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08-2018,本站十年了。青青子吟,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业界】暴雪员工谈《暗黑破坏神4》与《魔兽争霸》手机端新作

游戏业界类 Lafirel 47浏览 0评论

随着《暗黑破坏神 不朽》发表后,关于《暗黑破坏神》系列与暴雪内部话题不断。11 位现任和前任暴雪员工向 Kotaku 分享了这几年来公司变化,包含暴雪与 Activision 的关系、《暗黑破坏神》系列的计划,例如已取消开发的第二部数据片、开发中的《暗黑破坏神 4》等,同时透露了《魔兽争霸》系列新作。

《暗黑破坏神 3》系列

Kotaku 报导从《暗黑破坏神 3:夺魂之镰》上市前开始谈起,在《夺魂之镰》推出之前(约 2013 年底或 2014 年初),员工收到内部消息宣布取消《暗黑破坏神 3》第二部数据片的开发,信上写着:“你们完成了《夺魂之镰》,也做的很棒。但我们认为,对该 IP 最好的是投入开发《暗黑破坏神 4》。”其实,第二部数据片原本是开发团队“Team 3”的下一个工作项目,但当时团队大多专注在《夺魂之镰》上,还没大量投入第二张数据片上。

一位匿名员工提到:“高层认为《暗黑破坏神 3》搞砸了,即使后续的更新让许多问题陆续解决。不能理解为什么不想继续支持下去,但上层已对《暗黑破坏神 3》失去信心,在他们看来,游戏已无法挽回。”

此外,匿名员工透露更多信件中内容,信件写着:“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力量,从过去的经验来看,我们在过去 30 年中我们推出了大约 50% 的项目,那些代表我们认为的暴雪品质。取消开发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但它会是正确的决定;取消《泰坦》让我们有了《斗阵特攻》,取消《Nomad》我们有了《魔兽世界》(参考新闻)。”

“当玩家正在庆祝《夺魂之镰》找回《暗黑破坏神 3》时,Team 3 正在分裂。一些开发者离开、一些人去了《魔兽世界》或《斗阵特攻》等其他开发项目,而有一些人仍在《暗黑破坏神 3》制作后续的更新档。对于开发者来说,这是令人困惑的举动。”

除此之外,文中提到内部后续开始讨论了《暗黑破坏神》系列新企画;代号称作“Hades”的企划不是以往的上帝视角,而是一款第三人称视角的动作游戏。根描述,这与之前的游戏有些不同,有一部分的人认为这可能不能被称之为《暗黑破坏神 4》,而在 2014 年至 2016 年间,它是开发团队的主要项目,和《暗黑破坏神 3》更新档同时进行,但最后就像第二部数据片一样被取消了。

那接下来《暗黑破坏神 3》开发团队要做什么?其中一部分的人开始制作“死灵法师”,而另外一些人则开始准备新的计划,代号称作“Fenris”。据了解,“Fenris”是目前《暗黑破坏神 4》的化身,从 2016 年以来开发团队都一直在研究这个游戏,一些看过它的人都保持乐观的态度,甚至对这游戏有强烈的愿景。根据文中指出,《Fenris》的美术风格等将会更接近《暗黑破坏神 2》。目前《Fenris》仍在早期开发中,距离发表或上市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且随时都有可能变化。不过,另一方面可以确定的是,《暗黑破坏神 4》正积极的开发中。

那为什么官方不公开这个消息以抚慰玩家?在公开、证实《泰坦》后经过漫长的开发时间,暴雪 取消了该项计划(参考新闻),虽然后续在《斗阵特攻》获得成功,然而《泰坦》造成了时间和金钱上的损失,许多人也因此感到沮丧。有了这样的经验后,虽然《Fenris》已经在开发了,而《暗黑破坏神 4》更是经历过一次的打掉重练,试想接下来将定会进入一段漫长的开发期。

前员工表示:“《暗黑破坏神》开发团队常常太执著于是否太早曝光消息而陷入困境。在有预告片和试玩版之前,他们不想要展示游戏。”对此暴雪就曾提过:“在我们准备好之前,我们尽量不分享有关未宣布的详细信息,我们倾向制订一个明确的发表计划,并希望我们宣布的同时可以展示游戏内容。”

《暗黑破坏神 不朽》

《暗黑破坏神 不朽》首席游戏设计师 Wyatt Cheng 原本是《暗黑破坏神 3》资深技术游戏设计师,根据了解他的员工指出,他已经在《暗黑破坏神 3》工作了十年并想要休息一阵子,但在《暗黑破坏神 不朽》确定之后,他担任了首席游戏设计师。

