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2008-2018,本站十年了。青青子吟,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MGS】《潜龙谍影 和平行者》主题浅析——机器中的幽灵

潜龙谍影类 Lafirel 3062浏览 0评论

原作者Kissdream From 蛇窝

这句台词出自《潜龙谍影 和平行者》中Strangelove博士之口。在游戏后半段剧情中,装载着核弹的和平行者最终出人意料的选择走向海中使自己的大脑短路来终止发射核弹。在众人为之惊讶之余,Strangelove博士率先讲出的就是这句话。本文将由这句不起眼的台词着手,漫谈小岛秀夫在本作中利用“人工智能”这一元素所试图展现出的深刻主题。

“机器中的幽灵(Ghost in the machine)”这一说法起初诞生于上世纪40年代末。英国哲学家吉尔伯特·赖尔(Gilbert Ryle)在其1949年发表的《心的概念》一书中首次提出这一说法,用于抨击勒奈·笛卡尔(Rene Descartes)的“心身二元论”——根据笛卡尔的理论,人的心和身是相互独立的。身体由于存在于现实世界之中,其一切行动为外界所感知;而心灵则不存在于物理空间之中,其所有活动只有自我内部才能了解。而在人死后,虽然躯体消失灭亡,但是心灵活动仍可以继续存在下去。“心身二元论”虽然对传统哲学造成了巨大影响,但是赖尔却坚持认为其是错误的,并将这一理论戏称为“机器中的幽灵”。

不过,赖尔的这一理论似乎更适合用来形容人工智能学——即以机器(计算机)来模拟人类大脑智能。这一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新兴的学科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小岛秀夫也在《潜龙谍影2 自由之子》、《潜龙谍影4 爱国者之枪》等系列各作剧情中运用到这一要素。而在最近的MGSPW中却史无前例的放大了这一主题:不仅本作中的各大Boss均是搭载了人工智能的巨大无人兵器、人工智能这一元素在游戏剧情中也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玩家首先对抗的三台自律型无人兵器“蛹(Pupa)”、“蝶蛹(Chrysalis)”与 “茧(Cocoon)”分别搭载了由Huey博士研发的人工智能Repitile Pod。Repitile Pod这套人工智能系统只能够处理类似移动、攻击某地等简单指令,这仅仅相当于能够模拟人类小脑的功能。而装载在核搭载步行兵器和平行者上的人工智能,则是由Strangelove博士以传奇战士The Boss为模板创造出的成虫“闪蝶(Morph Butterfly)”:Mammal Pod。

我们知道,作为用来代替人类做出按下核发射按钮决断的人工智能,Mammal Pod应该已经拥有了认知、判断等一系列人类大脑所特有的能力。根据和平行者计划的主要负责人Coldman的说法,以人工智能代替人类来按下核发射按钮的初衷是为了创造出完全核抑制力:人会对自己一切行为所引发的后果产生担心与疑虑,从而延误最佳战机,但是机器不会有任何迟疑。

可机器究竟是否具有智能?我们又如何去判断其具有智能?具有了智能的机器还应该算是机器吗?这些问题困扰着当时科学界的所有人,至今为止都没有定论。被后世誉为人工智能之父的近代英国科学家阿兰·图灵(Alan Turing)曾提出“图灵测试(Turing Testing)”来解决判断机器是否拥有智能的难题:假设一个人在不接触对方的情况下,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和对方进行一系列的问答,如果在相当长时间内,他无法根据这些问题判断对方是人还是计算机,那么,就可以认为这个计算机具有同人相当的智力,即这台计算机是能思维的。如果各位熟悉《潜龙谍影2 自由之子》的话,该作平台篇的剧情便是一场很成功的图灵测试:Campbell上校这一人工智能就是那台计算机,而巨壳任务的行动者雷电则是人类测试者,而雷电在巨壳任务过程中至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对其发号施令的是人工智能。

而在MGSPW中,人工智能Mammal Pod与大首领之间的数次交谈其实也可以视作一场图灵测试。当大首领第一次进入Mammal Pod的AI舱之后,听着恩师The Boss呼喊一声声呼喊着自己的昵称“Jack”,这名身经百战的传奇战士不由之中陷入了迷茫——这种情绪既是因为自己在扼杀了The Boss后的无限悔恨与不解,更是由于Mammal Pod近乎完美的拟真了The Boss。这一切致使大首领甚至一再认为被其亲手杀死的The Boss在这台机器之中再次得到了重生。然而,机器终归是机器,以照搬The Boss人格制作出的Mammal Pod毕竟不是The Boss本人。在之后与其接二连三的谈话过程中,大首领渐渐明白了那只是一台机器而已,其所深爱的The Boss确实已经死去,永远无法再度复活。当大首领再次端起枪指向装载着Mammal Pod的和平行者时,这场图灵测试已宣告彻底失败。

Mammal Pod虽然未能通过图灵测试,但这并不能代表Mammal Pod人工智能设计上的失败。大首领在核弹一触即发的紧要关头毅然拆除了和平行者上Mammal Pod AI舱内的所有芯片。在卸载掉一切强行被灌输进的信息之后,Mammal Pod的智能并没有停止活动,而是选择在歌声中自行毁灭,以阻止核战争的全面爆发。此时的Mammal Pod并不是那个由Strangelove博士所创造出的人工智能,亦不是The Boss灵魂附体:而是脱胎于这两者之间形成的独立人格——是名副其实的“机器中的幽灵”。所幸的是这一手持核弹的幽灵并没有夺走千万人的生命,而是继承了The Boss宁愿牺牲自己来换取和平的崇高信仰,选择高歌自尽。

MGSPW的结局是理想化的,假使和平行者里的幽灵按下了核发射按钮,世界又会如何?MGSPW的结局也是讽刺的,阴谋策划和平行者计划的Coldman同他的名字一样冷血、无情,而他的创造物——那个禁锢在和平行者里的幽灵却充满大爱与人性。有趣的是,小岛秀夫在该作中对于“机器中的幽灵”,以及由此拓展出的对于“人心中的幽灵”这一系列终极问题的的思考与探讨,可在1967年英国作家亚瑟·柯斯勒(Arthur Koestler)创作的一篇同样名为《The ghost in the machine》的散文中略见一二。柯斯勒在其书中深刻的剖析了人类的自我毁灭倾向:人类大脑结构虽然在不断进化,但是始终是在大脑构架的原始基础上进行改进的。这种原始构架即是人心中的幽灵,它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类的逻辑认知,是导致憎恨、愤怒等一系列负面情感的本源。同样的,柯斯勒在文章中将矛头直指当时为全世界所关注的终极梦魇——核武器。

转载请注明:No.77 疯人院 - 游戏业界新闻 - 主机游戏资料攻略 » 【MGS】《潜龙谍影 和平行者》主题浅析——机器中的幽灵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4+2 (必填)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