克与阿拉德,开始了针对Apple的“Ipod杀手”计划。阿拉德在这个计划被终结之前,便再也没有出现在Xbox360的舞台幕前。
通过该计划,产生了与Ipod同样的将软件与服务集于一身的Zune计划。阿拉德将游戏方面的编程模型也扩张到了移动设备上,打算将Zune也作为XNA Framework的一个终端。通过Xbox360、Zune、Windows PC、Windows Mobile的连接,使用相同的编码,利用这些产品组成为用户提供服务的网络环境。对于这个构想,微软称之为“Live Anywhere”。在2006年的E3上,当时的微软会长比尔•盖茨亲自登场,向来宾们大力推荐Live Anywhere的构想。

初代的Zune,由于硬件设计方面拖了后腿,而以搭载了微软的软件形式由东芝负责发行硬件。但就在此时,Apple发布了Iphone,在智能手机市场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微软并没有通过Zune而在市场上获得成功。之后如众人所知那样,随着Apple战略的进一步扩大化,Ipad也随之展开。此外 Google也携Android开始向移动设备的市场内进行渗透,微软被迫重新审视自己的扩张计划。

又一名资深开发负责人再度从微软离去。

由此看来,阿拉德的理念并没能在快速变动的移动设备市场上得到回应。在互联网与游戏方面得心应手的阿拉德,这次并未得到预料中的成功。在微软的高层看来,也作出了重新将移动部门与游戏部门再次分开,分别让不同的管理人来掌握的判断。对于这种结果,估计也让阿拉德大失所望,从而离开微软。

总而言之,此次的公司改组,微软已经确定将重新构筑其移动设备事业。目标毫无疑问当然是Iphone与Android。与此同时,在游戏事业方面,如何确保Xbox360的成功则成为关键。

但是,阿拉德的离去,意味着微软又失去了一名资深的开发领袖。阿拉德并不是通常那种有着管理人员无聊习性的开发负责人,在访谈中,他总是热衷于陈述其理念,对于竞争对手的产品的赞许也毫不犹豫,他有着一名领袖人物所具有的超凡魅力。有微软的职员表示,像他一样的开发负责人,现在微软已经越来越少了。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业界】日本IT作家后藤弘茂评Xbox360生父离开微软内幕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6+2 (必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