对于这款游戏,现任的开发成员指出:“基本上会有《暗黑破坏神 不朽》是因为我们听到中国想要它,这真的是针对中国的。”而 Kotaku 文中提到:“根据三个消息来源表示,《暗黑破坏神 不朽》原本计划先在中国推出几个月或是一年的时间来作为测试。因为中国市场的品质标准非常的低,特别是帧数等,你可以在这里发表一个已经完成但是会被视为是 Alpha 阶段的东西。不过后来,暴雪 决定花更多的时间来完善游戏,为全球公开做好准备。”

《暗黑破坏神 不朽》不是暴雪孵化团队(由创办人之一 Allen Adham 领导,参考新闻)唯一的手机游戏,现任员工指出:“很多人对于手机游戏感到兴奋。公司内部和公司外部对于《暗黑破坏神 不朽》的反应截然不同。很多人比较希望的是小的企划,对手机游戏领域来说,小型企划比较适合。”

举例来说,公司内部很多人都在玩《Pokemon Go》,暴雪 公司内具代表性的兽人雕像是一个道馆点,每天都会有人争夺它的主权。在这样的自然发展下,暴雪 孵化团队想要研发一款《魔兽争霸》系列版的《Pokemon Go》,并加入更多功能与单人游戏机制。“也许对 Allen 这是双赢的结果,”Kotaku 表示:“透过手机游戏可以吸引中过和印度新兴市场来取悦投资者,而暴雪也可以满足那些资深开发者做他们想要开发的小型计划。”同时,Kotaku 认为:“这些手机游戏不会吸引到那些主要在 PC 上游玩的忠实粉丝,但它们对开发者来说非常具有吸引力。”

Activision 与 暴雪

过去一年,Activision 对暴雪影响很多,曾经自治的公司情况将有改变。部分受访者对于 Activision 对暴雪造成影响有了质疑。Kotaku 文中提到:“成为 Activision暴雪后 10 年中,暴雪 一直为自己始终是一个独立个体感到自豪。暴雪 一直以来都尽可能地给予开发团队有够多的时间研发游戏,而这也是该公司闻名的原因之一。然而,近年来都是不断围绕在『减少成本』上。对于粉丝或是曾经在暴雪工作的人来讲,都会担心公司文化可能会产生变化。”

报导提到,在 2018 年春季的战斗会议中,首席财务官 Amrita Ahuja 告诉暴雪公司明年的目标是省钱。Ahuja 从 Activision 总部跳过来,才刚上任暴雪财务官职务。

在过去,暴雪 和 Activision 是完全分开的,就像是两间不同的公司,然而近年情况改变了,你可以在暴雪平台上看到《天命 2》或是《决胜时刻:黑色行动 4》,更在 暴雪嘉年华 2018 开幕前宣布关于《天命 2》限时免费的消息,这令不少暴雪员工感觉两间公司合作越来越密切了。

Kotaku 提到,Activision 在 2018 年很疲软,发行商对于《天命 2》的表现不满意且第三季的业绩令人投资者失望后,该公司在 11 月也受到冲击;另一个令人担忧的是暴雪的每月活跃人数(MAU)停滞不前。“由于整年度的状况下降,加上暴雪缺乏新游戏,因此很容易可以理解为什么 Activision 高层想要干预”,Kotaku 说明。

根据报导中提到,Activision 似乎正在寻找提升暴雪内容发布速度并定期更新的方法。已离职的员工表示:“因为《斗阵特攻》设置了一年的营收,所以 Activision 的压力很大,他们想要向股东展示一些东西。”

到了 10 月,暴雪 首席执行官暨共同创办人 Mike Morhaime 宣布卸任,由 暴雪《魔兽世界》执行制作人兼资深副总裁 J. Allen Brack 担任新总裁,而首席研发长 Ray Gresko、暴雪 创办人 Allen Adham 也将共同负责暴雪执行领导团队(参考新闻);对暴雪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动。

前暴雪员工表示,Mike 受到公司人的喜爱,并形容他是“反抗首席首席执行官(anti-CEO)”。该名员工继续说明:“他不关心盈利,他只希望员工快乐,他只想要做好游戏,让社区感到开心。”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业界】暴雪员工谈《暗黑破坏神4》与《魔兽争霸》手机端新作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9+6 (必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